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强兵锋(超级兵王2)第1585章 云家之乱

  赵铭微微点头,说道:“如果真能坐上国主之位,谁会不动心呢?这可不只是名誉,更是家族长远发展的基石。”

  “可是,老爷,这要是被林放少爷知道了,会不会不妥?”韩老有些担心地说道。

  “没什么不妥的,只要在国会选举之前,我们能够拉拢到足够多的票数,是通过正常程序上去的,就没有问题。”赵铭不以为然地说道:“另外,在有了把握之前,我也会亲自对林放这孩子说的。相信,到时候这孩子也明白,我们赵家这样做,也是为了赵家的将来。”

  另外一处,林放带着赵春茗离开府主府邸之后,就径直找到了袁明达。他打算让袁明达陪他走一趟云家。林放对于新跨入四象天人境界的福荔王云潇然的实力也没有准确的情报。所以,带上袁明达,也算是以防万一吧!

  朝雲府,历代云家的封地。现如今,无疑成为了除了大秦都城之外的最大城市。因为,这里是云家的大本营,更是国主陛下的出身之地。

  在朝雲府,有两座大院,一座是云家老宅,一座是新云府。

  云家老宅居住的是云家福荔王一脉的云家核心弟子。而新云府则是后来开辟的新的云家府邸,居住着之前的云家老祖和他这一脉的云家核心弟子。

  云家分为两脉,福荔王的父亲同云家之前的老祖云霆宇是亲兄弟。可是,后来云霆宇突破到了四象天人之境,而他哥哥却先一步仙逝了。所以,才会传下眼下的两脉。

  说起来,云家在两脉未成之前,云家都是一脉相承。福荔王的父亲,便是昔日云家的家主。而后来福荔王的父亲仙逝,家主之位却落入了云霆宇的儿子云千山手里。也自此,云家分成了两脉,不过有云霆宇这个四象天人坐镇云家,两脉自然一直相安无事。

  再后来,云落照更是在老祖云霆宇的帮助下,夺取了大秦国主之位。而云落照正是当今云家家主云千山的独子。如此一来,云家自然是老祖这一脉如日中天了。反观福荔王这一脉,虽然也有数位至强者,可相比家主一脉却是一落千丈了。

  虽说是一家人,可也有个亲疏之间,于是福荔王这一脉在云家获取的地位和利益,自然也要大幅度的削减。云家更是出现了老宅和新云府的现象。很显然,如果福荔王这一脉如果不能出现逆天之人,会被云家渐渐的排挤出去,一旦数百年过去,可能现在的福荔王一脉就会落魄成为云家支脉,再过数百年,可能就彻底被云家给排挤了出去,再无关系了。

  所以,福荔王才会不顾性命,亲自前往地极宫殿冒险。而福荔王云潇然的运气似乎很不错,在地极宫殿不但没有死,反而获得了大机缘,突破到了四象天人之境,更是力压昔日云家老祖云霆宇这个叔父。

  随着福荔王的实力提升,福荔王这一脉的云家弟子,自然是个个振奋不已。两家昔日的恩怨纠葛,自然也在没有人能够镇压之下,完全的爆发出来。

  云家的内乱也由此爆发,两脉各自不服,于是越演越烈,最后云家内部无法协商解决,终究闹出了家变的危机。

  此时此刻,在云家福荔王这一脉的老宅之中。云家弟子个个趾高气昂,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这一脉的福荔王,早已经和昔日老祖交过手,最后的结果居然是福荔王取胜。

  当初福荔王一脉之所以被老祖一脉取缔,无非就是最高战力的不平衡问题。而现如今,福荔王崛起,自然一切要回来原来的时候。可老祖一脉也不服输,只有一较高低了。

  而这个高低较量,很快就剑指大秦国主这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他们之中,谁能够取缔云落照成为新的国主,自然也就能够顺理成章的由此脉之人出任家主。老祖之位,也要一同转让了。

  在云家老宅一处偏僻阴冷的地牢之中,一个面色惨白的妇人,紧紧搂着一个年轻男子。

  “昭儿,不怕!”妇人虚弱的声音道:“赵家不会对我们母子不闻不问的。”

  “娘,太爷爷还在世的时候,我们也最多只能苟且性命。而如今,太爷爷一死,赵家再也没有人会为我们母子出头了。”那年轻男子似乎看的很透彻,一脸心灰意冷的说着。

  “不,不会的。”妇人还是不肯相信,继续说道:“如今的赵家,早已经今非昔比了。听说背后有战王级强者坐镇,不会惧怕云家了。我说到底也是赵家核心弟子,赵家不会见死不救的。”

  “娘!”

  年轻男子苦涩道:“你怎么还这么天真?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从你嫁入云家的那一刻起,你已经不再是赵家核心弟子了。这些年,多少大势力外嫁的女子,因为触犯了家规,最后被处死的?可有娘家人出面过?”

  “昭儿,可我们母子并没有触犯家规!”妇人辩解道。

  “咱们有没有触犯家规,现在被囚禁于此,还有谁能够为我们说话?这还不是云浮那个贼子一句话的事情?”年轻男子提起云浮的时候,似乎格外的怨恨。

  “昭儿,放肆!”妇人顿时皱眉,厉声道:“那是你父亲,你怎么能够直呼其名?这是大不孝,让人听了去,那就是触犯了家规。”

  “我们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死吗?能够陪着娘一起死,孩儿也无憾了。”年轻男子一脸视死如归的说着。

  一时间,母子两人,又是抱头痛哭了起来。

  也终于在这个时候,林放随着赵春茗来到了老宅。

  来的时候,林放并没有收敛气息,浩浩荡荡的四象天人气息,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所以,当林放和赵春茗来到府邸门前的时候,福荔王居然已经亲自过来了。

  “原来是林放先生大驾光临,云某有失远迎了。”福荔王云潇然显得十分意外,因为他发现林放不但已经是四象天人,而且现如今居然已经掌控了两种四象符文。

  “福荔王客气了,我来这里,只是受人所托。到时候,还希望福荔王能够卖我一个人情才好啊!”林放开口说道。对于云潇然没有称呼他的封爵,而是直呼其名,林放就知道云潇然对于国主陛下之位是志在必得了。

  “林放先生亲自过来,云某人当然要给面子的。来人,速速备上最好的美酒佳肴,我要款待林先生。”云潇然当即吩咐道。

  那些云家之人,稍微有些地位,都知道林放不仅仅是四象天人这么简单,背后更有一位战王级的强者靠山。而且,更是当今赵家家主赵铭的亲外孙,这些身份,随便一个,都足够让他们望而生畏了。

  闻言,林放却没有喝酒的闲情雅致,而是直接开口说道:“福荔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受人所托,如果不能办好,也没有心思喝酒。”

  “福荔王,我今日过来,其实就是为了我赵慧姨母子而来。我十五太爷仙逝之前,曾千叮万嘱,让我照顾好赵慧姨母子两人。可我却突然赵慧姨母子被人囚禁,要用家法处置。所以,才着急赶来。”林放随即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福荔王微微皱眉,林放不肯和他喝酒,而是一来就要救人,这未免有些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于是微微皱眉道:“林先生,对于你说的事情,我虽然不曾了解,不过如果真是触犯了我云家的家规,恐怕我也爱莫能助啊!”

  “不了解?”林放心中冷哼了一声。用赵慧母子来要挟赵家如此大的事情,如果没有他福荔王的点头首肯,谁人敢善做主张?

  林放也不愿意绕弯子,而是直接说道:“福荔王,你我明人不说暗话。人我今天是一定要带走的,至于你要什么条件,也只管开口。只要我可以答应的,我都不会拒绝。”

  福荔王心中升起了几分怒气,林放这话说的也太强势,根本没有给他面子。不过,福荔王终究明白,林放不但自身潜力高,而且背后还有战王级的强者坐镇,哪怕是他也要给林放几分面子。所以,这才强忍着没有发火。

  “好,既然林先生如此坦诚,那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只要在下次国会推举国主人选的时候,林先生和赵家愿意支持我的人,到时候我必定有重谢!而且,我云家也愿意和赵家,从此结百年之好。”福荔王开口对着林放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如果这里面没有云落照和林放的交情,没有房凤婷和林放的情义在其中,如此条件,林放或许也就答应了。但事实并不是如此,林放欠下过云落照的恩情,更和房凤婷有着生死相交的情义,于情于理,他都不会答应这福荔王的。

  “这个我做不到!”林放干脆的拒绝了福荔王的条件。

  福荔王云潇然脸色一沉,林放这也拒绝的太干脆了。不过,他也知道林放不会如此轻易的答应,毕竟他也知道林放和房凤婷之间的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