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第214章 我们都会开飞机

  此时的方远山正坐在米哈伊尔那辆加长宾利里,里面极尽奢豪的配置让他恨不得把这辆宾利给收进空间。不过想到阿诺德几人的前后相随、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心里不爽的他看什么都不爽,见到米哈伊尔无精打采的低垂着脑袋,立刻骂道:“别跟劳资装出一副可怜样,现在要是把你放了,你恐怕会立刻找人来追杀劳资了。”

  “怎么会!只要你们回头把我放了,我保证今后不会找你们的麻烦。”这个镍公司的负责人努力得使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更令人信服。

  好歹也是一个大公司的负责人,方远山也懒得再说他什么了。眼睛瞄了瞄米哈伊尔的上衣,那鼓鼓囊囊的穿着在诺里尔斯克这样极寒地带看起来是那样的自然,不过要是透过衣服见到里面的情况后,相信很多人会吓得尖叫起来。

  为了防止这个米哈伊尔在半路上出什么幺蛾子,方远山让琼森这个电子专家给他上了点手段,只要他手指轻轻一按、米哈伊尔就会“嘭”的一声变成一个人形火炬。

  车子朝着诺里尔斯克市的北方开了大约半小时,道路变得越来越坑洼,这个加长的宾利显然不适合在这样的地形行驶。想到等会估计要在这样寒冷的夜里徒步行进、方远山又是一阵火大,对着米哈伊尔没好气的说:“你他妈的是故意的是吧?这里的地形你不知道吗?看着我们上了宾利你也不说~”

  “……”

  反正这个车子又不是他的,对着驾驶位的元高阳道:“给我照死开,坏了不用你负责。”

  “哈哈……老板你太坏了!”

  “呵呵~”连阿诺德这个整天板着张脸的酷男、听到方远山的话都忍不住扯开脸笑了起来。

  车子又朝前开了大约两公里终于还是趴窝了,无论元高阳再怎么踩油门都无济于事。后座上的方远山无奈道:“走吧!”

  为了尽快找到罗兰、他们几人立刻下车徒步朝前走去。一旁的米哈伊尔可能是长期养尊处优惯了,没走十分钟就气喘吁吁起来,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让方远山几人怀疑他下一秒会不会晕厥过去?

  “我……我有……我有哮喘病。”米哈伊尔哆嗦着嘴唇道。

  “有病你就吃药啊!你跟我说有什么用?”看他的样子不似作伪,方远山立刻说道。

  “在……在……在车里。”

  “我操,你怎么不早说?”

  无奈之下只能让阿诺德又返回去拿药,等这个米哈伊尔身体好了点几人才又继续上路。

  对于这个米哈伊尔方远山可不敢让他死掉,起码不能现在死掉。几人的行踪看似隐秘,其实稍一调查就出来了。而且他公司里那么多的警卫遇袭,不把这个米哈伊尔放回去擦屁股、难道等着他们报案不成?

  “还有多远?”

  “快了,就在前面。”

  米哈伊尔说快了是真快,一行人刚刚翻过一座小山坡、前面的一座小楼就露了出来,在无边的黑夜中闪着点点亮光。

  “妈的,至于嘛!那个阿拉伯女人到底拿了你们公司什么东西,你非要死要活的把她绑过来不可?还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

  “她……她……”

  “算了,你也别说了,我对别人的秘密不感兴趣。”看到米哈伊尔想说不说的样子,方远山摆摆手也懒得跟他再说什么了。

  有米哈伊尔在这里,他们也不用偷偷摸摸的搞突袭了,一行人大大方方的走进了这座小楼。门口的守夜人见到米哈伊尔恭敬无比,站起身敬了个礼后也没问方远山几人得身份,对着米哈伊尔叽哩哇啦的说着俄语。

  方远山虽然听不懂、但是他也不担心这个家伙给他出什么幺蛾子,阿诺德跟元高阳可是会说俄语的,不出意外、琼森肯定多少也会点。

  门口穿着军装的守夜人跟米哈伊尔交流了几句把他们带进了屋里,里面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见到一行人进来了立刻站起了身子,对着米哈伊尔敬了个军礼,之后又是一阵叽哩哇啦。

  烦躁之下的方远山也懒得再听他们的废话了,朝旁边的元高阳等人使了个眼色,他们三人立刻围成了个扇形,对着面前的二人扑了过去。

  没有丝毫的悬念,这两个穿着军装的男子虽然最后时刻反应了过来,但还是迟了,被元高阳二人一个肘击掼趴在了地上。

  旁边的米哈伊尔见了脸色更加的苍白了,哆嗦着嘴唇道:“他们……他们只是士兵,没什么威胁的,你们别杀他们了。”

  方远山翻了翻白眼道:“谁说我要杀他们了?”

  “别废话了,快说那个阿拉伯女人在哪里?不然等下我要是生气了,那可说不好!”

  “就在楼上。”

  几个人跟着米哈伊尔快速的朝楼上走去,半途中方远山才想起了什么,停下身问道:“问你个事,你给我老实回答,要是不老实你那日记本里的东西我保证不到明天晚上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

  “你有没有对那个女人做过什么?”

  他问这个话倒不是有什么想法,米哈伊尔他是不可能杀掉泄愤的,可是万一罗兰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也好帮她要点赔偿之类的。虽然这么说有点过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人活着比什么都强。

  跟聪明人说话就这点好,话不在多,一点就透。米哈伊尔没有躲避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你的朋友是阿拉伯女人,我是不可能对她做什么的。”

  “嗯?这话什么意思?”

  旁边的元高阳小声道:“以前阿拉伯女人发生婚前性行为、无论男女都是要处死的,就算是现在很多阿拉伯女人也遵从着那样的自律行为。估计那个罗兰以死相逼吧!”

  听完元高阳的话、方远山大致算是了解了为什么。转回身问道:“楼上还有没有看守了?”

  “没了,就两个人。”

  等打开罗兰的房门时他才知道、为什么这个米哈伊尔就派了两个人在楼下守卫了!这个房间应该是特制的房间,里面没有窗户,门是钢制的无缝门、在外面上锁。而罗兰呢?单手单脚被拷在了特制的铁床上,看那儿臂粗细的铁链、别说她了,就算阿诺德他们来了,基本也是无法可想,被困死在里面。

  里面的罗兰听到门口的动静、机械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随之又低垂下了脑袋。那木然的神情看得方远山心里一揪,一个花季的少女就被囚禁在这样暗无天日的房间里,一呆就是一个多月。没有希望、没有曙光,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低垂下脑袋的罗兰突然身子一动,跟着猛得抬起了头来,看着门口的方远山久久没有动弹。方远山朝身旁的米哈伊尔深深的看了一眼,跟着朝床边的罗兰走了过去。

  “钥匙呢?”

  “在这里、在这里……”被方远山那阴郁的眼神瞧了一下的米哈伊尔、身子都凉了半截,忙不迭的把钥匙递了过去。

  方远山接过他递过来的钥匙一看、原来是个内六角扳手,顿时无语骂道:“操~你他吗拿这个东西给我干嘛?”

  “……这个就是钥匙。”米哈伊尔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跟着说道:“我来开,我来开。”

  原来这个米哈伊尔怕罗兰会什么开锁技能,直接用内六角螺丝给她手铐脚镣给拧死了,所以才需要用扳手开……

  等手腕脚腕上的束缚都解开后罗兰才回复了一点神志,眼神看着方远山渐渐得有了点焦距,缓缓的伸出手触摸了一下他的脸、嘶哑着嗓音道:“方、是你吗?”

  “不是劳资还能是谁?”

  方远山翻了翻白眼嘀咕了一下,不过考虑到她的神志可能都受到了影响,也没计较。朝旁边的米哈伊尔道:“下楼拿瓶水过来,千万不要试图逃跑,不然你会被炸个稀巴烂。”

  他可没吓唬这个米哈伊尔,围在他身上的炸药填充的可是实弹,而且当他离开方远山手中装置一定距离后就会“嘭”得一声变成碎块。

  米哈伊尔显然也明白了什么,来回没用30秒就提着一瓶矿泉水走了上来,把水递过来讨好地说道:“这是从内城空运过来的纯天然矿泉水。”

  “喝了它能长生不老?”

  不屑的说了一句,跟着把手中的矿泉水递到罗兰的面前,看到她还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脸庞,估计她应该是长时间的幽闭下、精神上受到伤害了。不得已之下只能把水递到了她的嘴边道:“来,喝一口。”

  罗兰机械的张开了嘴巴、任由他把水倒进了口中,接着喉头动了动才把水给咽了下去。

  喝了点水她的脸上好了一点,不过看上去人还是显得有点木讷,不似以前那样显得灵动。他无奈的笑了笑道:“先回家吧!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转回头看着米哈伊尔道:“你有船吧?”

  “有的,只是……”

  “有什么话一次说完,别吞吞吐吐的。”

  “晚上河里结冰了,游艇容易出事故,所以……”

  一旁的元高阳上前道:“老板,他应该有私人飞机的。”

  “我靠,对啊!我怎么忘了?”方远山一拍脑袋恍然道。转过头问道:“你有私人飞机吧?”

  “有是有……就是驾驶员不在这里。”

  看到米哈伊尔还在试图挽救着什么,方远山嘴角咧了咧道:“我们这里除了我之外都会开飞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