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神剑第九百零二回 不让带人

  毕竟那辆马车曾经停放在后院过,所以势必要先去那里看看,说不定就有蛛丝马迹。

  很快,他就来到了杂院的外面,先是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然后便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他的眉头马上就紧紧地挤在了一起,然后,他就朝着刚才停放马车的位置走了过去,因为这个时候,车轮留下的车辙,还是很清晰的。

  他刚刚走到车辙印的旁边,忽然间眼神一闪,马上就直勾勾地盯着前面的一堆碎石。

  就这样,他注视着碎石,差不多得有半炷香的工夫。

  而后,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笑着点点头,马上就走了出去。

  他离开之后,这里便重归于安静,躲在石头下的勒玛扎贡,忍不住用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他还真害怕有人会过来。

  ……

  差不多到了戌时初刻的时候,前去送信的几个人,就回来了。

  池中天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吃饭,一听他们回来了,马上放下饭碗就跑了出去,直到亲眼看到他们站在尊王的屋子里之后,才算是放心下来。

  “中天,你来了,我正要让人去叫你。”尊王坐在里面的椅子上,恰好看到了外面的池中天。

  池中天赶紧走了过去,先是和那几个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说道:“王爷,我担心他们的安危。”

  “哈哈,你们几个可是不知道,自从你们去了之后,池大将军可是坐立不安啊,恨不得前去接你们,这到底是大侠风范,心系你们的安危。”

  尊王这番话,似乎是在给池中天拉人情,去送信的几个人赶紧转过身对池中天说道:“多谢池将军挂念。”

  “你们几个,下去吧。”

  “是,王爷!”

  打发走了几个士兵之后,尊王便接着说道:“好了,你赶紧把事情的始末说说吧,中天,你想知道什么就直接问。”尊王说道。

  “王爷,我明白。”池中天答道。

  前去送信的,除了几个士兵之外,当然还会有一个官员,而这个官员,是朝中的一位御史,姓田,单名一个直字。

  这田直知道尊王让他去送信之后,心里不知道把尊王骂了多少回了,心说这不是让自己去送死吗?

  虽然尊王安慰他,说对方没这么大的胆子,但是田直哪会当真,这都是蛮夷之人,什么事干不出来,真把自己杀了,又能怎样?人家手里可是有三皇子呢。

  不过,让田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能活着回来,而且,可以说丝毫没有受到任何惊吓。

  “田大人,你说吧。”尊王先是让池中天坐在一边,然后就抬抬手示意田直可以说了。

  “是,王爷,下官根据方位,刚刚走到赤儿村附近,就有几个人突然出现,然后对下官连番盘问,下官虽然不懂武艺,但是却在他们身上感觉到了杀气。”

  就在这时候,池中天忽然插话道:“田大人,那些人,是不是个个穿着黑衣,身上背着弓箭?”

  “正是!”田直扭头答道。

  “嗯,果然如此。”池中天点点头默默念叨了一句。

  “当时,下官看情形不对,就把来意说明了,那些人果然是贼人派去专门等我们的,他们拿了下官手上的书信之后,就让下官在那里等着,足足等了大半个时辰,然后才让人送了一封书信给下官,下官知道事关重大,所以没敢私自拆看,请王爷过目。”

  说着,田直就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了过去。

  池中天赶紧起身接过,然后递给了尊王。

  尊王接过之后,马上就拆开了,从里面掏出一张纸,随即就打开来看。

  上面似乎没写太多的字,因为尊王几眼就看完了。

  看完之后,尊王苦笑一声,然后就随后递给了池中天。

  池中天看到尊王的脸色,心里暗道一声恐怕不妙,马上就接了过来。

  上面,就写了几行字,大意是三天后换人太迟了,两天后就要换,时间定在两天后的午时左右,地方,自然就在赤儿村附近,但是却没说具体地方,只说了到时候会有人来接。

  当然,这些,恐怕还不会让尊王脸色难看,因为三天和两天,也差别不大。

  让尊王脸色难看的,是因为最后一句话。

  “所带人等,不得超出五十人。”

  这也就是说,池中天之前想好的那些办法,全都行不通了。

  什么大军护送,什么神武龙扬卫贴身保护,什么自己紧跟尊王,现在恐怕都不行了。

  “除了这封信,他们还说什么了?”池中天忽然问道。

  田直答道:“没有,就说要下官拿着这封信回去就行了。”

  “看样子,他们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我们啊。”池中天听完田直的话,马上就说了一句。

  “哼,这些贼人,简直狂妄之极,竟然连随行之人都要管着!”尊王心里也是气愤之极,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

  “王爷,怎么办,咱们照做?”池中天问道。

  “唉,能怎么办?三皇子在他们手里,他们说什么我们能不答应?”尊王默然地说道。

  “这下可麻烦了,五十个人,那怎么保护王爷您的安危?这地方,可是他们的地盘,尤其是那些身穿黑衣的人,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高手,他们别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吧。”池中天试探性地说道。

  “别的想法?”尊王疑惑地反问道。

  “田大人,你有没有告诉他们,王爷在这里?”池中天突然问道。

  “啊?没有没有,这个下官怎么会说。”田直马上摇头否认呢了。

  “既然田大人没说,那他们也不知道这一次来换人的是谁。”池中天说道。

  “中天,你的意思是?”尊王问道。

  “王爷,我看不如这样,既然他们也不知道您来了,那么,干脆两天后的事,您就不要出面了。”池中天说道。

  “我不出面?那不行!那绝对不行,别的不说,就那些城池的割让文书,除了我,你们谁也没权利给他们啊。”尊王连连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