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第三千三百零六章 要试试吗

巴拉克和萨赫勒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然而双方默默地点头,他们也明白什么叫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如果他们能伪装成汉军,沿着汉军的路线往回行走,诚然是骗不了斥候和探马,可战鹰绝对没有办法分辨出来双方的区别。

等到汉室大部队开始攻打坎大哈,理论上已经封锁了进出的道路,在背后不可能出现敌人,全力攻伐坎大哈的时候,他们一支奇兵背刺汉室的话,能打出多么夸张的战绩都不算意外。

“如何,巴拉克,是赌一把,还是听从卡皮尔那可能已经被汉室知道的计划?”古玛拉笑眯眯的看着巴拉克询问道。

“绕道,换装备假装汉军,走汉军的通道。”巴拉克深吸了一口气,果断对着古玛拉说道,至于卡皮尔的命令,事急从权,临机决断就是了,相比于可能已经暴露了的计划,这个计划在巴拉克看来更出乎预料,就算是汉室也很难想到自家会这么干。

“换装备吧,辎重队那边有我们缴获自汉室的甲胄,换上就是了,然后其他人只能穿那种汉室内衬的布甲套在我们麾下士卒皮甲的外面了。”古玛拉见此点了点头说道。

“旗帜上写个什么?”在快速换完装备之后,巴拉克看着从远处观察已经看不出来区别的北贵军团满意的点了点头。

“旗帜我记得我已经做好了,有曹,有汉,还有一些其他的,都是我这半年观察的,不过建议你打汉旗和曹旗就可以了。”古玛拉谨慎的说道,既然要做那就做到最好,尽量不要出现破绽,要是因为这些细节功亏一篑那就糟糕了。

“好。”古玛拉点了点头,然后将他们的旗帜换成了炎汉的旗帜,再之后就如古玛拉安排的那样命令战鹰去勒齐斯坦沙漠进行侦查。

大约数天之后,战鹰便有了回复,兵贵神速的曹操带着物资辎重在先锋出发之后,自己也率领接近十万的步骑朝着坎大哈的方向杀去,当然贵霜在天空侦查的战鹰,汉军也有发现,可就像古玛拉所想的那样,汉军并没有多想。

“汉军大部队出发了,兵力规模非常庞大,步骑混成。”古玛拉唏嘘不已的将战鹰搜集到的情报告知了萨赫勒和巴拉克两人。

“那我们现在就拐过去啊?”巴拉克清点着自家的粮草,有些担心的询问道,他们准备的粮草虽说够多,可一来一回消耗掉的也不是少数,而且古玛拉的计谋注定了巴拉克接下来要补充粮草颇为困难。

“嗯,拐过去,沿着汉军的行军路线前进吧,吊在汉军一百多里之外就可以了。”古玛拉叹了口气说道,巴拉克和萨赫勒闻言皆是点了点头,这件事的难度并不是很离谱,只要控制的好,就能一直保持。

随后两日巴拉克和萨赫勒转身东进,迅速并入到汉室那条在勒齐斯坦沙漠之中开拓出来的直达坎大哈的路线,而期间也如古玛拉所估计的那样,并没有暴露。

战鹰毕竟不是人,如果是人类斥候或者探马,肯定能一眼发现问题,就算是离得远看不清楚是不是自己人,也会将这件事汇报给上司,之后一层层查证,很快就能发现问题所在。

可战鹰区分的方式非常简单,铠甲,武装,行军方向和旗帜,至于更为细节的那些,战鹰又不是人,除非汉室能搞到内气离体,甚至是匈奴那只破界鹰,否则也只能用这种简单的方式来判断。

毕竟战鹰存在的意义从一开始也就是远距离侦查预警,并不需要太过精细的分析和判断,再说战鹰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

“居然这么简单?”巴拉克走在曹军后方一百多里的道路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古玛拉,哪怕他之前就知道古玛拉的计划,很难出现大的问题,但这么顺利,也还是有些出乎预料了?

“难道你想看什么乐子不成?”古玛拉翻了翻白眼说道,“这个计划最危险的两个地方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只要我们自己不作死,一般不会暴露的。”

古玛拉心知自家的计划就缺憾而言,也就只有一开始进入汉军视觉盲点,以及从视觉盲点绕到汉室行军路线的背后这两个缺憾,过了这两个缺憾之后,剩下的也就是自身的操作问题了。

可解决了这两个之后,只要自家不作死,不要跳的太离谱,其实很难被对方发现的,如果那个纯白军团还在这里,古玛拉可能还会放弃这一计划,毕竟鬼知道那个军团的巡逻范围有多大,可既然那个纯白军团不在,那么五十里的斥候侦查范围就是极限了。

剩下更大规模的只能说是战鹰预警范围,而畜生终究是畜生,不管如何都是不可能代替人类的。

至于汉室可能猜到的坎大哈那边有可能派兵袭击赫拉特这个,说实话,坎大哈是否真的派人去袭击了,赫拉特那边都不会有什么怀疑。

因为无法确定贵霜军团是在路上,还是自家的猜测只是猜测,因而坎大哈和赫拉特这边驻守的汉军和北贵士卒其实都是抱着对方来的话,自己就小心应对,对方不来的话,再好不过。

因而要说是猜测之中的敌军没有抵达,而产生其他的怀疑,真的不现实,这个想法可能有,但绝对不至于怀疑到古玛拉现在干的事情上,哪怕汉室找到了北贵暗搓搓的藏在赫拉特外围的粮草,也不可能关联到现在古玛拉干的事情。

最多是认为坎大哈确实是有攻伐赫拉特的想法,而不至于从中推测出敌军现在正在做什么事情,毕竟大家好歹还都是人啊。

“很正常了,只要还是人,都不会留意到这种事情的。”古玛拉颇为淡然的说道,“汉室的智者应该不会逊色于我,但正是因为不逊色于,他们会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

“所以你拿卡皮尔设局?”巴拉克又不是真傻,能被韦苏提婆一世放在开伯尔山口作为最后一道防线,不仅是对于其忠诚的信任,更是对于其能力的信任,虽说一时被蒙蔽,现在也该明白了。

“难道不应该给卡皮尔一个面子?”古玛拉笑着说道,“你不也是给了卡皮尔一个面子,由他来统帅吗?真要说的话,咱们这群人之中统帅最为优秀的不应该是你吗?”

巴拉克没有说话,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当然厉害了,但卡皮尔空降过来,还拿着军魂军团,又出身于赛西家族,巴拉克又不是那种非要不经脑子的货色,自然愿意给对方一个面子。

“卡皮尔其实已经算得上优秀了。”萨赫勒说了一句公道话。

“我真的没说他不够优秀,只是卡皮尔的优秀是在他那个年龄段,而巴拉克的话,说实话,如果有选择的话,求稳,我还是选择巴拉克。”古玛拉抱臂冷笑道。

“好吧,我也愿意相信巴拉克,上次开伯尔山口那么危机,如果不是巴拉克恐怕都出大事了。”萨赫勒非常认真的说道。

“好了,到时候出事我背锅就行了。”巴拉克没好气的说道,古玛拉什么意思他还能不明白了。

“不,你应该说,到最后获胜的话,都是依靠你英明的指挥。”古玛拉笑着说道,而巴拉克只是翻了翻白眼,这话有什么区别吗?其实完全没有,反正古玛拉丢过来的锅,他也甩不掉。

“看来下定决心了。”古玛拉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我手头上有一个玩意儿,挺危险的,而且很容易让汉室对我们更敌视,你们要用吗?顺带着东西这两年威力真的越来越强了。”

“啥东西?”巴拉克的眼力比较好,故而清楚的看到了古玛拉从怀里面掏出来的金色展翅雄鹰,但他没明白这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王帐金鹰。”古玛拉笑了笑,然后从一旁掏出来了一大堆,当年和匈奴做了笔交易,从他们手上买到的。

“你居然敢和匈奴人做交易。”巴拉克不由得停顿了一瞬间,看向古玛拉的神色明显不悦,而古玛拉则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我知道大月氏和匈奴人有仇,可我又不是啊。”古玛拉平淡的说道,“当年被人从朝堂清出来,我闲得无聊,刚好当时匈奴在北方给安息当雇佣兵,我就和他们做了把交易。”

“什么交易,能让匈奴人将王帐金鹰交出来?”巴拉克冷笑着说道,这可是代表匈奴单于的信物,而且古玛拉换出来这么多,你真当我是脑残吗?还有这事青铜的,不是金的。

“这就要看我自家的手段了,反正交易的文书上写的是王帐金鹰,我就信了。”古玛拉笑了笑说道,“顺带一提,上一次在开伯尔山口那边控制那无形意志的就是这个东西哦。”

巴拉克面色凝重了很多,如果古玛拉没有开玩笑的话,那这东西可就不是一般的珍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