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师兄第742章 老人家的机缘奇遇

  身材稍显瘦小,看上去其貌不扬,干巴巴的一个小老头。

  但落在燕赵歌眼中,却无比高大。

  左臂袖子空荡荡,一甩一甩,让燕赵歌看了有几分心酸。

  眼前仿佛又浮现昔年地域深渊,时空黑洞之中,老者自断一臂的场面。

  大殿内,白子明的神像,双目光辉颤抖了一下,一道意念传出:“师祖……”

  老者面带微笑,几多唏嘘,但更多的则是欣慰。

  眼前神像虽然是白子明的,他脑海中却映照出燕赵歌的面容。

  “赵歌,实在料不到,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老夫这次能从西海海眼脱困,还多亏有你呢。”

  这独臂老者,自然便是昔年八极大世界广乘山老掌门,自时空乱流中飘荡,来到阎浮大世界的“齐天圣”元正峰!

  燕赵歌心中同样颇多感慨,更多喜悦:“弟子燕赵歌,参见师祖,看见您老无恙,我心头一块大石总算落地。”

  元正峰问道:“听大雪山的人说,你现在身处界上界?是你达到武圣三重境界以上飞升,还是有宝物护身通过天壁之伤?可知八极大世界情况如何?”

  燕赵歌长话短说,将元正峰自八极大世界失踪后的种种事情大致做了个介绍。

  重点谈的自然是目前广乘山同光明宗之间的恩怨,已经自己目前在界上界的作为。

  元正峰顾不上慨叹同自己斗了半辈子的大日圣宗、天雷殿覆灭,注意力马上被光明宗吸引。

  “你独自一人在界上界……”元正峰神色变得凝重。

  燕赵歌飞快说道:“师祖可放心,我个人同东南至尊门下现在关系颇佳,足可同对方周旋。”

  元正峰颔首:“既然如此,老夫从速返回八极大世界,和燕狄、方准、张师弟、何师妹他们会合。”

  “老夫和燕狄同时在八极大世界,可不惧光明宗武者降临。”

  燕赵歌笑道:“却要委屈师祖先在武圣三重,合相后期境界停留一段时日。”

  “同重阳宗一战后,您恐怕已经快要能迈出那最后一步了吧?”

  元正峰嘴角也泛起几分笑意:“有些收获,揣摩积淀一番,老夫确实有信心尝试,不过,并不急在一时。”

  燕赵歌问道:“可有穿梭虚空的宝物?”

  先前,燕赵歌托大雪山武者办的两件事情,其一是帮助西海海眼中的元正峰脱困。

  其二,则是他为元正峰分别留下了界上界和八极大世界的路标,方便其在无尽虚空中辨别方向。

  而辨别方向之余,如果两重世界之间本没有界域通道,又不是修练虚空天书那样的绝学,见神层次以下境界的武者,想要在两重世界之间穿梭,基本都需要一些特殊法门或宝物相助。

  例如燕赵歌此前借助尚崇镜,施展镜界穿行之法,来往于八极大世界和沧海大世界。

  元正峰言道:“大雪山的朋友,正在帮助老夫筹谋。”

  “这些日子,老夫借助大雪山,一来体味揣摩武学,二来等待大雪山的朋友相助准备穿梭虚空的宝物,三来则是他们提及,相隔一段时间后,赵歌你可能再次联系。”

  “于是老夫索性在这里等待,与你通信,了解情况之后,确定下一步动向。”

  燕赵歌一笑:“是他们从中说和,劝您和重阳宗停战?”

  元正峰言道:“不错,对他们来说,现在的局面已经很好,过犹不及,反而可能找来祸患,自然不想老夫再同重阳宗战下去。”

  “虽然是互惠互利,更多亏赵歌你的主意,但老夫能从西海海眼脱困,也要卖他们一个面子。”

  西海一战大杀四方,打得重阳宗半壁江山凋零。

  踢重阳宗山门一场大战,又击杀对方多人,将不少从界上界降临的重阳宗强者打得只能当缩头乌龟。

  元正峰自己一口气,已经出了。

  之所以不罢休,乃是为了凌波阁覆灭之事。

  不管怎么说,元正峰自问凌波阁待自己不错,自己身为凌波阁客情供奉,凌波阁却被重阳宗灭了,他无法无动于衷。

  后来是大雪山的人出面作保,帮助凌波阁极少数逃过杀身之祸的传人重续香火,再建传承,并确保其后续流传。

  元正峰思及自己终有一天要离开阎浮大世界,而重阳宗在界上界却有根基,方才答应不同阎浮大世界的重阳宗死磕到底。

  “老夫这次在阎浮大世界,却是有些收获。”元正峰言道。

  燕赵歌不料元正峰会主动提及此事,毕竟福源机遇是很个人的事情,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同样的道理。

  与广乘山来说,是否同宗门,同他人分享,大多看个人意愿。

  不仅仅是晚辈弟子,身为长辈的元正峰,同样如此。

  只听元正峰继续说道:“昔年曾听燕狄简单提及,赵歌你的母亲,初晴那孩子所修习武道传承之精妙,更在我广乘山之上。”

  “老夫当日观初晴与人交手,对你爹的判断,深以为然。”

  “而老夫在阎浮大世界得到一门绝学,细心参研之下,却感觉,同初晴修习的武道,非常相似。”

  燕赵歌听了,心中更感诧异:“……生生造化天书?”

  虽然不确定自己母亲雪初晴修练的武道根本是否生生造化天书,又或者她有没有兼修其他武学,不过雪初晴传给小爱还有苏芸的武学,都是元始天书十卷之一的生生造化天书嫡传。

  果然,元正峰言道:“这门绝学,却是玉清嫡传,生生造化天书。”

  燕赵歌问道:“是凌波阁的典藏?”

  元正峰摇头:“并非如此,是老夫自己一人在外游历时,偶然发现一个尘封已久的洞府,不知哪位先贤遗留,在这洞府中,发现了这门绝学秘传。”

  燕赵歌心中思索:“那应该同娘亲也没关系。”

  他一笑:“谁说机缘奇遇是年轻人的专利了?”

  而元正峰则接着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一门强大雷法,老夫参研揣摩这两大绝学,收获颇丰,连破关隘,方才有今日之功。”

  “生生造化天书……雷法……”听到这里,燕赵歌却又是一愣,隐约间好像把握到了什么,但是却有雾里看花之感,一片朦胧。

第743章 九天仙雷第四,如意心雷

  “是我想太多了吗?”

  燕赵歌感觉自己心头仿佛有灵光闪过,但是立刻消逝,仿若幻觉。

  “敢问师祖,这雷法可有什么名目?”燕赵歌问道。

  元正峰答道:“唤作如意雷咒,修练有成,可得如意心雷,说是雷霆,却无雷电之形,而是人心念头化作炸雷,诡异莫测,老夫这些年修练,也只得几分皮毛,但已经感觉其中奥妙无穷,威力强大。”

  燕赵歌喃喃自语:“如意心雷……”

  这雷霆的名头,他如何没有听过?

  如意心雷,同五行造化雷、刹那之雷、永夜之雷并称,九天仙雷之中,排名第四。

  不谈威力大小,只论诡异程度,在九天仙雷中,堪称数一数二。

  正如元正峰所言,名为雷霆,却不见雷电之形,雷声直接在人心底响起,是人心念头思想化为雷霆炸裂。

  四海五湖,寰宇苍穹之间,都不见此雷踪影,却又可能存在于每个有智生灵心底,不禁不绝,无处不在。

  元正峰虽然只是简单一提,但燕赵歌已经大致明白他修练如意雷咒的成果。

  平日里对内,此法修成心雷,破除元正峰自己的心魔和杂念,利于修练。

  与人交手争斗时对外,元正峰催动此法,心魔之雷直接在对方心底炸响。

  此雷起自对手自己内心,外力难以防御,对手一身修为都是摆设,只看他能否降服突然被引动的自身心魔。

  能化解,万事大吉,化解不了,不用元正峰动手,他自己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不战自败。

  但是激烈交手的关键时刻,很可能胜负就在一线之间。

  这时对手突然心魔丛生,受到很大干扰,元正峰自然大占便宜。

  这手段霸道而又诡异,起自心间,少有征兆,令人防不胜防。

  视元正峰自身如意雷咒的修为深浅而定,引发的如意心雷威力也会有变化。

  如果元正峰将如意雷咒修练至大成,那么除非对手修为境界高出他不少,否则都会被引动心魔之雷在心底炸响,自乱阵脚。

  “居然是如意心雷,大破灭前也少有人掌握此雷。”

  燕赵歌心中又有异样的感觉浮现,眼前朦胧的景象,隐约间稍微清晰一些,但仍不分明。

  他微微摇头,定住自己的心神,看着元正峰问道:“师祖,您修练生生造化天书,生机勃发,按理说以您现如今的修为境界,该可以尝试重续断臂,未必没有希望。”

  元正峰微微一笑:“倒不急,这些年老夫也习惯了,要续断臂,还需多做一些准备,老夫心中已有腹稿,赵歌不用担心。”

  燕赵歌感觉降灵玉佩的功效,时间再次到头,便即说道:“您老人家平安无事,那真是再好不过。”

  “我在界上界,您不用担心,我当继续筹谋,同光明宗周旋,咱们解决这个威胁的日子不远了,期待与您在界上界早日再会,接下来的日子,您千万多保重。”

  元正峰慨然笑道:“尽管去吧,赵歌你的天地,无比广阔。”

  碧绿烟雾从神像中飞出,冉冉向上升去,燕赵歌的一缕神思,也随之一同离开大雪山,离开阎浮大世界。

  穿梭无尽虚空,燕赵歌的神思重新收回自身。

  眼前的空间里,波光潋滟,仿佛整体浸润在水光之中。

  原先虚幻的界域,似乎都重新渐渐有了实体,只是同最初的天壁之伤仍不相同。

  燕赵歌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一条凝固的时光长河中。

  远方的康夫人,全身上下剑光闪动,化作条条水波,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影响这一片空间。

  她神情渐渐变得笃定和轻松,冷冷看着燕赵歌,有一种蓄势待发的感觉。

  整片虚空在她的努力下,已经渐渐脱离虚幻状态,重新由虚入实。

  而康夫人自身,更是隐约已经渐渐恢复自如活动的能力。

  罗志涛仍然被隔绝在水光之外,但对于眼前空间界域的变化,也在密切关注着。

  谭瑾等人倒是被水光困住,仍然无法活动。

  燕赵歌接触到康夫人的目光,微微一笑,并不着急。

  他现在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元正峰平安无事,并有希望重返八极大世界,燕赵歌一直以来心头压着的一块大石,彻底落地。

  想到高兴处,燕赵歌心怀舒畅,甚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康夫人目光微寒,罗志涛、谭瑾等人,同样神情严肃,但众人一时间反而不敢轻举妄动,唯恐燕赵歌又要搞出什么变动。

  燕赵歌心情喜悦振奋,收了笑声,不急不慌,心神沟通沉眠之中的太阳印。

  体内真元再次阴阳变化,与太阳印互通有无。

  渐渐的,太阳印内,竟然有淡淡几分精气,流入燕赵歌体内。

  “果然,炼制此宝时,蕴含了番天书和阴阳天书的精义奥妙。”燕赵歌默运玄功,体内一身真元,尽数化为阳气。

  阳气入阳气化生,呈阳中之阳,太阳之象。

  海量阳气,化为磅礴太阳之力。

  燕赵歌嘴角轻轻勾起:“少阴之后,太阳也成了,第三步,完成。”

  他抬头看着蠢蠢欲动,已经忍不住要动手的康夫人,当即笑道:“好了,我的私事忙完了,咱们比划比划吧。”

  说着,燕赵歌双目圆睁,精光四射。

  番天书的法门运转之下,他的身体迅速由虚化实,重新变为真实存在。

  康夫人见状一惊,顾不得自己尚未完全成功,勉强催动剑光攻向燕赵歌。

  但是燕赵歌再次刺破自己指尖,以自身精血在虚空中快速书写出一个复杂玄奥的符纹。

  符纹印在虚空之中,虚空界域顿时扭曲起来。

  如水时光想要将虚空变化定住,却被其挣脱,虚空界域在虚幻和真实指尖不停变化,形成错乱的态势。

  康夫人只能勉强稳定身形,无法再威胁燕赵歌,而罗志涛、谭瑾等人更是在这惊涛骇浪里不停颠簸。

  燕赵歌大笑声中,群龙殿内一次性飞出两条真龙尸身,被他血祭。

  霎时间,狂暴的时空乱流再现!

第744章 诸位,赛跑现在开始

  恐怖的时空乱流再现,整片虚空化为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吞噬周遭一切。

  康夫人母子三人,同谭瑾等光明宗武者,都被陷在其中。

  而这一次,连光明宗宗主罗志涛,都被卷了进来。

  可怜罗志涛一直希望能够重返界上界,寻到这处原是天壁之伤的界域空间。

  结果先是被拒之门外,此刻好不容易进来,却面临比先前更加狂暴的时空乱流。

  罗志涛等人,还有康夫人一边挣扎,一边望向燕赵歌。

  “你修为最低,在这样的时空乱流中,我们不好过,你死的更快!”他们心中暗自发狠。

  但仔细看清楚燕赵歌周围情况后,众人一颗心全都凉下来,沉入谷底。

  眼前的血色漩涡,呈现倒立的模样,燕赵歌直接就在漩涡底部,而漩涡底部的空间却一片平静。

  不仅如此,那里的虚空,更渐渐闪烁出光芒。

  罗志涛和康夫人、谭瑾都脸色大变,他们看得出,那光芒并非某种光源在闪光,而是界域之力扭曲挤压造成。

  燕赵歌所处之地,漩涡底部的虚空,竟然在渐渐重新化作天壁之伤原本的模样。

  如果置身血色漩涡以外,就会看到时空完全扭曲,同血色漩涡相连的地方,一条光辉路径正在徐徐成型。

  正是原本的天壁之伤。

  而在界上界皇笳海鸾相洲,天壁之伤原本的位置,闪动光辉,仿佛天穹伤痕一样的虚空缝隙,重新出现。

  光明宗众人同康夫人母子,都只感觉一口血涌到心头,却憋闷得吐不出来。

  血色漩涡底部确实是一片平静,但是从他们所在的位置,想要抵达那里,却有无比恐怖的风暴阻隔。

  横渡过去,九死一生!

  燕赵歌重新展开建木纸扇,护持自己同封云笙、阿虎、小爱还有盼盼。

  之前已经使用过的建木纸扇,力量虽然还有残余,但此刻微微颤抖,面对磅礴的界域之力,有不堪重负的感觉。

  支持不了多久,想来纸扇就会达到自身极限。

  不过,已经足够燕赵歌一行人重返界上界。

  燕赵歌神色轻松,尤有余暇冲着康夫人还有罗志涛等人挥挥手:“诸位,赛跑现在开始,燕某就先告辞了。”

  康夫人和光明宗众人都是眼前一黑,险些气得一口血喷出。

  可他们现在顾不得痛恨燕赵歌,而是要抓紧时间想办法自救了。

  眼前的血色漩涡,用不了多长时间,将会彻底坍塌,到时将产生极为恐怖的湮灭。

  修为不到仙桥武圣的层次,都将难以幸免。

  便如罗志涛这样见神层次巅峰的武道强者,有完整日月金轮在手都不行,因为不到仙桥层次的他无法完全发挥上品圣兵全部力量。

  最终结果只会是日月金轮严重受损,而他这个主人一命呜呼。

  更别说,他手头的日月金轮,少了月轮!

  至于其他人,更不消多提。

  虽然眼前血色漩涡已经无比恐怖,但罗志涛等人也只有一条路可走。

  在血色漩涡完全崩灭之前,闯过去,只要能冲到天壁之伤那里,就有生路可走。

  闯血色漩涡,九死一生,不闯,等到血色漩涡崩灭,十死无生。

  罗志涛长啸一声,催动日轮,辉煌日光闪耀,卷起谭瑾等人,化为金光,主动向着血色漩涡中心冲去。

  康夫人同样催动仿若时间长河一般的剑光,带着康锦源、康茂生兄弟二人,朝血色漩涡里冲去。

  她修为虽然不如罗志涛,又没有日月金轮这样的上品圣兵护身,但方才以岁月流光剑缓解虚幻界域,让她比一众光明宗武者,抢占几分先机,此刻也有机会。

  但即便如此,身处狂暴的时空乱流中,也让他们险死还生。

  饶是康夫人素来从容淡定,意志坚韧,此刻也不由自主生出后悔的感觉。

  后悔自己当初为何要出手,攻入天壁之伤。

  本欲寻找机会置燕赵歌于死地,结果一着不慎,落得如此下场。

  只是此刻想这些都已无用,当务之急是设法闯出一条生路。

  她并非单独一人在此,康锦源和康茂生此刻也同她在一起,她冲不出去,他们两人也都要没命。

  燕赵歌本尊同北冥分身一道通过天壁之伤,身形飞速上升,穿梭时空,返回界上界。

  将要脱离天壁之伤的时候,燕赵歌转头看去,就见那血色漩涡,飞速塌陷,步入彻底的毁灭。

  空间扭曲之间,同天壁之伤连接处,形成一条管道般的通路。

  时空乱流冲刷下,让罗志涛同康夫人他们不仅难以形成合力联手闯关,反而变成了只有一方能通过的局面。

  时机只有一瞬,稍纵即逝。

  稍有迟疑,很可能便是一方活命,一方陨落。

  罗志涛和康夫人脸色同时大变,争先恐后向那即将闭合的最后门户冲去。

  康夫人催动浑天镜铠抵挡时空乱流的冲击,自身岁月流光剑的剑意发挥到了极致,剑光犹如长河一般,几乎贯穿了血色漩涡。

  玉清嫡传,元始天书十卷之一的宙光天书,其无穷奥妙在这一刻的特殊环境下,作用被最大程度体现。

  没有上品圣兵在手,修为更弱一筹的康夫人,比罗志涛还要更快半步!

  罗志涛面色如铁,目现冷光。

  无量光明照耀之间,一轮金色大日,轰然向着康夫人背后砸落!

  本已不堪重负的浑天镜铠直接破碎,康夫人身形一顿,身体险些被血色漩涡中的时空乱流撕裂,动作顿时慢下来。

  罗志涛趁机加紧速度,向天壁之伤的缺口冲去。

  康夫人顾不得愤怒惊惶,也只能全力向缺口冲刺。

  就在他们身后,血色漩涡开始泯灭!

  “谁能更快一步?”燕赵歌来不及看结果,自身已经通过天壁之伤,被震荡的天壁之伤抛了出去。

  眼前一片青空,头顶苍穹星汉灿烂,正是界上界特有的景象。

  燕赵歌立足未定,身后闪动光辉的虚空缝隙在扭曲着,身前界上界天地中,则有许多强大的气息兴起。

  周遭天地中,赫然有多名顶尖强者,正在彼此对峙,此刻不由得都被天壁之伤的异动吸引注意力。

第745章 早知如此,更要堵你

  感受到那些强大的气息,燕赵歌心中有数。

  不仅仅罗志涛、谭瑾等光明宗武者,康夫人母子三人还有他燕赵歌也都失踪多时。

  有知晓众人大致下落的各家强者,都齐聚鸾相洲,前来寻找。

  天壁之伤发生异变,先前化为虚幻界域,连带这里的空间缝隙入口,也消弭于无形。

  来援的各家强者不明究竟,又彼此忌惮,便在这鸾相洲一带僵持住,谁也难以轻举妄动。

  现在眼见天壁之伤渐渐恢复,众人顿时被惊动,注意力转移过来。

  燕赵歌凝神感知了一下,最强大的气息有两道,皆是剑气。

  一道雄浑浩瀚,宛若大海。

  一道无始无终,演绎时光的奥妙。

  毫无疑问,两大仙桥层次的武圣强者,一方是北海剑阁阁主顾鸿,另一方则是升灵十剑中的人物。

  顾章先前落单被各派高手围攻受伤,现在是否恢复还不确定,来人多半是升灵子一脉传人,康平、顾章以外另一位仙桥武圣贺东成。

  除了顾鸿和贺东成两人以外,附近还有其他武道强者的气息流露。

  其中有光明宗的人,以及大玄王朝麾下其他武者。

  见到燕赵歌出来,顾鸿等人首先一愣。

  他们此前,并不了解天壁之伤中的情况,各自都是为了找人而来。

  燕赵歌见到顾鸿,也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大致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顾鸿来此,多半是受了光明宗的请托。

  虽然因为当初天火劫雷阵,农宇轩冒功的事情,让北海剑阁和光明宗之间闹得很不愉快,但双方关系毕竟不像光明宗同幽暗宗那样是死敌。

  燕赵歌不知道光明宗付出怎样的代价缓和同北海剑阁之间的关系,但想来也不会轻松。

  农宇轩已死,北海剑阁接受光明宗的歉意,也在情理之中。

  大玄王朝眼下虽然偃旗息鼓,但一切都取决于东南至尊的决定,在此之前,谁也不知到底会是怎样的结果。

  大家说不定还有联手抗敌的时候,唇亡齿寒,光明有意缓和,北海剑阁便也帮把手。

  “燕赵歌?!”光明宗武者看见燕赵歌出现,心情就顿时变得恶劣起来。

  可惜,要论关系,北海剑阁反而是同燕赵歌更加亲近。

  那仿佛长河一般的如水剑光,快速弥漫天际,向天壁之伤方向扑来。

  顾鸿犹如浩荡汪洋的剑意,立刻迎上,护住燕赵歌,将对方阻拦。

  “燕小友……”顾鸿探询的目光望向燕赵歌,燕赵歌摊摊手掌:“罗志涛和谭瑾等人,在天壁之伤内,不过里面现在时空乱流猛烈,他们能否出来,却要看自己本事。”

  “除此以外,大玄王朝也有人在里面。”

  顾鸿一惊,向天壁之伤望去,就见那里剧烈震荡。

  下一刻,有人影从中冲出,狼狈不堪,却正是光明宗宗主罗志涛。

  以罗志涛的阅历,这时也有劫后余生之感,心中后怕不已。

  大玄王朝带队来此的强者,看似垂垂老矣,但一对眸子灵动而又年轻,仿佛少年人,乃是升灵子一脉传人,武圣七重,仙桥初期境界的强者。

  他眼见燕赵歌同罗志涛都从天壁之伤里出来,却仍然不见康夫人母子三人的踪影,不禁大急。

  剑光催动间,漫天光雨洒落,“雨滴”到处,虚空为之腐朽。

  顾鸿长啸声中,将自己一身修为催动到极致。

  茫茫剑气化作无边无垠的大海,悬垂于天际之上,海浪滔天,与对方抗衡。

  眼见燕赵歌同罗志涛都已经平安从天壁之伤脱困,顾鸿没有继续恋战,而是带着众人且战且退。

  罗志涛虽然自天壁之伤挣脱,但筋疲力尽,纵使日月金轮在手,也不足以介入仙桥层次的强者之战。

  大玄王朝强者众多,若有人再来援,他们难免疲于应对。

  而且看罗志涛一脸愤恨盯着燕赵歌,顾鸿也有些头疼。

  燕赵歌对此倒不在意,笑吟吟看了罗志涛一眼后,又转头重新望向天壁之伤。

  贺东成同样心系天壁之伤,见燕赵歌、顾鸿等人退走,反而松了口气,连忙冲向那虚空缝隙。

  闪烁光辉的虚空缝隙在剧烈扭曲,光芒诡异闪耀。

  感受其中虚空变化,贺东成微微变了脸色。

  他能感到,天壁之伤内部,并不仅仅只是通向某处下界,还与另一个独立的空间界域连通。

  而那个空间界域,此刻彻底崩灭,恐怖的威势让仙桥层次的贺东成也感到心悸。

  更让他忧心的是,如果康夫人母子三人处于那重空间界域内,现在就算他冲入天壁之伤,也已经来不及施救,那重空间界域,已经毁灭。

  贺东成正想要尽最后努力,却见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从天壁之伤内冲出。

  罗志涛看着那道剑光,面露惊讶之色。

  燕赵歌也有些意外,以他对那血色漩涡的了解,很快就会崩灭,罗志涛和康夫人两方人马,应该只来得及逃出一家才对。

  不过看到那璀璨至极的剑光,燕赵歌若有所思。

  得自宙光天书的岁月流光剑,剑光隽永悠长,修练越是高深,剑光反而越淡泊,如岁月无痕。

  像现在这样璀璨耀眼,其实是极为不正常的现象。

  宛若流星,刹那光华。

  顾鸿带领下,众人没有过多停留,飞速远遁。

  大玄王朝那边似乎被什么绊住手脚,贺东成等人都没有追击。

  远离鸾相洲之后,顾鸿看着燕赵歌同罗志涛:“二位,方才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罗宗主是被殃及池鱼了。”燕赵歌轻描淡写地说道:“燕某来这天壁之伤有事要办,事前并不知道,光明宗的谭长老和大玄王朝的人,都会来此。”

  “双方都欲杀燕某而后快,燕某自然不好坐以待毙,便利用那天壁之伤,同诸位比划比划。”

  燕赵歌看向罗志涛:“见到罗宗主等人的时候,我才明白贵宗谭长老她们来此地做什么。”

  他笑了起来:“当然,我不否认,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我还是很乐意将阁下返回界上界的归路堵死的,所以从结果上来说,也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