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你们两个啊……

“昭姬,贞姬,好久不见,还有芸儿你也在啊。”唐姬将刘民放到地上之后,看着前来接自己的蔡琰,蔡贞姬等人,笑了笑说道,在场她真正认识的只有几个。

贾穆有些尴尬的看着唐姬,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道,“唐妃,请了。”没办法,贾诩没在家,只能是他这个家中老大带着自己妹妹贾芸前来迎接。

相对来说贾穆和唐姬当初不算太熟,但贾穆只是看着呆,实际上也不蠢,他虽说小唐姬三岁,还不至于连(情qíng)况都不明白,所以在招呼唐姬的时候颇有些低声下气。

“好久不见啊~”贞姬抬手说道,随后两眼放光的说道,“哇,你儿子长得好快!”

“这些年还好吧。”蔡琰欠(身shēn)施礼,她很清楚李优就是李儒,而蔡琰估摸着唐姬也猜到了,而对方能来,说实话蔡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没来的时候有些想念对方,突然真出现在自己面前,蔡琰还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现在得生活,蔡琰并不想被人破坏。

“当年我能从洛阳完整的出去,你就应该明白我过的很不错了。”唐姬平静的看着蔡琰,双眼一如当初那样的和善,“说来出了洛阳之后,反倒轻松了很多。”

“是啊,没有了那些人和事,随心了很多,不过你真的很心宽啊,若是被许子将看到了,大概真的会很好奇你的心态吧。”蔡琰缓缓地说道,心安的同时又有些好奇唐姬的心态。

和贾穆明白前因后果,陈曦知道前尘往事不同,蔡琰完全不知道是贾诩将唐姬倒腾出洛阳的,否则的话,也不会如此。

不过也是关心则乱的缘由,以蔡琰的智慧本应该在看到贾家和她一样来接唐姬的时候就明白前因后果,但很明显,蔡琰没有留心这一方面,甚至连贾穆的神色都没有太过留心。

完全不像是以前那样见微知著,毕竟对于现在的蔡琰来说,唐姬是唯一的朋友,李优则是为唯一真将她当作子嗣的长辈。

蔡贞姬听到蔡琰的话,随意的撇头看了看,她和唐姬虽说熟识,但真要说关系也就算是较好,而且也不存在蔡琰那种心态,因此一早就注意到了贾穆,这是贾家的门面啊。

虽说非常不可思议,但摒弃所有不可能之后,当年是贾诩将唐姬倒腾出去的反倒非常的合理,能在那种形势下,将唐姬完完整整的送出去的,回头结合眼前想想,貌似还真就贾诩可以黑客。

因而蔡贞姬瞬间就猜测到了别的东西,有了这个猜测之后,蔡贞姬还真就不担心了,贾诩这不是还没死吗,而且看面相,寿岁不是还有个几十年吗,人家唐姬能来,肯定不是来作死的。

唐姬淡笑着对贾芸招招手,然后贾芸就笑着过去挽着唐妃的胳膊,“唐姨,你这几年都不来看我了。”

“回颍川了,没办法来看你了,一眨眼你居然这么大了。”唐姬一脸感叹的说道,当初贾芸才三四岁,她也才十一二,现在贾芸都十六岁了,时间过的真是够快的。

贾芸有些脸红,而同归的甄宓等人则是一脸无语的看着唐姬,这口气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

蔡琰微怔,默默地抬起胳膊,用绣袍遮住阳光的时候,遮住自己的面色,她就是心不在焉,听到唐姬的口气也明白了前因后果。

这个时候已经理清前因后果的蔡琰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贾穆,然后看着唐姬说道,“我有些想念当初我们无忧无虑的时代了,当初我们一起游园的时候何曾想过后来。”

“是啊,也不知道我和你还是否能如当初那般秉烛夜谈。”唐姬淡笑着说道,完全理解了蔡琰话中的意思。

蔡贞姬翻了翻白眼,果然蔡琰和唐姬需要点时间好好交流了,分别六七年,虽说一如当初一般保持着曾经的感(情qíng),但是这份友谊到底会因为话不投机逐渐变淡,还是会变得更加醇香,其实双方都不太有底。

自然唐姬被蔡琰带回了蔡府,贾穆几乎对蔡琰千恩万谢,毕竟贾穆收到唐姬来邺城这一消息的时候,唐姬已经几乎要到邺城了。

那个时候给唐姬建造独立院落也来不及了,只能花钱买了一处还算不错的住处,但当前邺城这鬼地方,这么着急的买(套tào)院落,就算是贾家有权有钱,也不是瞬间能找到好地方的。

最后贾穆只能先买了一处甄家的小别院,总不能直接让唐姬住到贾家吧,那不是要命吗?

而蔡琰将唐姬安置在自己那里,可以算是当前最好的选择,不管是从人(情qíng),还是从关系上讲,安置在蔡琰那里都比驿站,别院什么的靠谱。

“蔡府啊。”唐姬站在门口看着牌匾一脸感慨的说道。

“嗯,走吧,我这里你也不用在意,上下除了侍女,没有一个男子,随意就好了。”蔡琰拉着唐姬的手说道。

“那你不怕有人晚上来打你主意?”唐姬偷笑着说道,一路行来她也见到了不少关于蔡琰的宫闱,主角貌似都固定了。

“你想多了,一方面这里的治安很好,另一方面也不会有人蠢笨的会来打我主意。”蔡琰一挑眉淡笑着说道。

进入内院之后,唐姬将儿子丢给侍女之后,随意的打量着蔡琰的住处,“除了闺房,就是琴房和书房啊,你不无聊吗?”

“还有私塾。”蔡琰淡然的说道。

“我可以去书房看看吗?”唐姬询问道。

“我带你去。”蔡琰点了点头,带着唐姬推开自己那大的有些不正常的书房,然后一架一架的书,看的唐姬发愣北宋小厨师。

“你这是将天下世家的书都抢了吧。”唐姬沉默了很久之后开口说道。

“没,我只是将拓印的典籍都收藏了一份。”蔡琰摇头说道,唐姬无语,随手从那一排明显有翻阅痕迹的典籍中抽了一本。

“你居然连这种书都收藏,而且为什么你这书纸质这么好的同时还带图!”唐姬面色通红的看着神色冷淡的蔡琰手上拿着的那册书,随后又神色诡异的问道,“你看的时候是什么心态?”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蔡琰如是说道。

“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嫁人算了,你已经动心了。”唐姬没好气地说道,然后又仔细的翻了翻蔡琰的书架,有整整一排都是她手上的这种,而且完全不是唐姬在路上随手买的那种草纸版。

蔡琰随手也抽出一本,“不要用那种神色看我,现在这些书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研究价值了,准确的说,对于我来说当前天下世家半数左右的书,其中核心都是重复的,乃至共通的。”

“我十年前就给你说过,你迟早找不到书看。”唐姬没好气的说道,“能到现在还有书看也亏先有蔡中郎编修东观藏书,后有陈子川收天下典籍。”

“也确实。”蔡琰点头,并没否定唐姬的话。

“当年蔡贞姬让你私奔你不私奔,现在要是再错过,那可真就没有第三次了。”唐姬叹了口气,随意的坐在蔡琰书桌旁的椅子上,“我不信你对他没什么想法,也不信他对你没什么想法。”

看着懒散的唐姬,蔡琰就知道,对方并不像自己了解的那样看重李儒弑帝那件事,相反对方早已恢复了正常,之前自己所了解的一切都不过是伪装而已。

“我和他不适合。”蔡琰将椅子放好,然后伸手撑着脑袋,一副慵懒的神色。

“你的合适要求太高了,卫仲道就算是不死,和你现在也不合适了!”唐姬没好气的说道,“你再这样就等着孤独终老好了。”

“看到你还如当初一样,我就知道我不会孤独终老,终归我还有一些可以让我透露心声的朋友。”蔡琰笑着说道,并没有因为唐姬提起卫仲道而感觉不满,她早已走出了(阴yīn)影。

“就你的(性xìng)格,我很好奇,除了我还有谁能让你透露心声?”唐姬叹了口气说道。

蔡琰的(性xìng)格看似随和,但是本(性xìng)却非常高傲,看似和谁关系都能处的很融洽,但说实话总有一种疏离感,就像同样是花一样,莲花只适合远观。

“所以才找你和我住在一起啊。”蔡琰用一种温润,带着一种奢求的口气对唐姬说道,说不孤单是假的。

“我陪不了你太久的,而且我也不可能一直陪着你。”唐姬叹了口气说道,蔡琰这糟糕的处事习惯,这种跟每个人都能相处得很好,但是很难走到别人的圈子里面啊。

“早点找人嫁了吧,昭姬,再拖下去,你连适合的都没有了,你总不能还如当初那样赌气说,琴和书陪你一生这种话吧。”唐姬看着略带思虑的蔡琰说道,她能看到蔡琰眼中的犹疑。

“嗯。”蔡琰回答道,至于到底是什么意思,恐怕只有看着蔡琰双眼的唐姬能读懂重生大清太子(系统)。

“看来我是说服不了你了,不过你确实动摇了,并不像当初那么坚定了,这是一个好消息,不过不要再拖了,你的青(春chūn)在已经浪费七年了。”唐姬看着蔡琰说道。

蔡琰扯了扯嘴,提起这句话,她不由的想起唐姬那个看起来已经有五六岁的儿子,当初她也嫁人了,好吧,她嫁人失败了。

“你就住在我这里吧,随我看看书,给前来上学的女子讲讲礼仪好了,刘太尉治下的学风很浓,女子也有好学之辈。”蔡琰缓缓地开口说道。

“他教你打发时间的方法吗?”唐姬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突然感觉你也变得烦了。”蔡琰略带不满的说道,“不过教书确实(挺tǐng)适合我的,而且有一些真的非常聪明。”

唐姬其实一直在观察着蔡琰,而很明显,蔡琰的关注点和她完全不一样,唐姬闲聊下来,其实也已经差不多看出来了,蔡琰完全是自己给自己在找麻烦。

“找时间你还是和陈子川摊牌了算了,你要么不嫁人,要么赶紧下手。”唐姬无奈的说道,“这一方面我能帮你的不多,主要靠你自己,虽说好几年没见你了,但是你的(性xìng)格变化不大。”

“你这么说是想说什么?”蔡琰微微发愣,缓缓地开口说道。

“你想想你的(情qíng)绪起伏,你就算是看这个也没有什么(情qíng)绪起伏吧。”唐姬将桌面上的宫闱拿下起来摇了摇对蔡琰说道,“和你谈了这么久,你有(情qíng)绪起伏的时候你自己想想。”

蔡琰微微发怔,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注意不到这一点,也不会去思考这些,但是唐姬开口之后,蔡琰才骤然发觉,自己在对待陈曦的时候有明显的(情qíng)绪偏向。

“不管是烦躁,还是不愿意提及,你做不到如同对其他人那样一视同仁了,虽说我在你的书架上看到了这种书,但是你说思无邪的时候,我就明白,你和我的不同,而且我也信你绝对做到了。”唐姬叹了口气说道。

“还真是如此……”蔡琰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过那种带着研究的眼神让唐姬深感无语。

“算了,你自己的事(情qíng),自己解决吧。”唐姬叹了口气说道,蔡琰的(性xìng)格有些过于淡然了,“不过如果说之前我看好你和陈子川能结合的话,现在的话,我已经放弃了。”

“算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我和他的可能(性xìng)非常非常小的,这一点其实我和他都知道。”蔡琰笑了笑说道,仪态姿容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那能怪谁?”唐姬无奈地说道,随后拿起桌面上的书,摇了摇,“我这一路看了不少这种你和他的宫闱,以我对于这群家伙的了解,恐怕陈子川也看过同类型的,甚至还看过你和他为主角的宫闱,我很好奇,看完之后,他看你的眼神。”

蔡琰将唐姬手上那本书收了起来,放到书架上,一边整理书架,一边开口说道,“你是好奇我看了这些书之后看他的眼神吧,我第一次见到这种书,还是从他那里没收的,所以你想看的我都看过了。”

“你没打他?”唐姬问道。

“没。”蔡琰头都没回。

“那他是白痴吗?”唐姬以手扶额,这两个白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