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第七百二十四章 谁是猎物

一片山林中,高大的常绿阔叶林。宽大的树叶在微风吹拂之下,发出沙沙的声音,虽说太阳已经高升,可山林中却依旧阴暗。

七八到身影不断变换着位置,从远处急速而过,每一个的眼眸中满是警惕。

一夜的追杀,让他们每一个的眼眸中有着一丝疲惫,不过他们却没有一丝睡意,每一个的心里都憋着一口气。

一个被他们重创的皇武境,数十人围杀,不单单没有被他们找到,反倒是他们这边不断折损。

而他们数十人分成几波,让他们感到无语的是,每每合围快要成功的时候,那个该死的家伙总能从一个他们没有人围堵的区域逃出升天。

他们每一个在组织中都是精英,被一个生死之敌这样玩耍,他们如何能够接受,这事情要是传回去,让人用屁股都笑话死了。

“该死的,藏到哪里去了。”

“大人说了,他身受重创,又接连动手,他根本跑不远,一寸一寸慢慢找,我就不信他还能上天入地,找到他,让他慢慢死。”一个面目狰狞,五十上下的中年大汉眼眸中满是怒气。

他身上的衣衫没有多少完整的地方,破破烂烂,脸上还有这一片片青黑,这些都是在追杀赵新宇他们的时候,被丢出去的手雷余波眷恋留下来的痕迹。

远处,一道身影凝立在一株大树之下,他的眼眸中满是寒意,一张龙形面具将整张脸遮挡在后面,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乌黑的头发上满是露珠,偶尔间,一颗颗露出滑落流到面具上瞬间滴落。

抬眼看向天空中被惊飞的鸟类,赵新宇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

皇武境后期的他对上圣武境只有死路一条,此刻的他不说是对上圣武境,就是对上同等级的皇武境后期,他也没有太大的胜算。

可说到逃,在这样的山林中,他就是王者,因为他身边有着三个忠心的伙伴,再加上这几年从白昊天、张建业他们身上学到各种生存法则,只要对方不是手拉手拉网式的搜寻,他都能找到机会逃出去。

“老大,他们要追上来了。”一声轻微饿的响动,一头体型硕大的大家伙从一簇灌木中钻出来。

赵新宇点点头,“黑风,咱们应该进入到采凉山了吧。”

“进来了,金痕、金羽他们已经规划了路线,只要咱们走,他们根本没办法找到咱们。”

赵新宇身形口气,“既然他们都主动送上门,咱们不接待一下人家,咱们又是风度。”

“老大,可此刻你的伤。”

“没事,这也算是一种磨练吧。”

“给他们留点线索,让他们跟上来。”说话的同时,赵新宇手掌翻动,手上多出一个瓶子,揭开瓶子,树下就多出了一滩发黑的血迹。他伸脚在周围踢了几下,踢起来的泥土将血迹掩埋了一多半。

“黑风,咱们走。”一人一兽很快消失不见,空间中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能量波动,刚才站立的大树下还有着一丝丝血腥弥漫。

上午,阳光穿透树叶之间的缝隙落在阴暗的地上,不远处一道道身影闪烁,带着警惕在仔细搜寻。

他们不知道就在此刻,他们要追寻的敌人就趴在他们不远处,一刻枝叶茂密树杈之上。

不同于逃离时候不断留下气息,趴在树杈之上的赵新宇身上没有一丝气息波动,整个人就好似一块顽石一样镶嵌在树杈之上。

赵新宇眼眸闪烁着一丝丝寒芒,如同鹰隼一样盯着一道不断靠近倭人高手的身上,皇武境中期,在距离他四五米的地方还有这一个天武境后期的高手,两人神色中满是警惕,不断变换着位置,生怕那个该死的敌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狙击他们一下。

两道身影慢慢靠近赵新宇所在的大树,他们不时的回头看一下不远处的同伴,显然他们不敢和同伴距离太远。

就在皇武境高手走到大树下,远处传来一阵躁动,相距不足五米的两人同时转头看向有声响发出来的方向,他们看到一头野猪冲向他们的同伴。

他们是虚惊了一场,可却给了赵新宇机会,赵新宇身躯微微向后,借用树杈的弹力,如同离弦之箭一样,整个人暴掠而出。

在赵新宇落地的同时,一拳就轰向皇武境中期的脑袋,另外一只手一张,一捧银芒闪烁,银芒瞬间就将近在咫尺的天武境高手笼罩在其中。

能够在灵气稀薄的年代修炼到皇武境,倭人也不是凡人,他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赵新宇,他身子一缩,脑袋一侧,想的是躲过了赵新宇的一击。

却不想赵新宇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点,一拳未老,顺势就砸在了他的肩头。

“咔嚓。”皇武境中年人惨嚎一声,半个身子就耷拉下来。

赵新宇根本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另外一只手就抓在了他的脖子上。

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皇武境中年眼睛凸出,眼眸中满是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敌人击杀,而他更是想不明白,被他们重创的猎物还敢在路上将他们当成是猎物。

在他脖子被赵新宇扭断的同时,天武境高手身子一僵,整个人靠在了一株大树上,他的脖子、前胸有着一道道银芒,将近三寸的粗大银针只露出一小截。

这边皇武境倭人惨嚎马上引起了同伴的注意,他们快速过来,不过在他们过来之后,只是看到了两具同伴的尸骸,而赵新宇却已经再次没入到丛林中。

急速隐遁的赵新宇听着远处一声声咆哮声,他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冷意,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更是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快感。

采凉山不同于三焦山,现在年代哪怕是采凉山的外围区域,不再为生活所困的村民们都不会轻易进入。

这也导致采凉山的生态在慢慢恢复,哪怕是在外围区域,一切都保持着最为原始的状态。

一处隐藏在山脉中的山谷,山谷之内还有这一片片乱石,乱石连成一片,在参天古木的笼罩之下,显得层层叠张,其实磅礴。“黑风,通知金痕、金羽,盯着他们一点,我先恢复一下。”

虽说再次击杀了两个敌人,其中一个还是皇武境中期,赵新宇也不好受,他必须的尽快恢复,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再次动手。

一簇灌木笼罩的乱石从中,赵新宇盘坐下来,吞服了几枚丹药,身上气息波动,很快入定。

此刻文赢阁中,白昊天、白昊日、李飞、秦亚洋四人神情凝重,虽说受伤,可白昊天他们却没有心思去恢复,他们在客厅中走来走去,眼眸中满是担忧。

“天哥,新宇不会有事吧。”想到昨晚敌人的强大,赵新宇又是身受重创,秦亚洋看向白昊天问道。

白昊天摇摇头,“黑风、金痕、金羽都在新宇身边,在山林中,只要新宇不冲动不会有事。”

可这都多长时间,他也应该回来,即使不回来,也应该给咱们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或许他在那个地方疗伤。”

突然四人同时看向窗外,随即四人的神色有点不自然,他们看到杜梦楠、关冰彤、刘凤英从外面进来。

“天哥,怎么办。”面对强大敌人,秦亚洋不会慌张,可杜梦楠三人的出现,却让她是分寸大乱。

“不要慌。”在说话的同时,白昊天对着三人点点头,四人都坐回到沙发上。

杜梦楠三人从外面进来,在看到客厅中的四人,三人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天哥,赵新宇没过来。”

白昊天呵呵一笑,“新宇,出去办点事,很快就会回来。”

杜梦楠点点头,不过心细如发的刘凤英却从白昊天、白昊日、李飞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不同,三人的脸色有点难看,这让刘凤英的心头微微一缩。

“天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虽说刘凤英没有经历过生死大战,可她却也是一个修炼者,她更是知道白昊天三人的修为已经是极高,可现在他们的脸色却很是难看,而且眼眸中更是有着一道道血丝,显然那昨夜他们都没有睡觉。

刘凤英这一问,杜梦楠、关冰彤两人也反应过来,两人的心头微微一沉,“天哥。”

白昊天目光闪烁了几下,“没事,昨夜出了一点小意外。”

“他呢。”

“新宇。”被刘凤英看破,白昊天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深吸口气,白昊天也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了多久,他将昨晚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听白昊天说完,杜梦楠三人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四人受伤,他们遇到了什么样的敌人,而赵新宇为了让白昊天他们脱险,更是自己引开敌人。那受伤的他现在怎么样了。

“梦梦,新宇身边有黑风、金痕、金羽,在山林中他不会有事,他或许此刻正在赶回来的路上,你们也不要担心,”话虽这样说,可白昊天自己的心里也没有底气。毕竟赵新宇要面对的可是数十个敌人,其中更是有两个圣武境,十几个皇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