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第三千五百六十三章 这锅啊~

“说起来,你的精神天赋到底能看到什么啊?”甄宓突然开口询问道,“过去的话,到底是什么样的过去?”

“是痕迹,但是是什么,我倒是不能告诉你的。”吴媛笑眯眯的说道,“我的精神天赋所能看到的痕迹,可不仅仅是这些年留下来的痕迹啊,还有更为遥远的时代留下来的痕迹。”

如果是陈曦等人听到这话,恐怕已经猜到了吴媛到底看到了什么,但吴媛既然能告知于甄宓,那明确的说,就是甄宓猜不到自己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过去的痕迹之中有着很多的秘密,但这些秘密的核心并不是为了指向过去,而是指向现在。”吴媛一副小娘的样子逗弄着甄宓。

“我总觉得你是想当我小娘。”甄宓不满的看着吴媛说道。

“那可以各论各的啊,我吃点亏,叫你妹妹,然后你叫我小娘,说真的我一点点都不介意。”吴媛嬉笑的神色之中流露出明显的得意。

“你这家伙。”甄宓气呼呼的说道。

“好了,不开玩笑了,好好努力吧,你可能还能赶上开启精神天赋,不行的话,可以多去见见蔡大家。”吴媛笑眯眯的说道,“她的琴音对于你也是有效果的。”

甄宓闻言莫名的感觉有些心痛,总觉得吴媛是故意在气她。

“说起来,我之前才知道,陈侯一开始拿你当女儿啊。”吴媛笑嘻嘻的看着甄宓,甄宓感觉自己的心更痛了。

“这就是你窥视过去痕迹的结果?”甄宓气鼓鼓的询问道。

“只是在梳理过去痕迹的时候,顺手梳理出来的结果而已。”吴媛掩着嘴偷笑,“不过我说的是真的,蔡大家的琴音不仅仅能为幼童开启智慧,对于积累到一定限度,需要启迪的人也有效果的。”

甄宓沉默,自从大前年那次之后诗会之后,甄宓和蔡琰的关系直接掉到了冰点,简单来说曾经甄宓拿蔡琰当老师,每年过节还给蔡琰送点东西,现在的话,面都不见了。

“蔡大家一手天胡的牌,你怎么赢啊。”吴媛可能也知道甄宓的心态,带着开解的语气对着甄宓说道。

“当年那个奇女榜你还记得吗?”甄宓没有回答,吴媛突然转移了话题,甄宓闻言点了点头。

“许家虽说出了一个叛族之人,但许子将的眼光是没什么好说的,可你仔细想想,排行榜上面的那些人,谁背后没有一个庞大的势力支撑。”吴媛望着窗外轻声的询问道。

“那位当时背后的力量远远不及你我的。”吴媛淡然的说道,“天知道一个人为什么能懂那么多的东西,说实话,当年我就觉得蔡昭姬和你夫君很般配,只是双方之间的阻力太多了。”

“我也没否认过这一点。”甄宓不满的看着吴媛说道,“我不满的是那一场诗会,我们所有人都不是瞎子,就算简儿姐姐,也只是揣着明白当糊涂,没有裕儿的时候不也怕的很吗?”

“这不就得了,该占的便宜还是要占的啊,你觉得你面对蔡昭姬很尴尬,但是那位面对你恐怕更尴尬,而且愧疚心更明显吧。”吴媛看着甄宓笑眯眯的说道,“所以何必难为自己呢?”

“你该不会是太尉派来的说客吧。”甄宓不满的看着吴媛。

“谁知道呢?”吴媛笑眯眯的说道,并没有反驳甄宓的猜测。

另一个车架上,刘备和陈曦则对坐着下棋,陈曦水平相对较高,但也不是什么好手,实际上整个陈家下棋最好的其实是管家,当然现在的话,下棋最好的是管家的外孙郭凯。

用陈曦的话来说,这孩子有棋圣之资,于是陈曦将这家伙弄到太学那边跟着华泰,王基那群人一起去上学去了。

可能围棋这个东西真的很需要计算能力,以至于郭凯在设局和规划上很有一套,虽说又是一个实操废物,但是陈管家在知道之后还是非常的满意,围棋在这个时代毕竟只是消遣,太学出身,去当参谋,跟着溜,也能混个十一二等的爵位。

这可比下棋有前途的多,顺带一提,这孩子现在在太学是大杀特杀,喜欢下棋的诸如曹丕,大一些像王粲,应玚,被这孩子杀了一遍又一遍,棋圣之资真的不是吹出来的。

“输了,输了。”刘备摇了摇头说道,“子川最近一看就没好好工作,下棋的水平居然变强了这么多。”

“我也就偶尔下下棋,还基本赢不了。”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他家管家的那个外孙,就围棋水平而言,让陈曦三子,都能将陈曦杀了,简直强的不讲理。

故而陈曦已经从围棋界退圈了,以前还有骗贾诩去下围棋,让郭凯将贾诩斩于马下这种操作,后来,大家都不下这个玩意儿了,实在是陈曦找到的那个年轻人太强,强的不讲理。

“说起来,你从陆路走这边,是不是担心并州冶炼司那边出什么问题?”刘备一边收拾棋子,一边随口询问道。

“这么说吧,刘子初那家伙是个人物,但这家伙不走正道。”陈曦一脸抑郁的表情,刘巴的路数让陈曦很是担心。

“并州冶炼司这几年的报表不是挺好的吗?而且这也不是什么虚假产出。”刘备不解的看着陈曦询问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虚假产出是不可能的,并州冶炼司产出的钢材,按照配给制度下发,每一块钢板都有送往的地方,以目前汉室这个情况,你报多少产量,陈曦都能找到渠道消耗一空。

毕竟以目前汉室的钢铁产出,无论如何都不够用的,只能说目前能保持主要的产业在需要钢材的时候,有足够的钢材使用。

故而所谓的弄虚作假是不可能的,陈曦的产业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个闭合的环,并州冶炼司,作为煤钢复合体,虽说属于核心产业,但也是这个闭合产业链上游的一环。

对于陈曦而言,我下游按照上游产出做出来的东西能成功生产出来,上游的产出必然是真实的,毕竟这属于缺一环就转不了的东西。

“我担心的不是弄虚作假,我担心的刘子初那个家伙没按照我的规划在搞建设。”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这种事情很难说清,去了再说,没见到真实情况,我也不能确定,但愿刘巴没因为早期产量提升,就给我挖个坑。”

刘备不太明白陈曦说的是什么,毕竟在他看来那边的情况应该是很不错的,中原目前三分之一的钢铁都是出产自并州冶炼司。

“去看了就知道,虽说我并不明白你担心的是什么。”刘备笑了笑说道,“毕竟我们双方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式并不同,也许在我看来还算好的东西,在你看来未必如此啊。”

“怎么说呢,那边其实并不是常规冶炼钢铁的厂矿,而是我的一种尝试。”陈曦挠了挠头说道。

煤铁复合体最简单的说法就是临近铁矿,又临近煤矿,减少了资源运输的时间,可实际上这东西更深层的玩法是烧更多的煤,冶炼更多的铁,然后用更多的铁投入到煤矿之中,去挖更多的煤。

将机械工具制作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然后不断地突破,强行倒逼动力机和材料学进行发展,然后自行扩大产出的规模和质量。

算是一种自我增值的结构,属于基盘做好之后,放置在一旁就会自我增值的神奇产业结构,算是非常省心,又对于早期工业产业化有极大促进的玩意儿。

可这东西的核心在于产业突破倒逼动力机的动力强度和合金冶炼的自我发展,动力机就不说了,一开始的蒸汽机在煤铁复合体之中的价值,就是用来给煤矿抽水。

随着煤铁复合体自我扩大,需要的煤越来越多,蒸汽机需要抽水的动力也越来越大,最后完全体蒸汽机就被这么逼出来了。

同理合金制造业也是,煤铁复合体一旦开始自我复制,对于煤矿的需求就会增多,而浅层煤矿被干掉之后,深挖就是不可避免的情况了,进而导致就是新机械的设计,以及大型机械的合金强度。

这些玩意儿不是单独的一项问题,而是一环扣一环的问题,只要转起来,这些东西就会逼着生产者去推进,去研究这些东西,最后自己孵化出来一批自己用的机械厂和材料研究实验室之类的东西。

陈曦寻思着这都五年了,也该出货了,青州那边的环境和并州冶炼司没得比,可这么长时间没出东西,刘巴怕不是又在追求短期利益吧,以并州煤铁的大环境,就算以长远利益进行规划,产出也不会下降太多,当然最重要的是能创造更多的岗位。

“去了再说吧,没在实地,我来讲解的话,也有些空,这东西真得结合现实来讲解。”陈曦挠头,“不过这真的不是我对于刘子初有偏见,真要和我估计的一样,刘子初得背一半的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