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仙师第506章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两个男子态度认真的向周璐和姚婷婷道歉,也因为李成、林鹏几个家伙已经痛殴了这两人一顿,致歉后黄景耀也让两人离去了。

  等那两个走远,他才略感无言的看向姚婷婷,“让你受委屈了。”

  “我也没事,幸亏李成几个出来的快。”姚婷婷俏脸上还是火辣辣的,不过她也急忙摆手,更感激的看向李成几个。

  李成笑着摆手,“大家都是同学,说这些客气话做什么,不过你们也的确有些倒霉,刚好……”

  说到这里黄景耀也尴尬起来,他实在没想到眼前这个规模档次还不错,虽然不到五星级,应该也有三星或四星的大酒店,会有那种服务。

  不是那种巧合,估计之前两个男人也不会在走廊里见了周璐两个就问价格,不会发生后续的意外了。

  接下去,黄景耀就留在这里,没有继续之前的行为了,刚发生这种事,两个小丫头肯定正心情波动剧烈时,需要留下来多开解下。

  ……

  12楼1209房,黄景耀师生在走廊里说笑时,包房里国字脸中年却站在洗手间试衣镜前,左看看右看看,偶尔伸手轻触一下眼圈或嘴角,又会疼的轻微吸气,随着观看,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疼痛不是关键,关键是这黑眼圈,外加嘴角青肿溢血的表象,他明天还怎么回县里?

  这可是破相了啊。

  正是因为破相,刚才他离开酒店客房,虽然是想出去潇洒一下,在道过谦后还是果断回了房内,潇洒的时候顶着一张破相的面目,那就不是出去玩,是被人看笑话了。

  “朱局……”

  中年脸色阴沉时,卫生间门口,此刻卖相更狼狈的多的青年男子也弱弱开口,言语中多有恐惧之色。

  简单的称谓下中年才脸色一变,转身回看一眼,扬起手掌就朝着青年脸上括了下去,青年大惊,却不敢躲,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手掌重重括在了他脸上,啪的一声脆响后,青年也踉跄后退,更不敢惨呼,只是忍着疼欲哭无泪。

  “你……你他……卧槽,你让我明天怎么回县里?”

  中年丝毫没理会对方的凄惨模样,只是羞怒无比的指着青年的鼻子大骂,他现在真后悔死了,没有听这家伙撺掇,就不会有眼前的狼狈。

  他朱昌磊可是有头有脸的体面人,尤其是在东华省辖下林州市昌辉县,他这个交通局副局长,是正儿八经的二把手,交通局不是清水衙门,他在县里的地位身份,都是数得着的体面。

  这么长时间来,他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被几个小青年按在地上痛揍?就是在对局里刚结婚两三年的清秀可人的少妇不规矩毛手毛脚的时候,意外被对方的丈夫发现,那位都是敢怒不敢言。

  何谈现在这种狼狈的情况?

  这也是他刚才狠狠盯着黄景耀时,质问对方知不知道他是谁的底气,可惜的是,这种身份,在大庭广众下更没办法暴露,真要暴漏出去他麻烦更大,此地毕竟不是昌辉,而是省城。

  他一个副局长,副科级领导,放在一县之地自然有着不小的威势,放在省城,也算不上什么人物。说多了还是他自己吃亏。

  之前一通怒火无法发泄,现在只剩下他和这个狗腿子谢成飞面对面,自然是要好好发泄了,要不是这家伙撺掇,说之前没安排好,这酒店里的女人素质不行,去外面,外面他知道一个好地方绝对能让他满意,他也不会出去了。

  至于刚才那事?

  虽然两人都一力在被殴打的时候对李成等人说是误会,可实际情况还不全是误会,他们也不傻,周璐和姚婷婷离开房间后,就走在那一群小姐身后十几步外,可前方一群小姐有带队的经理,周璐两个落后那么远……

  身边的谢成飞撺掇着说这两个很不错,尤其是周璐是个极品时,朱昌磊即便也被周璐惊艳到了,还是很自然的反问了声,对方看着不像那群人里的,还是谢成飞一力撺掇说,不管是不是,问一下都不是事,只要价格出的高,未必就不行,现在这年代,很多风尘女子也不再是各种被逼迫,大部分只是觉得这个来钱快。

  就是他撺掇下他才点头同意了,谢成飞也上去问了,拦住后直接问她们一千行不行,两女愕然里,这位开两千,三千,最后姚婷婷色变着骂了一声,谢成飞才又让她们开价,因为朱昌磊也站在后面,一直在盯着周璐看,姚婷婷再次骂声里,就连朱昌磊也骂了进去,谢成飞就动手了。

  不客气的说,若不是有了后来那四个青年跳出来殴打他们两个的一幕幕,对于谢成飞过程里的各种表现,朱昌磊还是很满意的,不管和周璐那美女有没有谈成,这小子一如以前那样机灵醒目,朱昌磊还是很赞赏的,也正是这种一如以前的醒目表现,这次来同州开会,他才会让对方跟着他来。

  可现在说再多都没用,事情办砸了,他鼻青脸肿的模样,怎么在明天赶回县里?

  事情办砸了,所有的郁气和不满,自然也都会发泄在谢成飞身上。

  打骂之下,谢成飞依旧只是唯唯诺诺,丝毫不敢反抗,朱昌磊自己都骂累了,谢成飞又弱弱靠上来,低声道,“朱局,我知道事情是我的错,没做好,您要教训我随时都可以,不过刚才那几个?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啊,要不要我找几个人来收拾他们一顿?我以前就在同州上学工作,也认识几个朋友。”

  朱昌磊顿时眉头一扬,刚才那几个?如果是昌辉县,他早把对方往死里收拾了。他也知道朱昌磊是同州读大学,工作一两年后,家里托了关系才在报考中走后门成了体制内的,也因为家里有点关系,有点小钱,这次对方才会主动拉着他来眼下的四星级酒店下榻,之前才会不断开高价请他。

  “你认识的是什么人?”

  “就是一些小混混,打他们一顿就走,应该不会……”

  问询下谢成飞小声解释里,朱昌磊才皱着眉冷笑,“只是打一顿,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你去查查那几个什么身份,如果有背景就算了,咱们认栽,如果没有,我会让他们好看的。”

  虽然在省城,他算不上什么人物,可他有人脉关系。那些也最多是科级之类,可科级领导对上一般有钱人,也能轻松折腾收拾死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