怒指乾坤第42章 得见如月

  忘我出了剑堂就发现身后有人跟着。他当时那么做就是想拉开他和伍幽梅之间的距离。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显然是伍幽梅还没有死心。想到这里,忘我不由得将脚步朝着温柔阁走去。

  他暗道:“当我在你眼里成为了花天酒地的男人,或许你也该松手了吧!”

  他看着鹿草飞和候贝跃两人,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惊声道:“不会吧,你们两个就是这里的老板?”

  一句话惹得满堂哄笑,看着鹿草飞和候贝跃两人不善的面孔,老板娘连忙走了过来,微笑道:“看你这话说的,他们可是这里的贵客,怎么能够是老板呢。有什么时和我说就可以了。”

  忘我点了点头道:“是这样吗?不好意思啊,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不懂的地方还请各位不要见笑。既然和你说,那么我想你一定能够让我见到如月了?”

  老板娘笑道:“如月是我们这里的头牌,要见的人实在太多了,公子现在才来怕是今天没有时间了,要不公子换个姑娘?我们这里的姑娘每个都很好的,保管令公子满意。”

  忘我愕然道:“都这么好?”

  老板娘连忙点头道:“当然了,要不然你可以问问这里的客人。谁不知道我们温柔阁的姑娘是南沙帝国最好的。”

  忘我不解道:“既然都很好,为什么只有如月是头牌?既然都很好,为什么我就不能见如月?”

  老板娘在温柔阁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忘我这样的客人。一般人只要开个头,就知道对方的意思。可是忘我就像是一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

  老板娘笑道:“公子也知道,头牌只不过个人眼光不一样。其实其他姑娘在公子眼里,或许不比如月差呢!”

  忘我点头道:“你说得不错,不比如月差的意思也就是说还是没有如月好。我既然来了,当然要最好的了。你也不要欺负我什么都不懂,反正今天见不到如月,我是不会走的。”

  鹿草飞冷声道:“老板娘,你不用管他了,他不想走就让他待着这里就是了。”

  忘我点头道:“当然了,难道她还会赶我走吗?对了,听说这里有包场的,今天我的就大方一次,场子我包了。我就不信我见不到如月。”

  老板娘尴尬地看了看鹿草飞和候贝跃,笑道:“公子,我们这里呢是可以包场的,可是今天不行。要不明天怎么样?”

  忘我沉声道:“你这个老板是怎么做生意的,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不行就不要开门做生意。我告诉你,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如果你再不让我见如月姑娘,就不要怪我不给你脸面了。”

  不等老板娘开口,鹿草飞冷声道:“哦,是吗?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不给脸面的。”

  老板娘连忙道:“公子,这位是鹿家的少爷,他旁边那位是侯家的少爷。在帝都恐怕没有人不知道两家的。要不公子就等等?”

  忘我心中暗喜道:“还真是天从人愿,想要什么就来什么。”

  他沉声道:“我不管他们是鹿还是猴子,反正我就是要见如月。”

  看着忘我不开窍的样子,周边的客人一个个揽着姑娘,颇有兴致的看着。几大家族在帝都早就无人敢惹,现在忘我的举动无疑将会掀起轩然大波。这出好戏就算是不相干的人也不会错过的。

  鹿草飞还没有开口,一旁的候贝跃已经忍不住了。他缓缓地走到忘我的跟前,冷声道:“这么说你是有两下子了。既然这样就让我看看你凭什么如此嚣张。”

  看着候贝跃拔出腰间长剑,忘我一本正经道:“我何止有两下子,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好几十下子呢!”

  长剑眼看就要刺到忘我的胸口,忘我的脚步一动,候贝跃的眼中就失去了忘我的身影。他虽然没有突破第二道大坎,可是也算是实力不俗。长剑刚想要回挡,就感觉胸口被重锤轰击一样。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

  木质楼梯在候贝跃的身体下发出“啪啪”的响声,坍塌的木棍将候贝跃淹没。鲜血虽然没有看到,可是候贝跃龇牙咧嘴的,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忘我好像无知少年一般,得意道:“我早就告诉你了,我有好几十下子,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很少说谎的。”

  忘我的出手出乎所有的意料,没有人想到他会出手,更没有人想到忘我会下重手。一个个看戏般地关注着后面的剧情发展。

  老板娘连忙挡住忘我道:“公子,你惹下大麻烦了。我看你还是快走吧,要不然你很难离开帝都了。”

  鹿草飞冷声道:“现在想走怕是来不及了。”他将长剑拿在手中,深沉的朝着忘我走去。距离忘我不到三米的距离,长剑划过一道寒光,飞快地朝着忘我的身前激射而去。

  忘我脚步侧移,闪避开长剑,右拳如一道黑影瞬间击打在鹿草飞的小腹上。一声惨叫随之而起。

  鹿草飞像是一只大龙虾,捂着小腹痛苦地跪在地上。长剑早就摔落在一旁,脸上苍白一片。冷汗从额头不断的溢出,好像承受着难以言喻的巨大痛楚。

  忘我拍了拍手道:“好了,除了他们两个外,还有没有人反对我见如月的?”

  老板娘连忙道:“公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见如月?”

  忘我指着跪在地上的鹿草飞,笑道:“为什么不见?你没有看到连他都跪着求我去见如月吗?”

  众人很想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现在两人都被重伤,有一点不顺耳的话语他们都会记在心里,谁也不想得罪两大家族。不少人客人已经开始朝外走去。

  老板娘叹道:“好吧,如月就在二楼你自己上去吧!”

  忘我点了点头,笑道:“早这样不就完了吗?”

  下面的争斗早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二楼除了一间房间没有打开房门,其他的房间前都站着一名靓丽的女子。这些女子大多是上上之姿,加上撩火妩媚的装扮,确实有着迷倒众生的魅力。

  她们一个个看着忘我,不少人眼中露出的是讥笑和无知。可是忘我却微笑地看着她们,好像对于之前的一切都已经忘却。

  他敲了敲房门,礼貌道:“请问如月姑娘在吗?”

  一声清脆、酥麻、又带着无奈而忧郁的声音道:“进来吧,门没有关!”

  推开房门,一股淡雅的清香扑鼻而来。混杂其中的还有一缕檀香的香味,让忘我踏进房间,整个心就平静了下来。

  进门就是一个山水屏风,两侧墙壁悬挂着一幅幅水墨花卷,犹如离开了尘世的喧嚣,进入了宁静的山野。忘我缓缓走上前,屏风后,一张圆木桌摆在当中,几张圆木椅子错落有致地摆放着。

  一位佳人单手托腮,淡然地看着忘我。好像外面发生的事情和她没有半点关系。她一身淡青色的长裙,莲花般的领角露出蝤蛴般的玉颈,弯弯的娥眉,坚挺的琼鼻,抿起的小嘴,虽然都是上上之姿,可是组合在一起却有着倾国倾城之貌。

  委婉的表情和淡淡的出尘,让她像是独立于这个城池中。就像是空谷幽兰,等待着知己前来观赏。圆桌之后依旧是屏风,虽然忘我不知道后面是什么,可是猜都能够猜出来。

  忘我没有朝后而去,而是缓缓地走到桌前坐下。桌上有酒,也有菜,可是如月却没有动过一丝一毫。

  忘我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缓缓的喝下,双眼紧紧地盯着如月,虽然只是普通的观赏眼神,可是在如月的眼中,忘我好像能够看穿一切般。

  看着如月有些闪避的眼神,忘我将目光转移,一句话都没有说,喝了几杯之后走到了屏风的后面。屏风后就是牙床。粉红的丝被带着淡淡的香气,也不知道是如月的气味还是特有的香料。

  忘我脱去鞋子坐到床上,闭目开始了练习。刚刚得到的三块墨核,忘我有些迫不及待。现在在他的眼中,再也没有什么比提升实力更重要了。

  淡青色的心力随着忘我的不断运转,像是一团光华,散发着柔和的光晕。即使隔着屏风,如月也能够清晰地看见。

  忘我怪异的举动,让如月不由得起身走到了忘我的跟前。她是风尘女子,看遍了各式各样的男人,可是忘我这样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忘我不像别的男人那么色急,也不想别的男人那么虚伪。更没有其他男人的假意,好像一切都是那么随意,那么自然,没有丝毫伪装的感觉。

  她虽然没有出门,可是忘我在外面的表现她一清二楚。而忘我现在的举动和之前好像完全是两个人。如月没有打扰忘我,而是坐在床沿,颇有兴趣地打量着忘我。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待着,彼此好像都忽略了一切。时间就在两人静坐中溜走。知道一个声音在楼下大喝才将两人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