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第一章 如此亲情

赵新宇,你今天一共拉了四十二车土,一车三块,这里是一百二十六,你数一数,”一个中年人看着一个一米七五左右,脸庞有点发黄、身材好似竹竿一样的青年,眼眸中满是怜悯。

赵新宇将手在脏乱的工作以上擦了几下,双手将一叠钱接过来,看着手中的钱,满脸疲惫的赵新宇多多出了一丝笑容。

“谢谢李叔,我明天早点过来。”

中年人点点头,“赵新宇,你这身子骨也太薄了,按理说你一个月也不少赚,听其他人说你还在晚上送外卖、节假日还会送快递,你这。。。。。。”

赵新宇的脸上瞬间流露出一丝苦涩,“李叔,爷爷为了供我念书,积劳成疾弄了一身病,到现在还欠了不少外债,我这现在已经长大了,不能让爷爷再操劳下去。”

“那你也不能这么拼命,如果你累垮了,你爷爷怎么办。”

“我还年轻不会有事,李叔我先走了。”在说话的同时赵新宇已经快步离开。

工地临时放水的地方,赵新宇将水管拉到一个角落,脱光衣服洗了一个凉水澡,而后从一个破旧的背包中拿出一身已经洗的发白不过却干干净净的牛仔服换上,而后快步去工棚那边提出自己花五百块买来的专门送外卖的摩托车。

就在他戴上头盔,拿出一个市面上也就是七八百的手机开机,开机之后,他正要点开送外卖的平台,手机上显示了一个号码---小弟。

在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赵新宇脸上刚刚堆积起来的笑容瞬间消失,他苦笑一下接起了电话。

“赵新宇,你怎么回事,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呢,你是不是要饿死我。”

赵新宇目光微微一缩,“小星,我的确答应过你每一个月给你生活费,上个星期我刚给你打过去一千五,这个月的生活费你已经用完了。”

“我不管,你不给我,我就找爷爷去要,他连你这个收养的都能供大学,我这个亲生的他总不能不管。”

听到这话赵新宇神色一僵,“小星,别找爷爷,我给你想办法。”

“最迟明天。”

挂断电话,赵新宇的脸上满是无奈,他心里知道他和赵新星都是爷爷收养的孤儿,不过为了照顾赵新星的感受,对外一直说自己是收养的,而赵新星就是凭借这一点,一直以此来要挟他,为了不让爷爷受苦,赵新宇也只能拼命工作来满足赵新星。

叹息着打开外卖平台,下一刻就有了一个单子,想想明天还要给赵新星的生活费,赵新宇看都没看直接接了单子。

等接了单子,赵新宇仔细一看,不由得摇头,单子的地点距离他现在所在至少二十里,这一单肯定要延误时间,而如果对方给差评的话,自己两天也赚不回来。

赵新宇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对方号码,让赵新宇感到意外的是,对方爽快答应不会给他差评,不过却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帮忙去一个地方捎一个包裹。

很快先拿到了外卖,石普雷按照电话中所说的地点拿到了一个很是普通的帆布背包,他问也没问直接骑车离开。

“老七,对方已经拿着货过去了,你们注意收货。”

一个岔路口,有着一辆没有牌照的商务车,一个男子将手机收起来,轻声道:“货物已经离开,你们准备接货,做的干净一点。

下车之后,男子看着商务车离开,长叹一声,又是一个可怜鬼,就当我为世界清理一个没用的废物吧”。

赵新宇这边虽说对方不会给自己差评,可他还是着急,当车子经过一片黑暗的路段,陡然间一道灯光闪烁,赵新宇下意识低头,随即轰的一声,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重锤撞击一样,脑子轰然一声就失去了意识。

当他的身子落在地上,鲜血已经浸透了挂在胸前的那个背包,而随着一道微弱的彩光闪烁一下,原本鼓起的背包似乎瘪了下去不少。

下一刻,一辆商务车灯光亮起,不远处两个拿着强光手电戴着口罩、帽子的人也朝着这边过来。

到了浑身鲜血的赵新宇身边,他们根本不管赵新宇的死活,直接将赵新宇的身子翻动,伸手就去拿赵新宇身上挂着的那个背包。

“不许动。”下一刻,数道灯光闪起,一个个身穿制服的JC出现。

“快走,有埋伏“。

“老七,出事了,花狗他们都被抓了。”

而就在这一天夜里,鹏城警方发布了一则通告,他们成功告破一个大案,犯罪分子他们利用订购外卖,外卖小哥从不查看背包,帮他们运送文物,而他们为了不至于秘密被发现,在路上制造意外,拿走文物,就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有十二个外卖小哥死亡,侥幸的是这一次的外卖小哥虽说身受重伤,可却并没有死亡。

鹏城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一个被包裹成粽子一样的人躺在哪里,浑身上下只剩下鼻子和眼睛外露。

病房外一个青年和两个中年人交涉着什么,“赵新宇到底怎么了,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一个中年人皱了皱眉头,“你是赵新宇什么人“。

“我是他大学同学庞明远,他家庭条件不是太好,每天晚上跑外卖赚取生活费,这一晚上没回去,我也是刚才听同学们说起,他到底怎么了。”

“他出了点意外。”

“我能不能进去看看他“。””

“他现在昏迷不醒,大夫说了他醒过来的几率几乎为零,你进去也没有什么用处。”

青年一听脸色巨变,他再次爬到房门隔着门上的窗口看向病床上如同粽子一样的赵新宇,眼眸中出现了一丝泪花。

而就在一个星期后,庞明远收到一个消息,已经被医生判了死刑的赵新宇突然醒转,作为最好朋友的庞明远当然是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到了医院。

等到了医院那边,庞明远看到一个身高在一米七八左右,穿着一身花里胡哨、吊儿郎当的青年。

“你们什么意思,赵新宇那是我哥,他的赔偿费当然是我拿,。

庞明远一听这话,眼眸中就多出一丝怒气,他走过去看向外卖公司专门派过来的理赔人员。

“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时病房中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明远,你将赵经理叫进来,我有话和他说“。””

病房中,赵新宇还好是粽子一样,不过脸上的绷带已经拆掉,纵横交错的伤痕让庞明远不由得色变。

“赵新宇,你还让不让我上学,说给我钱不给,你却躺在这里装死。”

庞明远脸色一变,伸手抓住赵新星,“你还是不是新宇的弟弟,你哥都成这样了,你他妈还说着话,来你给我出来。”

“明远,放开他。”

说完这话赵新宇看向跟着进来的赵经理,“赵经理,理赔金是多少。”

“理赔金是三万六,公司也听说了你的情况又拿出两万用作人道主义。”

“明远,这段时间我医药费是多少。”

“你是受害者,警方承担了你的全部医疗费用。”

“赵经理,给赵新星拿五万。”

那边的赵新星眼睛一亮,“快点,还等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一眼都没有去看赵新宇。

“赵新星,这是你日后上学的所有学费,我现在这个样子也帮不了你,你如果敢去祸害爷爷,后果你自己去考虑。”在说出这话的时候,虚弱的赵新宇眼眸中爆射出一道精光,赵新星不由得退后几步。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