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搏命

瞬间原本交织在一起的汉军和罗马军团,迅速被拉开,而后汉室和罗马撤退的命令迅速升起,双方的士卒在听到命令之后,皆是迅速的往己方回撤,只剩下部分的急救兵还在救人。

“撤。”皇甫嵩和尼格尔都没有犹豫,拼命什么的,不适合现在,先撤回去,等下次再说。

汉室数道曳光箭被打入天空,袭击罗马营地那边,到现在依旧没有太大战果,甚至在继续下去,可能会出现在王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被帕比尼安包围的情况。

好在曳光箭成功救了王门一命,哪怕撤退的时候被对面箭雨从侧方招呼,但冲出去的时候,也没少撞死欧洲蛮子。

“哎,算了,打扫营地,修补营墙,做好敌方再来的准备。”帕比尼安看着跑掉的汉军没有一点想要追击的想法,一方面是缺乏动力,另一方面帕比尼安依旧认为自己是侥幸得胜。

没看到包抄计划还没有实施到最后时刻就被汉军发现了,然后对方马头一转,直接从未完成的包围圈撞了出去,将不少的蛮子撞死。

我果然是个菜鸡,帕比尼安再一次坚定了这一想法。

皇甫嵩和尼格尔迅速撤退,整个战场急速恢复了常态,而帕尔米罗则疯狂的给卢西亚诺发消息,然而对方直接处于失联状态,根本不接收任何的消息。

“干,卢西亚诺什么情况?”帕尔米罗有些慌慌的说道,他之前还以为卢西亚诺在说笑,结果现在连撤退居然都不接收了。

另一边撤往伏尔加河那边的皇甫嵩也发觉的不对,他的两支白灾呢,去搞十一军团的两支白灾,怎么没了,难不成十一军团还真上了奇迹不成,可不对啊,如果上了奇迹,之前对方肯定会杀过来,这是出什么事了吗?

“陶升,调动越骑去看看。”皇甫嵩迅速下令道,只要对方没上奇迹,两支白灾就不可能被干死,东欧这边的冬天太冷了,而斯拉夫人和白灾的契合度比匈奴人和汉人强的太多。

“是,将军。”陶升点了点头,然后率领着越骑迅速朝着之前给白灾安排的战场方向冲了过去。

“该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皇甫嵩看着冲入到风雪之中的越骑有些担心的说道,少两支白灾不是什么问题,可罗马要是多一个能将两支白灾剁掉的军团,那麻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皇甫嵩这边心慌的时候,尼格尔那边也没好过,他们都知道卢西亚诺面对的是两个三天赋军团,这是卢西亚诺断线之前给出的最后通知,而现在卢西亚诺还没有上线,由不得尼格尔等人不担心。

“帕尔米罗,你速度快,侦查能力也强,去看看情况。”尼格尔迅速的作出了决断,而帕米尔罗点了点头,直接消散在了风雪之中,朝着卢西亚诺之前战斗的方向冲了过去。

相比于汉室主力和罗马主力这边来得也快,去的也快的那一战,卢西亚诺和白灾这边简直就像是疯了,双方的仇恨太多,根本就没有收手这么一说,伊戈尔和奥列格是真的本着十一军团的人头而去的。

故而双方打起来根本没有一点留手的想法,打到现在斯拉夫死了快三千人,卢西亚诺将整个十一忠诚克劳狄军团堆到与天同高的状态,全程巅峰期,可依旧死了快有一千五百人。

双方的交换比接近于一点九,可杀红眼了的斯拉夫人根本不在乎,早些年十一军团在这边横走的时候,交换比起步都是一比五,这还是斯拉夫精英知道死战不退,否则要是溃败的话,交换比更夸张。

这一次可以说是伊戈尔和奥列格最接近十一忠诚克劳狄军团的一次,故而在打起来之后,伊戈尔和奥列格是真的做好了他们两个人死一个在这里,然后将卢西亚诺带走的准备。

冰斧崩裂,十一军团的短剑带着幻影切开了白灾的身躯,瞬间释放的力量直接震碎了斯拉夫战卒的内腑,而心知必死的斯拉夫人吐着血怒吼着挥斧斩下,两败俱亡。

白灾军团在极寒的加成下,越战越勇,再加上上百年的血仇,以及那种甘愿赴死的意志,十一军团到现在越打越艰难。

毕竟白灾本质上是受到寒冬祝福的军团,这种极寒环境下,拖得时间越长,对其他军团的消耗越大,哪怕是十一军团,在这种持续的消耗下,也有些气力不济。

终归生命体在寒冷的环境之后,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损耗掉部分的力量,哪怕斗志再高昂,面对同样奋死而战,实力也不差的斯拉夫精锐,十一军团终归是落入了下风。

这世间确实是有无敌的存在,甚至在很多时候十一军团本身就足够撑起无敌这个称号,但天时和地利现在都在斯拉夫人身后,更重要的是白灾的数量太多了,都快跟第一辅助的规模一样了,卢西亚诺哪怕是嘴硬,也知道,真拼到最后,他们输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死吧!”卢西亚诺的内气离体护卫在这一刻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一击重创了之前白灾军团的统帅伊戈尔,之前数次靠着冰甲,冰封伤势等等手段稳住了状态的伊戈尔,重创倒下。

精修强悍的生存力确实是可怕,但毕竟不是典韦那种狠人,强行熔炼了生命本源内气,故而就算是在战场上相对较强,对比其他的内气离体也并没有绝对的优势,更何况,罗马人的境界更高。

“给我祭!”在看到伊戈尔倒下的时候,卢西亚诺当即怒吼道。

哪怕这一刻卢西亚诺明知自己已经和奇迹壁垒贴脸,达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与天同高,就算是再进行献祭也不可能变强一分,除非他能将奇迹壁垒顶凸,然而不可能,完全不可能,距离奇迹壁垒越近,越明白这东西到底有结实,这根本就不是人类能顶凸的存在。

这一刻卢西亚诺才真正明白,为什么第一辅助会说,要么是第十骑士取巧了,什么简单的方法,要么奇迹本身就有违背奇迹概念的能力,否则奇迹壁垒根本不可能顶凸,因为这是一个无解问题。

顶凸世界壁垒,成就奇迹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说之前卢西亚诺还不明白,那么现在贴脸在奇迹壁垒的伤的卢西亚诺已经彻底懂了,奇迹之所以是奇迹,就是因为那根本没办法完成。

任何军团强一分,奇迹壁垒便强一分,世界也就强一分,从现实角度讲,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军团能做到顶凸,与天同高就是极限,过了这个极限的,根本不可能存在,不可能有人能完成。

【所以,所谓的奇迹根本不可能达成,到底是因为顶凸了世界壁垒才成为了奇迹,还是因为是奇迹才顶凸了世界壁垒。】卢西亚诺这个时候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个无解的问题,前方无路了。

“祭!”一声大吼,趁着白灾军团一名统帅的倒地,卢西亚诺抓住时机率领本部亲卫打出了一波反冲锋,这一刻在斯拉夫人的感官之中,原本就很强的十一忠诚克劳狄军团,就好像变得更强了一般。

沉静了一瞬斯拉夫人的冰斧再一次甩了上去,管他有多强,今天来的时候统帅就说过了,很有可能会死,要来不?来!

自然来的都是和忠诚克劳狄军团有仇,并且未被这个军团吓住的勇士,斯拉夫人,别说是这个时代尚未分裂,就算是后世那个因为查士丁尼下黑手,给了部分斯拉夫人建国希望,最后分崩离析的斯拉夫人也依旧是战斗民族,这个时代用石斧战斗的他们依旧不乏勇气。

老子之前没有力量,光有觉悟的时候都敢面对你们,明知道会死,都挥舞着石斧和你们十一军团作战,现在我等的力量哪怕逊色你们,至少已经有了搏杀的资格,既然如此,有何惧哉?

“杀!”奥列格在伊戈尔倒下的时候不由得自主的流下了血泪,这是第一个兄弟,光他所见的死在第十一军团手上亲若手足的兄弟就五个了,果然十一忠诚克劳狄和他们只能活一个!

冰斧横扫而过,爆裂的冰花,在白灾士卒复仇的觉悟下,崩裂出来的更强的力量,温度在降低,持续降低,已经低到了连白灾本身都能感受到寒冷的程度,明明他们的天赋之中天生豁免这种寒冷,然而在这一刻斯拉夫人从上到下的觉悟驱使他们以性命作赌。

“嘭!”剑刃断裂的声音,哪怕是加大输出,保证整体的问题,但是面对斯拉夫人这等两败俱亡的低温,罗马人的武器终于顶不住了,零下八十度,跌破地球自然温度的极限。

在这种超低温的情况下,白灾的冰刃强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温养后的钢铁,但同样也开始冻伤驱使这等力量用来战斗的斯拉夫人,然而对于积累了这么多年血仇的斯拉夫人来说,战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