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第三千五百七十二章 前略·僵持

诸葛瑾的性格属于偏保守的那种,他很清楚,以目前马来半岛汉室的战斗力,打贵霜在马六甲的海军是很困难的事情。

赛利安的到来清除了海军之中的渣滓,从上往下成功的整肃了整个海军,将贵霜海军原本具备的战斗力成功的发挥了出来的同时,配合上这么一根定海神针坐镇,胜利其实是很困难的事情。

再加上贵霜这边收到了“来源不明”的造船材料,虽说这些材料在短时间无法制造成大船,但哪怕是将其中的部分用来加固赛利安的海上堡垒都会给汉室造成相当的麻烦。

虽说海上堡垒的机动性可谓是垃圾,可是守着马六甲过活的赛利安,并不怎么需要机动力,只需要能遏制住汉军的武力就足够了。

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诸葛瑾寻思着还是现实一些,将目标落在叶调国,整个拿下叶调,然后重现南北夹攻的战略意图。

“很难,赛利安的治军能力很强,叶调国的青壮在之前那一波战争之后,就被对方全部编入到仆从军团了。”周瑜摇了摇头说道。

本来占据着解放叶调国这一大义的汉室,拿着叶调国国主加入汉室成为列侯的文书,是具备煽动叶调人民对抗贵霜的不义之师的。

吊民伐罪的大旗汉室在这一战早期是能站住脚的,可赛利安在剔除了军队的渣滓,经由马辛德优化了之前的统治方案之后,汉军想要继续高举吊民伐罪的旗帜已经不大可能了。

之前马辛德给叶调百姓的通知是十税三,然后让叶调贵族去当恶人,然后从叶调贵族手上拿走一半的税收。

这种转嫁的方式,让贵霜看起来不那么的黑,这也是能养得起来千帆海军的原因,毕竟贵霜目前缺船,不大可能走海路运粮,从本土征粮就是非常重要的操作了。

然而这个举动给了孙策等人一个机会,孙策靠着王霸之气,以及各种离奇的幸运,成功煽动了叶调百姓掀翻叶调贵族。

这也是当初周瑜派遣李严、文聘等人登陆叶调国,准备趁着民心可用的时候干掉叶调贵族,全面接收苏门答腊岛。

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计划,因为苏门答腊岛够大,产出足够,地形也挺复杂,李严和文聘的军团只要能抓住民心,那就能在苏门答腊岛站稳,而只要站稳了那里,汉军就相当于从南北同时夹攻马六甲。

最后这个战略失败了,周瑜玩命将赛利安引走了,孙策带着甘宁和太史慈成功拿下马六甲北侧,可南岸拿下苏门答腊的计划失败了。

蒙康布等人吃了孙策的闪光弹之后,马辛德就猜到了汉军到底想干什么,果断南渡去了苏门答腊,然后做了和汉军同样的事情,而且还比汉军更绝!

毕竟叶调国举国内附了,叶调贵族就算是牲口,汉军要动手也得按照流程,不按照流程的话,那就要尽量隐秘一些,尽可能不要落下口实,然而马辛德就不在乎这些了。

马辛德来了之后,直接对叶调百姓表示我们贵霜之前张榜是十税三,是你们叶调贵族垃圾,搞成了十税七,乃至十税九,我们贵霜怎么能容忍这种人存在,直接大军破门收拾叶调贵族。

终归这个时候贵霜已经来马六甲好几年了,叶调国已经被渗透的不像话了,马辛德在做好计划之后,直接勒令蒙康布等人执行。

说实话,蒙康布是不愿意执行这种计划的,可当时从北岸撤退的大军除了蒙康布,还有阿鲁诺和安纳尔等人,加之阿鲁诺是赛利安的副将,又愿意听马辛德的指令,蒙康布虽说有些不太愿意,但也没有和阿鲁诺等人发生冲突,所以最后这个命令还是被执行了。

至于原本赛利安提议的用十税一的方式恶心汉室的计划,马辛德根本没执行,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当着叶调百姓的面吊死了叶调贵族,然后给叶调百姓分了田和粮。

并且再一次张榜表示是十税三,并且勒令所有的百姓记住,谁收的超过这个税,就通知他们贵霜大军,有一个杀一个。

由于马辛德做的太过迅猛到位,而且是当着百姓的面将叶调贵族拖出来吊死,之后分田分粮,顺势进行放榜安民,以至于贵霜的声望就像是触底反弹了一样,达到了相当的水平。

再加上这个时代大多数的百姓是没有国家观念的,给谁纳税不是纳税,而马辛德快刀斩乱麻的操作,成功稳住了叶调百姓心中的贵霜公信力,毕竟粮食分了,田也分了,信还是多少要信一些的。

就算是怀疑,也只会到下一波收粮食的时候,进行怀疑。

这招就是所谓的用贪官捞钱,富国库,用完之后杀贪官,平民愤,收民心,别说叶调国百姓根本没见过这种玩法,就算是历史上重演了很多次,这招依旧是无上利器。

这么一来周瑜准备的黑材料都没得玩,李严和文聘两人虽说能打,可面对马辛德这种人心攻势,也只能先收缩到自己已经占据优势的地方,至于完全拿下叶调,很明显不是机会。

之后就更让人头疼了,苏门答腊是热带海洋性气候,一年三熟,马辛德靠稳定税收建立起来了公信力,成功和汉室将叶调国拆成东西两块了,没错,这国家在贵族崩塌之后,分裂了。

马辛德和周瑜都依托自身的优势在苏门答腊岛建立起来了属于本国的公信力,然后双方都错过了按死对方的机会。

以至于目前贵霜头疼于南方和北方都有汉室,而汉室头疼于南北局势无法完美配合,不能用来奠定胜利的基础。

双方都很难受,但双方也都勉强能接受这种状态,目前这个局势,任何一方跨过那条线,就会引起决战。

这也是为什么诸葛瑾建议周瑜不要玩的那么大,先拿下苏门答腊岛,因为目前贵霜在马六甲的海军粮草就依托于苏门答腊岛,主食是香蕉,大米和海鱼。

说实话,这个伙食放在中原都属于非常高档的那种,然而怎么说呢,放这边的话,那就是垃圾,野生香蕉在这边都不少,大米一年三熟,根本不是问题,海鱼只看捕捞水平,而马六甲作为印度洋通往太平洋的通道,以及当地的气候,本身就有大型渔场。

可以说除了海鱼以外,其他两种后勤都来自于苏门答腊岛,全占了苏门答腊岛之后,贵霜海军唯一的选择就是从本土进行补给,且不说这种补给的难易程度,只讨论一件事,也就是船只。

海运后勤也是需要船只的,以目前贵霜海军的规模,要从本土转运粮草的话,怕是需要一支小舰队才行。

考虑到目前恒河中下游已经被汉室拿下,造船厂已经开工,拿着私掠证的家伙,才不会管自己是当海盗,还是山贼,故而真要这么转运粮草的话,赛利安恐怕还得投入一支护航舰队。

这样就从很大程度上削弱了马六甲的贵霜海军,有利于下一步计划的推进,至于说硬碰硬,说实话,诸葛瑾真的不看好。

周瑜的意图则很明确,叶调国不是不能打,而是打了能不能打下的问题,马辛德人才的程度让周瑜感觉到头疼,抄汉室的军屯,在属于贵霜的苏门答腊岛西北沿岸也在搞。

比汉军更过头的在于,马辛德真的干的出来将所有的青壮全部武装,然后依靠虚假宣传这种手段,让叶调青壮视汉军为敌人。

这种手段有可能会被拆穿,但马辛德明摆着是抱着死光了我也不亏的邪恶思想,从某种角度讲这货做坏人做的很彻底,没有了观念的束缚之后,威胁和约束瞬间就不存在了。

周瑜毕竟还是年轻,三观又相对比较正,实在是做不到这种事情。

因为周瑜要是也这么干的话,那最后叶调国的青壮毫无疑问会被打光,对立的情绪被树立起来,又随着战争化为血仇,就算曾经是一国人,也必须得分个你死我亡。

故而周瑜寻思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巧妙的方式能绕开,苏门答腊那边可以打辅助,可真要强夺苏门答腊,以马辛德那种不要脸的作风,恐怕那就不是作战,而是屠杀了。

而屠杀会积累相当的心理压力,所谓物伤其类,纯粹战场的杀敌也就罢了,可大规模的屠杀和自身相似的物种,很有可能出现心理疾病,而以目前军团的情况,心理出问题之后,战斗力也会出问题。

所以周瑜可以接受以苏门答腊作为战场,可是以苏门答腊为突破口是不可能的,以周瑜目前对马辛德的了解,那家伙真的不介意叶调国的血流个干净。

周瑜对此还是颇有些忌讳的,灭国是灭国,要是打完这个国家连活人都没几个的话,周瑜觉得自己还是做不出来的。

可以说,汉室终归还是因为陈曦的存在,将道德的底线拉高了很多,不大能容忍反社会性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