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二十三章:禁止踩一捧一

这纯粹是她自己脑补的,自然不是真的。

……

余意跟常晟初到云顶镇时,是村子里的支书来接的。

两人还没下车隔着车窗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手上举着一张巨大的余意照片,正在车下张望着。

那照片过于张扬,以至于男人的周围被一圈人围着,大抵是以为哪个明星来了。

余意:“……”

不善的看向常晟初,她问道:“那照片是从哪来的。”

常晟初一脸得意的朝她咧咧嘴,“我给的,我发给朝之让他找人做成横幅,到时候接咱们的时候用得着,你瞧,这还没下车就知道这人是来接我们的了。”

余意微微一笑,“怎么不用你的照片。”

“嗨,我这人低调。”

余意心中瞬间生出了一个罪恶的念头,那就是她跟常晟初之间,只能活一个。

但这罪恶的念头还没来得及滋生多久,车子停下,她被常晟初拉着下了车。

匆忙之间,只来得及把帽子往下拉了拉,默默的走到了那位中年男人身边。

中年男人就是村支书了,看到两人之后立马就迎了过来,笑呵呵的,“是孟老师的朋友吧,我是孟老师喊过来接你们的。”

余意点头,“你好。”

目光在那横幅上停顿了不足一秒,迅速道:“要不这个先收起来?”

村支书笑呵呵的把东西收起来,伸手要接两人的行李,还有些不好意思,“路上辛苦了吧,我们这地方坐车有些不太方便。”

是有些不太方便,但具体的路线都是孟朝之给她们规划好的,到哪里下车,到哪里换乘,他那边安排的很妥当,所以除了坐车时间久了有些腰酸背痛以外,其余的倒是还好。

村支书问她们要不要在镇上先吃点再回去,否则还要坐一个小时的车。

余意摇头,这一路的车坐下来,胃里本来就有些翻腾,吃了东西怕是忍不住。

常晟初也没什么胃口,于是村支书便领着两人到了一辆三轮车前,把行李放上去,尴尬的笑了笑,“我刚考的驾照,不太敢开车,就开这个来了。”

“这挺好,这一路上车坐的我都快喘不上气了,刚好透透气。”常晟初先上去,车上有两个小凳子,一看就是特地给他们准备的。

余意今天穿的长裤,迈腿上了车,在凳子上坐下来,听着村支书说着村子里的事情。

他说的大多是跟孟朝之有关的,两人听的都挺认真,常晟初和他聊的还挺投机。

车子有些颠簸,但路上的风景不错,余意一边听,一边分神看着四周的风景。

瓦蓝的天,碧绿的草,去村子的路上需要经过一个堤坝,坝上有牛羊在吃草,八九岁的孩童躺在草地上用狗尾巴草在编兔子。

村支书的声音飘过来,他伸手朝着堤坝那边指了指,“往那边走是一条河,河上有个吊桥,回头你们可以过去瞧瞧,风景还不错。”

“但有一点,那河从前不深,从这头走到那头水也就到大腿根,但现在不行了,这些年不停的有人在河底开采沙子,越挖越深,越挖越深,站河边可以,可不能随便下去。”

这堤坝上下去不一会儿,就到了村子里了,离得还有些距离的时候余意就看到村口等着的孟朝之了。

他坐在轮椅上,腿上盖了个很薄的小毯子,朝这边看过来,等两人到了,他朝村支书笑笑,“麻烦胡叔了,我准备了饭菜,一起去我那吃点吧。”

村支书连忙摆手,“麻烦什么,这是你请来给咱们村子做宣传的,我谢谢你们还来不及的,如何能算麻烦。”

胡叔把两人的行李拎下来,“都去我那,我一早就让家里准备饭菜了。”

孟朝之道:“等晚上再去胡叔那,他们两个坐一路的车也该累了,这样,我先带他们回去休息,等下午的时候,带他们过去找胡叔,咱们到时候再聊。”

胡叔连连点头,“好好,我帮你们把行李送过去。”

常晟初连忙接过行李,笑的爽朗,“不用,我来就行了。”

孟朝之的小院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距离,余意走在他旁边,常晟初拎着行李,这十分钟的路程遇到了不少躲躲藏藏的孩子,一脸羞涩的盯着他们看。

到了小院门口,孟朝之推门让两人进去,这院子是他来到这里之后买下来的。

他是带着导师的推荐信来的,来到这里的时候所任职学校的校长其实是给他安排了住处的,但这个院子没人住,环境不错,价格也不贵,孟朝之便买了下来。

院子里有一棵枣树,一棵桃树。

院子中间有个石头做的池子,是用来洗菜的。

他刚一推开门,小花狗立马就朝他跑了过来,两个前爪在他的腿上用力扒。

孟朝之伸手摸了摸小花狗的头,这狗也不怕人,从主人身边跑开之后就到了余意身边,围着她晃尾巴。

常晟初不服气,“你这狗肯定是公的,色狗。”

确实是公的,余意把小花狗拎起来瞧了瞧。

小院里房间不少,除了堂屋和孟朝之睡得房间之外,还有几个空闲的房间。

孟朝之已经把房间都收拾干净了,常晟初把行李放进去,余意在院子里抱着小花狗盯着树上的几个桃看。

厨房里孟朝之已经做好了饭菜,余意本来没什么胃口,但现在闻着饭菜的香味忽然间就饥肠辘辘起来。

整个小院,包括厨房,所有的地方都被孟朝之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常晟初迫不及待地去厨房把饭菜端出来,余意在水池那里洗了把脸,冰凉的水浸在脸上,因为坐车而昏昏沉沉的脑袋总算是清醒了不少。

余意和常晟初的口味并不相同,所以孟朝之顾忌着两人的口味,做的菜稍稍的有些多。

尝了一口,常晟初赞不绝口,“你这手艺,也没比余意差哪嘛。”

“禁止捧一踩一。”余意喝了口在井水里浸的冰凉的啤酒,惬意的眯了眯眼睛。

吃饭的时间三人倒是没说什么正事,毕竟算算时间也有两年没见了,所以说的大多都是彼此之间近来的趣事。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