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青第二百九十二章 太欺负鱼

  相比腾云驾雾之术,纵地金光之术,自是迅捷无数倍。

  当二青再出现时,已在千里之外。然而,他施展此术,并非为了逃跑,只是为了展现一下自己的本领罢了。

  是以,当他再出现时,便没再继续施展此术,而是施展了个隐身之术,睁开眉间竖眼,于云端下瞰,俯视这片大地。

  两天后,在一片山林里,青挖了株灵药后,再度腾空。

  结果便听到下方传来一道声音。

  “师兄,你速度快,你去前方包抄,我就不信抓不到这只獾妖。”

  红衣少女面带煞容,指挥着一个白衣青年。

  在他们的身前,一只獾妖于林间奔跑,身形瘦削,奔走疾速。

  二青闭上眉间竖眼,静静看着下方一追一逃的人与妖。

  不知何时,一道枪芒从天而降,直接将那狂奔中的獾妖一枪钉在地上。紧接着,便是一道豪迈的声音传来,“哈哈哈……师弟师妹,这只獾妖,为兄便笑纳了!”

  “明流师兄,你好讨厌!为什么抢我们的猎物?”

  少女停下身来,跺着脚,噘着小嘴,不满地说。

  那白衣青年对此,唯有报以苦笑,道:“明流师兄的追命夺魂枪越来越娴熟了,想来离那千里追魂的境界,应该也不远了吧!”

  一道黑色身影一闪而至,拔起地上的黑色长枪,顺手将那獾妖的尸体扔进乾坤袋,道:“哪有那般简单,十里外就已经射不准了!”

  顿了下,他笑问道:“你们收获如何?我杀了六只小妖。”

  “我和明月师妹两人加起来也才七只而已!”白衣青年摇头轻叹起来,道:“这妖怪,真是杀都杀不完啊!”

  黑衣青年明流嘿笑了下,道:“我听一些前辈讲,百多年前,咱们这方地域,那可是妖魔遍地啊!那些妖魔以我们人类为食,并以丑为美,逼得咱们人类不得不自毁容颜。咱们那小师叔祖的面容,听说就是当初自毁掉的。咱们算好的了,没生在那个时期。”

  “难怪小师叔祖一见到妖怪,就跟疯了似的,不死不休!”明月恍然点头,末了道:“明流师兄,我们一起吧!等把这些妖怪赶进落霞山,到时师祖们在这落霞山设下阵法禁制,那些妖怪就出不来了。”

  “听说那落霞山中,还隐藏有不少大妖,也不知道师叔祖他们此行顺不顺利!”白衣青年叹了句。

  而后三人结伴,朝深林中疾掠而去。

  二青没有去理会这三个人类,只是不由自主的想到百多年前,这方地域的妖魔兴风作浪,把人类当成食物,串成一串串。

  而如今,仙妖大战结束,几大妖圣隐匿,妖王妖帅死伤殆尽。

  如今人族修士崛起,对妖类展开追剿,那些小妖,已难再起波澜。

  不知那些妖类想起百多年前,他们的王造下的孽,如今却要由他们来偿还,又是何感想?

  也难怪那些人类修士在见到他这大妖时,会直接出手。

  在这方地域,人类与妖类,那是世仇啊!

  不知在那南赡部洲,在曾经某个时期里,是否也曾发生过人与妖不停争斗,相互厮杀的事呢?

  二青摇了摇头,甩开这些念头,开始仔细搜寻灵药。

  如此这般,又过了几日,二青看到的争斗,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妖类死伤惨重,也有人类修士死于妖爪。

  甚至二青还见过一只大妖被围攻,最后见逃脱无望,拉着两个围剿他的强大修士,一起同归于尽。

  看到这种事情,二青没有再像曾经那样义愤填膺,也没有再像曾经那样贸然出手。因为,在他的眉间竖眼里,双方的杀孽都不少,都不是善茬,谁死不死,也和他没什么关系。

  或者说,都死了才好!

  不论是人类,还是妖怪,他们都有自己的立场。

  这已经不再关乎善恶,而是转变成了立场的问题。

  人类从那妖魔的奴役中挣脱出来,不想再度沉沦,甚至是向妖怪复仇,拿妖怪出气,这无可厚非。

  而妖怪要生存,要反抗,那更是理直气壮。

  他能帮谁?

  谁也帮不了!

  ……

  这一日,二青来到一处险奇之地。

  那地方,巨石成柱,如枪似戟,排布成林,云雾缈缈,老藤攀挂。石峰下,水波碧绿,石柱间,猿跳鹰飞。

  延着这排布成林的石柱向前,数十里后,可见一汪绿湖,隐藏于这深山之中。那绿湖,千丈巨,四周峭壁险陡,如刀削斧凿。

  高崖上,古木成林,树涛卷浪,随风伏起。

  一声禽唳,从空中传来,只见一只翼展数十丈的巨禽,一头扎进那千丈绿湖,如铉月弯钩似的铁爪,瞬间探入湖中。

  那绿湖中,有一条紫色巨鱼,巨鱼唇角两边有数根鱼须,头顶还有一根如同天线一般的触角。

  仿佛是感觉到了危险,那紫鱼一甩鱼尾,数道水箭破水而出。

  那巨禽双爪本已探入湖中,可见此情形,却不得不振翅高飞。

  巨鱼感觉到了威胁,潜入湖中,瞪着紫色的双眸,幽幽地盯着空中盘旋的巨禽。良久,巨禽只能望湖兴叹,无奈飞去。

  二青轻叹,这方地域,越来越乱了,人与妖之间相互残杀,精怪与精怪之间,也同样因为生存而存在着厮杀。

  就如同这只巨离与湖里的紫鱼一样。

  不过二青并没有去理会这些事情,没有去杀这只巨禽,而是看向湖中的紫色巨鱼。

  对于鱼类知识非常有限的二青而言,这只鱼是什么物种,二青完全分辨不出来。他只是睁开眉间竖眼看了看,而后随手一指,一道玄光飞入湖中,射入那紫色巨鱼的脑袋。

  那紫色巨鱼一愣,而后呆呆看着空中浮现出身影的二青,接着浮出水面,向二青点了点头,仿佛像在叩首。

  这是一只精怪,一只还不懂得化形的精怪。

  它不懂修行,唯有凭着本能,去吞吐月华和天地精气。

  二青给的引气术,让它明白了自己的浅薄与渺小,它怀着感恩的情绪,在向二青‘叩首’,脑袋一点一点。

  结果却发现,二青大手一探,从那湖底拉出一根‘水草’。

  于是,它哭了!

  太欺负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