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归来第三章 老同学

  都说女大十八变,其实男人也一样。

  彬彬有礼的乖宝宝长大后可能会变成无恶不作的流氓恶棍,粉雕玉琢的美少年长大后也许会变成眼歪口斜的丑八怪,见了老鼠都能被吓尿的小男孩长大后没准会成为在枪林弹雨中谈笑风生的勇士。

  在时间这把雕刻刀下,一切神奇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比如雷东的同桌张扬。

  上学期间的张扬家庭条件差,胆子小,身体弱,学习成绩也不咋地,这样的人在天海市第一中学就是个被欺负的命。然而从初一到高三,整整六年时间,张扬的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有一个好同桌雷东。

  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雷东的庇护,张扬根本就上不到高中毕业,更别说考上大学了。然而世事难料,就在雷东十七岁那年,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三天的一个夜晚,雷东却神秘的失踪了。

  八年后,当两人再次相聚,身份却发生了巨变。

  懦弱的张扬不但身体变得健壮起来,还成了一名警察,眉宇间竟然已经有一股上位者才会有的气质开始凝集。而昔日的天海一中小霸王雷东则变成了胡子拉碴,衣衫褴褛的流浪汉。

  世事无常,果然如此。

  雷东笑着说道:“什么叫还活着,难道大白天你见鬼了?”

  张扬双目中闪过一丝激动,但旋即就被迷惑所取代,愣了几秒钟问道:“这些年你跑哪去了,怎么变成这副模样?”

  “一言难尽,有机会再解释。”雷东指了指豹子等人,说道:“我帮你抓了四个小偷,怎么样,东哥够意思吧?”

  “四个,你抓的?”张扬更迷惑了。

  作为一个警察,张扬一眼就看出豹子等人绝非善类,但是相比之下,雷东的样子却更像是坏人。因此一见面张扬就认定,是雷东偷东西,而豹子他们是抓捕小偷的人。

  正因为如此,张扬在见到雷东的时候显得比较矜持,毕竟他是警察,而雷东是偷盗嫌疑人。

  怎么现在全反了呢?

  一个打四个,这可能吗,那个胖子和手臂有纹身的家伙明显是练家子,他们怎么可能束手就擒?

  “不信你可以问问啊?”雷东蹲下身子,在几个人的口袋里随便一摸,七八个钱包和手机就被摸了出来:“看到了吧,这些都是他们偷的,失主肯定报案了,你回去一查就知道。”

  人赃并获,还有什么好说?

  “这些都是你们偷的?”张扬还是有些不相信。

  豹子长叹一声,主动伸出双手:“警察同志,我认栽,你这个同学太能打了。哎,想不到我豹子居然会在小河沟里面翻船,窝囊死了!”

  事情很容易调查清楚,雷东在抓人的时候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张扬简单了解了一下就不得不承认,昔日那个天海一中小霸王即便是落魄成了流浪汉,打人的功夫却一点都没丢下。

  打电话又叫过一辆警车,张扬押着豹子等人直奔东风路派出所而去。

  雷东作为抓捕小偷的好市民,自然也需要一起去做个笔录。

  刚到派出所大门口,就发现一辆机场大巴停在院落中央,几十个人积聚在案件受理大厅,神情激动的说着什么。

  “从上车到现在,中途只有东风路口下过一次人,小偷一定是他们!”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眼圈红润,抽抽搭搭地说道:“我在乎的不是钱,而是包里的一张相片,那是我和我家死老头子结婚五十周年纪念照,他人已经没了,这是我们最诡异一次合影照,千万不能丢了啊!”

  “不用问,肯定是那个穿迷彩服的家伙,他一上车我就觉得他不是好人!”

  “绝对没错,那家伙贼眉鼠眼,上车之后就盯着别人的皮包看。”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更是义愤填膺,拍着胸脯说道:“我是美术学院的,给我十五分钟,我能把他的相貌画出来。”

  “咦,你们办事效率太高了吧,这么快就把小偷抓回来了?”

  警车驶进院子,张扬和雷东先后下车,立刻就被那群人发现了。

  “就是他,看他还往哪里跑!”眼镜男损失最为严重,因此显得格外激动,一看到雷东就扑了过来,飞脚踹向雷东的面门:“踢死你这个小偷,还我的钱包来!”

  “砰!”一脚正中小腹,眼镜男呼的一声飞出去三四米。

  “打人了,小偷在派出所打人了!”眼镜男尾椎首先落地,疼的在地上不住的翻滚:“警察,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小偷为什么不铐起来?”

  雷东怒不可遏,冲过去再次一脚将快要爬起来的眼镜男踹翻在地:“你给我闭嘴,再啰嗦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怎么回事?”派出所所长薛战冲了出来。

  “薛所长,他不是小偷,真正的小偷在后面。”张扬连忙上前一步,挡在雷东和眼镜男中间,指着后面一辆警车解释道:“一共四个小偷在车上偷东西,结果被发现都抓住了。”

  “都抓住了?”薛战望着从另外一辆警车中下来的豹子等人一时难以相信,问道:“他们刚来报案,我没让你去找人啊?”

  “是110指挥中心提供的消息,我正好在附近巡逻。”张扬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一个人抓了四个?”薛战看着张扬,实在无法把这个流浪汉似的人和警民合作好市民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与此同时,那个眼镜男被雷东连续踹了两脚,虽然不敢继续找茬,但却躲在一边打起了电话:“喂,三叔,我是仲明啊,我在七一路派出所,我被人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