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番外·贡品

一群皇帝上去就是拳打脚踢,很快就将刘协踢得满头金星。

一开始刘协还在吼叫,是谁偷袭朕,之后吼着王公速来救朕,再之后就哭着叫爸爸了。

“父皇救我,父皇救我啊!”隐约间刘协看到了圈踢自己的人之中好像还有自己的父亲,当即大声的叫道。

在刘协吼出这一声的时候,全场停顿了一瞬间,然后灵帝的后脑勺也挨了一砖,这是先汉元帝干的事情,他早就看灵帝不顺眼了,而其他皇帝对于灵帝的感官也不好。

毕竟灵帝本身坑货的原因也就不说了,可架不住灵帝生了一个好女儿,这一路越看灵帝越飘。

得罪的皇帝有些多,而现在有人下黑手之后,一群皇帝也就跟着圈踢,反正都是欠揍的东西,而少帝则远远的躲在一旁瑟瑟发抖,坚决不参与这种危险的游戏。

“爽了。”元帝一甩头,打了一顿出出气之后,元帝的心情好了很多,又不是你灵帝搞出来的基业,你女儿的基业跟你有个屁的承袭关系,中间都两代先帝,哪凉快那呆着去。

“啪。”宣帝给了元帝一巴掌,神色冷淡,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老婆的崽上面,我早就就将你废了,还有大家都对这么飘的灵帝不爽,但你看成熟的皇帝谁出手,就你个蠢货。

“父皇,父皇,他们打我,你要给我做主啊。”刘协在梦里面拉着刘宏的手哭哭啼啼的对着刘宏说道,而刘宏则是上手一巴掌将刘协抽开,少跟我拉关系,我不是你爹。

“说说吧,你这是怎么整的。”文帝温和的对着刘协说道,就仿佛之前下狠手下的最黑的不是他一样,这个时候的文帝简直就跟慈祥的老爷爷一样,“我们这些祖先给你做主。”

刘协就像是傻了一样看着文帝,莫名之间他认识到这些人都是先皇,这一刻刘协就像是落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近乎理智崩溃的将自己的最近所有的遭遇宣泄了出来。

没办法,刘协心里苦? 他已经苦的不知道该跟谁倾诉了? 现在他看谁都像是反贼。

汉朝的皇帝有一半都在水平线以上,所以哪怕刘协说的很不连贯? 这些人也补全了所有的环节。

“哎? 人世苦短,要不你也跟我们一样来当先帝如何?”温和的老爷爷文帝? 有非常和善的语气对着刘协如是说道。

没别的意思,文帝表示他遇到这种子孙他也想极限一换一了? 看不清大势也就是了? 你都闹成这样,你还不明白问题再哪里?刘宏,这真是你的儿子?怎么连你那垃圾的智慧都没有啊。

刘宏蹲在一旁不说话,就算是他也明白这是啥操作? 冀州那边种辑和王越能保护刘协回来? 那已经足以说明对方的人品了。

冀州那是什么情况,那就是世家的老巢,满地都是大家族,而且也是在这个时代吃的最欢实的那群人,那群人看到你刘协出来脸不绿才怪? 就刘协在位那几年的情况,各大世家都清楚? 刘协要是复辟,那大家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完蛋。

在这种情况下? 在场所有的皇帝,只要明白世家追求的是啥东西? 都明白刘协去冀州意味着什么? 对方不跟你来个极限一换一? 那真的是你的两个护卫保护的好啊。

凭良心说,各大世家只需要让王越和种辑同时去一趟厕所,刘协下来见先帝都不过分。

至于说种辑从本地征召的侍卫,你怕不是说笑,人连你王越和种辑这几十年的人生简历都查出来了,亲朋旧故全给你发现,你在冀州找侍卫,那不相当于千里送刘协吗?

可以说,要不是陈曦压着,刘协前脚进冀州,后脚就出意外,能活到现在,都该到处谢谢不杀之恩了。

刘协听着文帝的话,有些懵,“等等,这位老爷爷,您说啥?”

文帝一巴掌直接将刘协抽了原地转圈三百六十度。

“你爹都没资格将我叫爷爷。”文帝黑着脸说道,当场刘协就哭了,我爹都没打过我。

“这孩子要不带走吧,我看他适合当先帝,不适合活着。”景帝对着灵帝建议道,“人生有时候要的不是仪式感,要的是刺激,就像看现在这样,让他也成为了先帝,应该是非常刺激。”

灵帝蹲在一旁,他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他之前觉得刘辩不适合当皇帝,因为刘辩相对懦弱,但没想到刘协这貌似真的有些偏激了。

刘协捂着脸,看着周围这群人,虽说对不上关系,但他大致已经认出来这群人是他们汉朝的先帝们。

“各位先帝,你们开开眼啊!”刘协双膝跪地,双手愤恨的砸在地上,“现在大汉朝的帝位被公主窃取,牝鸡司晨,这可是亡国的征兆啊,先帝你们开开眼啊!”

“啊,那要不你躺进来,我起来?”桓帝挠头看着刘协这傻孩子,指了指一旁的棺材,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这年头皇太后临朝称制那不跟玩一样吗?在场半数的皇帝都经历过,这算事?

“啊?”刘协直接懵了。

“对啊,朕死前修习了秦皇的秘术,你可以去霸陵敲敲棺材,扶朕起来,到时候你躺下去,朕起来帮你。”汉文帝抱臂冷笑着说道,他可不是开玩笑,他是玩真的。

刘协直接被镇住了,这是什么操作?

“还可以这样啊。”景帝咂舌,对于自家老爹佩服不已,别的不说,有时候,他爹确实秀的不可思议。

“当然可以,我那个时代秦皇的痕迹还没消退,天地之间还有收拢某种遗泽的方式,不过你看你爹我这个样子,你不就明白了吗?”文帝冷笑着说道,他要是能成功才是怪事,能成功他还在这和他的后代们瞎扯?开什么玩笑。

“这孩子咋整,我看真没啥用。”景帝指着刘协对其他人询问道。

“要不带走吧,反正他已经有谥号了,一起带走,刚好坐实谥号算了。”元帝在拱火,这人其实飘得很。

“要不还是算了吧,我看他这情况,就算是做坏事也没啥能力,破坏力不大。”章帝觉得还是需要给自己的直系子孙一条活路。

“哎,我觉得你们想的太多了,打一顿爽一爽,以后有事没事打两顿,既能舒缓心情,又能培养新人,你们啊,目光不要长远。”明帝叹了口气说道,然后第一个伸手,直接将刘协打飞了出去。

之后一群皇帝都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然后一拥而上,拳打脚踢,一阵输出,心情可谓是大好。

到最后甚至演变成足球队,两队人踢了一个全场,最后垃圾球技都没进球,但是心情愉悦的离开了,只留下躺在球场中间,全身上下无处不痛,但又没有感觉到伤势的刘协,仰天流泪。

为什么连先帝都偏向于刘桐,为什么,明明我刘协才是最合法的继承人,可恶,实在是可恶!

“你说那家伙会醒悟吗?”文帝南下的时候,顺着风声询问自己的儿子,景帝默默的摇头。

只有持续不断的吃上足够多的苦头才会醒悟,可现在天子是刘桐,无论如何都不会给刘协制造出足够影响一生的挫折,要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很难,那需要长达十几年,乃是几十年不断的现实打击,才会清醒过来。

所有的皇帝都清楚,刘协不会醒悟,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只可惜这个世界现在有人帮刘协撑着,没给刘协足够多的来自于世界的反击让刘协明白为什么错的是他。

“走吧,继续沿着那群人的脚步南下吧,青徐了啊,我活着的时候都没来过。”昭帝颇为感慨的说道。

然后他们就见到了琳琅满目的海鲜,然而他们完全没办法吃,尤其是看着其他人吃的非常开心的情况下,完全没办法吃,甚至大多数皇帝连见过都没有见过,不由的生出了扎心之感。

还是那句话,贡品要的是能稳定产出,没办法稳定产出,那贡上去就需要考虑会不会要人命的问题了,所以身处内陆的皇帝们,所能吃到的海鲜,更多是瑶柱,鲍鱼之类的海八珍。

至于说真正意义上的新鲜海鲜,抱歉,从海里面捞出来,用不了多久就死了你懂不,就算是你快马日行八百,带冰鉴奔袭,绝大多数的海鲜也送不到长安的。

更何况汉室绝大多数的皇帝,都属于非常靠谱的皇帝,很少在这一方面劳民伤财,文景那种连吃牛都要研究的那就更不用说了。

故而在走到沿海,看到这些酷炫的各种海味,直接陷入了思考,我这么大一个皇帝,居然连见过都没见过!

没办法,作为人类的本能之一,只要见到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价格在合理区间,肯定就要尝尝,这可以说是几千年来习惯。

然而现在这么多先帝的状态,都属于能看不能吃。

“去,给他们托梦,准备准备,别老三样糊弄了,给来点没见过的。”桓帝作为老实人,如此指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