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一百零六章:这手能玩三年

于是这样一边做蛋糕,一边被投喂草莓的结果就是等拍完之后余意坐在电脑前面发呆。

怎么剪?

总不能把凡是被投喂的场景都剪掉吧,那这样这个视频直接就不用剪了,左右剪完之后也没剩什么东西了。

她坐在阳台这边苦恼,殷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悄悄吃着她刚做好的蛋糕,顺便还拍了张照片直接发到了自己的兄弟群里,配了个微笑的表情。

兄弟群里炸了锅,对于他这明摆着炫耀的照片不屑一顾顺便拉踩了一番。

帅到没人爱:【一个小蛋糕,至于吗?】

禅:【微笑jpg.看上去还不错。】

哥只是个传说:【出息一点。】

殷寻懒得回,继续吃自己的蛋糕,只觉得群里的人说话尽带着一股酸味。

是那种吃不到葡萄非说葡萄酸的酸。

这边余意剪完了视频,有些必要的场景剪掉的话视频总显得不太完整,她又不太想去补拍,于是殷寻给她投喂草莓的场景便多多少少剩了两个。

但也没关系,他的粉丝都知道她有个弟弟,所以到时候有人问直接说是自己弟弟就行了。

于是剪辑完之后余意很快便发了上去。

粉丝都是群神奇的人类,不管她什么时候发视频,总是能够秒评论。

估计这些人连视频都还没点开就先评论了,下面一溜烟的是啊啊啊,鱼鱼终于冒泡了。

然后大概几分钟之后,评论变了个方向。

我为鱼鱼举大旗:【???谁的手,谁喂的草莓???】

完美女人:【???谁的手,谁喂的草莓???】

我家狗爆炸可爱:【???谁的手,谁喂的草莓???】

坐在客厅里的殷寻也暗戳戳的用自己小号跟了下队形,随后便看到又有粉丝评论。

八百标兵奔北坡:【有一说一,这手我能玩三年。】

殷寻看见这条评论的时候余意刚好也看到了,偏过头来朝他的手看了一眼。

这位粉丝朋友没说错,殷寻的手确实是好看到能被雕刻成模型的存在。

手指细长,上面凸起的筋络看上去并不夸张,反倒格外的精致,是那种恰到好处带了些力量感的精致。

由于他的肤色很白,所以手的关节位置带着种淡淡的粉色。

殷寻眼皮直抖,尽量控制着自己不抬头,免得和余意对视上之后让她尴尬。

直到她收回视线,殷寻才抬头,见她敲了键盘,应当是在回粉丝的评论,于是他眼巴巴的等了一会儿。

鱼鱼不吃鱼回复我为鱼鱼举大旗:【家里弟弟。】

殷寻:???

但他也没沮丧多久,那些粉丝一个个的全是火眼金睛,立马替他证明身份。

八卦联盟盟主:【nonono,我敢确定这手不是弟弟的,大家还记得上次鱼鱼弟弟在旁边帮她打下手吗?没看过的快去翻视频,那手和这手绝对不是一个人的。】

这一点余意倒是失算了。

她哪里能想到这些粉丝会这般的关注细节。

但这位粉丝说的倒也没错,余意也回去翻了一遍有余乐存在的视频,对着这两个手一对比,只觉得倒也难怪这位粉丝朋友能一眼鉴真假了。

余乐的肤色黑,手又不是精致那一卦的,经常打篮球手上还有不少的茧子,所以跟殷寻的一比起来,那立马就被拉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于是底下的八卦小分队里立马开始讨论余意是不是再次恋爱了,还是跟男朋友和好了。

甚至还有人自发的脑补,替余意编造了一场大戏,问她是不是在剧组的这段时间和剧组里的小鲜肉谈了。

最后一群人恨不得直接把殷寻的手截出来盯着观察,还真被观察出来了什么,一位粉丝朋友把一张被红笔圈出来的截图甩到了评论区,【注意细节。】

于是终于看了眼被她圈出来的细节,便发现这只手的尾指位置有个类似月牙状的疤痕。

余意简直哭笑不得,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一地步,不过好在殷寻的年龄确实比她小,所以说是弟弟也没错,不算是欺骗粉丝。

只是为了防止这些粉丝继续往下深扒,余意不得不做出解释:【恋爱会告诉你们的。】

她这样说了,底下的粉丝们热烈的讨论一番之后暂时停止了对这双手的讨论。

一整天的时间,余意都待在殷寻的这个别墅里。

殷寻被她赶回房间休息了,她坐下来盯着外面看了会,也发现了这里的不同。

虽然白日里外面的空旷导致这里看上去有些稍稍吓人,但夜晚的时候星空肯定是很好看的。

在阳台上站了会儿,微微侧头便看到了一旁放着的画架。

傍晚吃完饭,余意搬了个凳子坐在外面吹风看星星。

殷寻站在门口看着她,大抵是他的目光过于的炽热,以至于余意就是想要忽略也忽略不掉。

她回过头来,“我看你阳台上放着画架,有颜料和工具吗?”

“有。”殷寻说,“我去帮你拿。”

“我跟你一起。”余意站起身来,担心他拿东西的时候会扯到伤口。

跟着殷寻到了一个被锁着的小房间门口,殷寻有些别别扭扭的不愿意开门,“里面都是些我以前画的东西,你别进去,我拿就行。”

余意莞尔,往旁边退了一步,看他格外心虚的把门打开一条缝,随后挤进去又迅速的关上门。

还真别说,这就完全的激发了人的好奇心,让余意不得不去思考一番殷寻以前的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以至于他要这般偷偷摸摸的。

但好奇归好奇,这是人家的隐私,没有经过同意,余意自然不会进去。

她去阳台把画架搬到外面,拐回来的时候殷寻已经把颜料和工具拿出来了。

他在旁边给她支了个小小的木桌,方便她放工具,随后也搬了个凳子坐在旁边看她作画。

画画这方面余意是比较业余的,顶多算是个兴趣爱好。

今晚的星空很好看,让她想到了在云顶镇的那晚和殷寻一起看的星空和日出。

很显然,殷寻也想到了那次,眉眼温和的看着她。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