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原本还对罗三这群人有一点同情之心的赵新宇听到这话,哪一点同情之心瞬间消失。

可怜人还真的有可恨之处,当初自己开发楼兰镇,用上百万的院落换取他们破旧的院落,他们感觉到自己好似占了多大便宜一样,不换不说,更是提出一处院子换取两套门脸房的无理要求。

罗镇的地皮的确出售,不过罗布泊方面给出的价格也不高,折合下来的话,楼兰镇一套院子,自己至少赔了五十多万,这也只是材料的价格,算上人工的价格,六十万是最低的数目。

这也是他感觉到罗镇现在对于他来说没有太大的用处,这才赔钱出售,一处院子六十万,三万多人那是多少?他自己还郁闷,这现在倒好他们将矛头转到了自己身上。

「罗三,我出售不出售罗镇的地皮,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那个时候不是说罗布泊方面开发罗镇,你们一处院子至少能买到千万,现在不是合了你们的意思,你们找他们就行。」

「我们不管,我们就要一套莫问镇的院子。」一群人高声道。

赵新宇不由的摇头,他的却仁慈,可并不是说他对于说都一样,他对罗三这种无理取闹的人可是不会给他们任何脸面。

「我为什么要给你们?」

罗三等人一震,他们还真的说不出来赵新宇凭什么要给他们院子,而且他们在过来的时候也打听过,莫问镇的院子基本上都是用于出售。

「如果不是你来搞开发,罗镇的人也不会搬迁到楼兰镇,你的补偿我们。」

赵新宇不由得一乐,他盯着罗三等人,「当初我给你们院子没有,是你们太过贪心。我开发罗布泊的时候,罗镇的一处院子好像也只有四五万吧,两年时间你们赚了多少哦工资,一处四五万的院子换取上百万的院子,是你们不知足,这能怪谁,你们这样的人我不会要。」

「你不给我们,我们就死在这里。」

赵新宇盯着一个说话的中年女人,他知道那个女人是罗三的老婆,当初在罗镇那可是出了名的泼妇。

「你死不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就是你们这些人,有本事去开发商哪里取闹,别以为我好说话,就你们这种人我见得太多了。」

说完这话,赵新宇看都没多看那些人一眼,直接进了厂子。

看着厂门关上的罗三一群人一下傻了眼,他们一个个看向王厂长,眼眸中满是可怜。

「你们还真的不值得可怜,我好不容易将董事长喊来,你们说些好话,他或许会接受你们,让你们留下来打零工,你们却拿院子说事,你们的事情以后不要来找我。」

当王厂长进入厂子,一群人都傻了眼,看看门前一个个冷冰冰的门卫,所有人眼神中满是懊悔,他们中不少人都怒目看向罗三。

「都是你,如果当初不听你的话,我们都在楼兰镇,现在倒好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一向嚣张跋扈的罗三夫妻此刻也没有了任何主意,他们很多时候无理取闹,可现在他们连个闹腾的对象都没有,而且他们也知道此刻的他们和赵新宇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他们就是再闹也没有任何的结果。

罗三他们的闹剧当然很快就被楼兰镇的人知道,从罗镇搬迁出去的那些人都感到庆幸。

这如果当初他们听从罗三这些人的蛊惑不去搬迁,现在的他们或许也和罗三他们一样样,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王厂长的办公室中,王厂长满脸尴尬的看向赵新宇,赵新宇微微叹息一声,「你也看到了,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错在哪里,这种人你就是帮了他们,他们都不会感恩。」

王厂长苦笑一下,「董事长,罗三他们过来说,果汁厂那边也快

要停工,停工期间所有工人都没有工资。」

「没办法,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想到自己在厂子搬迁的时候,专门让王厂长去问过工人们,可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都愿意留在厂子。

「这个我也知道,我们不少人都过来找我,我也和他们说了,现在厂子的工人足够,他们中很多人都后悔了。」

赵新宇摇摇头,「咸水湖那边情况怎么样。」

「咸水湖那边现在也只能捕捞到一些小的海鲜,根本看不到有大海鲜,他们早就说要购买鱼苗,可到现在也没有见实践,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

「咸水湖的面积好似开始缩小,楼兰镇的湖泊的水量也减少,这段时间他们大面积栽种酸溜溜,已经发出通知,要限制居民的用水量。」

赵新宇不由得摇头,咸水湖、楼兰镇的湖泊中的墨玉草早已失去了作用,如果他们不梳理的话,不少泉眼就会被堵塞,水量必然会减少。

原本在他的计划中接下来开发,他会找寻另外一处水源,开发另外一个湖泊,另外一处湖泊来灌溉种植的酸溜溜。

只不过罗布泊根本不去想找寻水源,而是一味的利用现有水源,而且他们浇灌设施的原因,会浪费大量的水源,这就导致地下水慢慢枯竭,如果他们继续下去的话,楼兰镇的湖泊也会慢慢消失。

「王厂长,这些咱们也没有办法,还是那句话,今年咱们的酸溜溜面积就那点,你的盘算着出货,别像一起一样,代理商和你说几句好话,你就多给一些。」

王厂长尴尬一笑,「知道了,黑色帝君呢?」

「黑色帝君还想以前一样,可以适当的多给他们一些。」

和王厂长闲聊了一会,赵新宇离开厂子,看看前面的作坊,赵新宇也没有过去,而是信步走向绿芒种植的区域。

远远看去,那一片区域一片绿色,将近两米高的苜蓿随风欺负,就好似一片绿色海洋一样。

隐没在苜蓿中的绿芒长大了不少,随便一株差不多都有一米来高,陡然间赵新宇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一株隐没在苜蓿中的绿芒上面挂了三个绿芒,不过上面却有了口子,也不知道是被沙漠狐、还是兔子咬开。

赵新宇没有理会,他继续找寻,随后发现,不少绿芒上面都有几个绿芒,找了一个没有被吃掉的绿芒摘下来。

打开绿芒,只是一口,赵新宇的眼睛就是一亮,清凉甘甜的果汁让他整个人都有一种飘起来的感觉。

相对于无忧谷、空间以至于红石崖的绿芒,真正生长在沙漠中的绿芒味道更胜一筹。

三口两口将一个绿芒干掉,赵新宇就在苜蓿地中开始找寻,将没有被沙漠狐、兔子啃食的绿芒收集到纳戒中。

陡然间,赵新宇的身子一凝,他听到了一种喃喃的吼叫声,空间有着无数青狼、老虎让赵新宇能够听出这是动物幼崽发出的声音。

沙漠狼?

带着一丝意外,赵新宇朝着一片区域过去,当靠近那片区域的时候,他看到了两道通体雪白,上面有着一个个酒杯大小斑纹,体型差不多在一米七八的白色豹子。

赵新宇在看到两头白色豹子的时候,两头豹子也盯着他,两头豹子呲着牙,发出低低的吼叫声,驱赶着这个不速之客。

随着黑风的一声低吼声传来,两头白色豹子身子一震,低吼变成了呜咽,身子更是颤抖起来。

赵新宇拍了拍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黑风,黑风转头再次没入到苜蓿中,黑风才不会担心自己的老大被两头豹子伤到。

熟悉野生动物习性的赵新宇对着两头白色豹子做了个手势,鸿蒙空间

的气息从体内弥漫。

当这股气息将两头豹子笼罩在其中,两头豹子瞬间安静下来,他们满是迷茫的盯着赵新宇。

看到这一幕,赵新宇慢慢靠近两头白色豹子,当他的大手触碰到一头豹子后背的时候,豹子躲闪了一下,不过随即安静下来,任由赵新宇大大手放在他的背上。

赵新宇轻抚了几下,大手放到了豹子的嘴前,他的手上多出了一点空间水。

豹子看了他一眼,添了一下手心的空间水,等他抬头的时候,眼眸中仅存的那一丝警惕也跟着消失,他冲着赵新宇低吼了几声。

赵新宇抬手在他的背上轻拍了几下,目光落在他们的身后,他看到在一片苜蓿中有着四个毛茸茸的小家伙。

赵新宇眼眸闪烁了几下,他拿出手机给这一家子拍了一张全家福,有专门给两头成年豹子拍了几张特写,而后将照片放到了帝君集团官网上,询问这是什么豹子。

收起手机,赵新宇将这一家子都收进空间,其实他心里已经差不多肯定了这一家子应该是生活在这片区域的一种独有的物种雪豹。

只不过他疑惑的是,雪豹一般都是生活在远处的大雪山中,这现在怎么就跑到了莫问镇周围的苜蓿地中。

这也是自己想要过来看看绿芒,这如果是普通工人的话,弄不好就会出现意外。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