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第三千七百一十三章 除了造反,能干什么?

汉室至今为止只进行过一次正规阅兵,就是当初刘备进行的那次阅兵,但那只是刘备势力的阅兵,而且当时最核心的兵种,也只是那四十万的甲士,而不是后面更厉害的基础盾卫。

至于之后,汉室因为要和贵霜开战,根本没机会将中原主力集中起来进行一次阅兵,以至于都元凤六年了,汉室还没进行过一次阅兵,反倒是罗马,现在屁事没有,打袁家也就是练练兵。

故而在塞维鲁凯旋门建好之后,塞维鲁准备将自家的军团凑齐,走一次凯旋门,过七丘,好好爽一爽。

这事是要钱的,但蓬皮安努斯在思前想后之后,还是同意了,毕竟这个相对花钱少,而且以壮国威,所以也就同意了,然而塞维鲁清点了一下自己的家底,准备找个合适的时间邀请贵霜和汉室一起来。

说起来,这点罗马大气的很,一点都不在乎汉室和贵霜观看,甚至在前不久还给袁家下了拜帖,实际上这就跟军事威胁一样,实力弱当然怕别人看出底子。

可实力够强,我给你摆到明面上让你感受一下差距,你自己感受就是了,反正袁家蛋疼的很,皇甫嵩收到消息之后,反倒有些想要自己去看看,看罗马到时候能给他整个什么新花样。

甚至皇甫嵩还打算,老子就在你家城头上,你过一个,我给你破一个,从头给你破到尾,让你爽一爽。

不过这话也就是说说笑而已,皇甫嵩也清楚,罗马比匈奴还要残暴? 且不说有些军团并不是说能破就能破的? 就算是破了,也很难解决问题? 毕竟安息破了罗马上百年? 最后被罗马搞死了。

实际上皇甫嵩对于安息的了解并不少,因为安息扑街之后? 安息正统的精锐都在奥姆扎达手上,所以皇甫嵩也对于安息最核心的天赋有所研究? 别的不说焚烧天赋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天赋。

更重要的? 按照皇甫嵩的研究,焚烧天赋应该是有一个进阶版本的,甚至皇甫嵩连名字都命名好了。

一个叫做劫火余烬,另一个叫做薪尽火传? 前者的发展方向是将对方的天赋烧没? 将对方原本天赋之中蕴含的力量以同源的方式用来反噬对方的意志和力量,另一个则是将这种力量传递给自身,化作新的加持,总之焚烧天赋肯定有进阶版本。

顺带一提,这两个焚烧的进阶版皇甫嵩都已经研究出来了? 要说难度对于皇甫嵩而言并不算很难,只要能出焚烧? 后面二选一磨一磨就能出来,从这一点也算是证明了? 安息确实是有前路的,但内部矛盾太严重? 内耗多的? 连镇国重器都没了。

当然皇甫嵩没事的时候? 也将天赋的发展方向教授给了奥姆扎达,虽说奥姆扎达对此就像是听天书一样,但是在听完之后,奥姆扎达对皇甫嵩的好感度拉高了很多。

甭管能不能学会,人大佬确实是给你指明了方向,而且燃烧天赋开发到极致,直接能干掉任何一个天赋的时候,也就是焚尽状态,两个进阶方向,只要有一个成功的,那基本上就意味着近乎克制一切了。

当然这也就是奥姆扎达自己想想,在皇甫嵩这里,那就完全不是这样了,焚烧天赋在皇甫嵩看来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天赋,但焚烧天赋就算是进阶了,面对罗马也不会有什么优势。

因为罗马被安息烧了上百年,现在主流的军团,基本都是素质军团,既然找不到解决燃烧天赋的方式,那就简单点,就算是被烧了,也能锤死你就是了,烧,我让你烧!

这一点在皇甫嵩看来,才是罗马强大的根源,罗马的军团,在这种环境下,除了极个别不怎么吃燃烧的特殊军团,其他有一个算一个,都走了素质路线,这条路最难走,但这条路根基最厚。

这也是为什么罗马军团基本上除非主将脑残,各个都很难打的原因,基础的素质,保证了每一个军团最低的发挥水平,什么花里胡哨的,可能打不过,但肌肉永远保证了最低的战斗力。

这才是皇甫嵩最看重的地方,玩花里胡哨的,皇甫嵩就不怵,反正换天赋,目前活人里面,我最强,可罗马军团的天赋基本没什么好换的,基本上都算是主流的天赋,没什么太偏门的,可配合上那可怕的基础素质,各个都很顶。

不得不说,硬素质上来了,什么天赋都很顶,毕竟天赋也就只是针对性的放大器而已,而且天赋的特化程度,导致难免会出现针对性,所以为了小命考虑,硬素质顶上来还是靠谱一些。

罗马鹰旗,有不少不带天赋,硬素质直接顶到了双天赋的程度,这就很离谱了,对于这等军团,克制是没什么意义的,人连天赋都不要,也能和你继续打,所以除了用计以外,也就只能正面刚了。

这对于皇甫嵩来说实在是有些太难搞了,所以在收到罗马阅兵这一消息的时候,皇甫嵩还真想看看罗马到底是个什么拽样。

虽说安息主流天赋带来的效果,让皇甫嵩对于罗马职业兵已经有了认识,可能有机会亲自看看的话,皇甫嵩其实还是想去的。

说起来,对于这一场罗马阅兵,但凡是收到消息的,其实都有兴趣,可能去的却没有几个。

“说起来,我也想去啊。”司马儁咂吧了两下嘴,“汉室估计这五年是没得可能阅兵了,就算是阅兵,也需要等到贵霜才行。”

“我这边估计也是。”袁达摇了摇头说道,“短期应该没有精力做这种事情了,所以明年不知道几月份搞得罗马阅兵,应该会是近五十年来最大规模的阅兵了,哎,回头等我们将贵霜杀了,也搞个阅兵。”

“也不知道到时候我还在没。”司马儁咂吧了两下嘴,这两年他也感觉自己有些精力不济了,毕竟今年司马儁已经九十有二了,再熬五年,就得九十七了,天知道还能不能熬到。

“哦,也是,过几天我给你送一个蜀州楠木的棺材怎么样。”一直没开口的袁随打趣道,“前段时间,我们哥仨给自己换了一批棺材,要不给你们三个也换一副。”

袁达这兄弟三个,六十岁的时候就备了棺材,结果这不袁达活过八十了,于是准备换个棺材,再熬一熬,于是袁随就跟着给三兄弟一起换了蜀州的楠木棺材,司马儁觉得自己要完,那好啊,给你们哥仨也准备上,反正也到年纪了。

“离远点,离远点,我现在还不需要那东西。”司马儁没好气的说道,“你给你们哥仨准备好就行了。”

“蜀州楠木的。”荀爽倒是有些兴趣,不过随后就想起来怎么回事了,“你们在川蜀那边搞水利吗?”

“嗯,只是丢了百十根楠木,顺着长江测了一下而已。”袁达摇了摇头,而荀爽和陈纪也没有深问的意思。

另一边,随着太阳落下,陈曦和曲奇直接在司马家打场子搞酒宴,吃的就是曲奇带来的米和菜,一开始陈曦真的以为曲奇就带了一坛酒,没想到还带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对了,仲达,你吃过袁公路的黄金龙没有?”陈曦随口询问道。

“没有,虽说当时在场上,但还是没吃。”司马懿摇了摇头说道,然后从一旁摸了摸,将一瓶蜂蜜给陈曦,“给你的回礼。”

“我之前就听汉谋说是你未婚妻弄了一批有天地精气的蜂蜜,没想到居然还有我的份。”陈曦笑着说道。

“根本不够分,所以吃了自己吃的部分,剩下的都拿来做回礼了。”司马懿随口说道,“苍侯应该吃过了吧。”

“我有一瓶的。”曲奇笑着说道,“你家夫人确实是心灵手巧。”

司马懿呵呵一笑,你少给我灌迷魂汤,我天天开着精神天赋,你说我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就在几人闲聊的时候,司马儁带着一群老兄弟从里屋出来,准备在正厅搞个筵席,吃点肉粥之类的东西。

“喂喂喂,你不是说就是几个叔祖、伯祖吗?”曲奇眼睛不瞎,一眼就在昏暗的夜路上看到了司马儁一行。

“叫袁氏那几位叔祖,也没什么问题吧。”司马懿敷衍的说道,“喏,都是叔祖,没问题的。”

陈曦嘴角抽搐,什么叫没问题,这是大问题好吧,陈荀司马搞一起那是时常有之得事情,可陈荀司马和袁家搞一起,那就是大事了。

“要不是陈子川在这里坐着,我也知道天下的情况,搁以前,我看到袁家三老和你们这仨家老拉拉扯扯,还不是在动手,我都怀疑他们要研究造反了。”曲奇直接来了一个大实话,反正他什么话都能说,既不用忌讳,也不用避讳。

“实际上我中午的时候看到他们一起,我也是这样想的。”司马懿神色淡定的说道,没办法,最能搞事的三个,和最能打的开始穿一条裤子,你除了造反,还能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