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三十三章:为什么姓殷的不行

愣了一瞬,蔡飞尚未来得及回应,那边常晟初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眯着一双笑眼朝人群里走过去了。

……

余意走过来的时候郗君正在和孟朝之聊天,自从知道自己和余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之后,郗君对于孟朝之热情了很多。

这一点让孟朝之有些诧异,郗君来这里支教的这段时间,两人之间说的话不超过十句。

结果单单是这两天的时间,郗君主动找他说话的次数就多的有些数不过来,当然,聊的基本上全是和余意有关的。

他笑着道:“你很喜欢余意?”

郗君毫不犹豫地点头,“喜欢。”

孟朝之以为她是余意的粉丝,毕竟余意在直播平台上的粉丝不算少,在这里遇到一个也正常,但郗君这样腼腆不爱多言的女孩这般费尽心思地想要从他这里尽可能地多了解一些和余意有关的事情,还是让他觉得有些惊讶。

两人聊了没几句,余意就走了过来,蹲到郗君身边,“我能做点什么?”

郗君小声道:“你去歇着就行了,你买东西也累了。”

余意听到孟朝之很轻的一声笑,扭头看他,便见他抬手摸了摸鼻子点点头,掩下眼里刚刚的那点笑意,“没错,去歇着吧。”

“还是算了。”余意帮郗君一起把食材穿起来,“我饿了,还是早点弄完早点吃吧。”

郗君动作一顿,往自己口袋的方向看了看,她手上现在不干净,好在余意还没上手,于是她往余意身边凑了凑,“我兜里有饼干,你拿出来先垫垫。”

余意伸向食材的手顿了顿,转而伸向郗君,随后从她口袋里摸出两袋小饼干来,撕开尝了尝,味道还不错。

等食材准备的差不多了,那边的烧烤架也弄好了,今天村长和村支书两家人都在,校长又是最后一个来的。

几个孩子们吃的兴高采烈的。

吃到一半的时候余意简单的把自己拍摄的需求说了一下,如果可以,最好明天就开始拍摄了,没有几天的时间了,她打算把视频在端午那天剪出来。

校长听完她的要求立马拍板,“这个没什么问题,包粽子什么时候包呢?”

“后天可以吗?”

校长摸出手机来看了一下各班的排课表,“后天的时候孟老师带的那个班刚好是有两节户外课的,我们这边很少上户外课,一般遇到了户外课就直接上班主任的课,这样,后天不如用这两节户外课来让孩子们一起包粽子?”

孟朝之点头,“我觉得可以。”

余意也点头,“行。”

这些事情安排好了,接下来就是专心聚餐了,村支书和村长这些人甚少这样轻松愉悦的坐在这里,于是一时间有些上头,拉着几个年轻人一起划拳,就连孟朝之也趁兴被灌了几杯酒。

殷寻不会划拳,加之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他酒量真的不行,于是并未掺和进去,而是在一旁沉默的看着。

常晟初和蔡飞二人对于划拳很是擅长,但奈不过村长几人的经验多,于是几场下去,都有些脸红脖子粗起来。

余意和郗君坐在一旁咬着肉串,孟朝之去了一旁的烤架上继续烤肉。

不一会郗君起身去帮孟朝之,余意抱着瓶啤酒自己喝的还挺开心,时不时的朝那边划拳的人群看过去一眼。

不多久,殷寻坐到了她身边,“你打算在这边呆多久?”

“估计还要段时间,这里风景还不错,挺适合散心的。”

殷寻闻言点了点头。

余意等了一会儿,没见他说话,便扭头看了他一眼,“你呢,什么时候回去?”

“也还要段时间。”殷寻声音闷闷的,“心情不好,来散散心。”

一旁村支书端着酒要过来劝殷寻也一起喝两杯,被醉的已经有些晕乎的蔡飞一把拉住,“别,我们老板三杯酒下去就不行了,咱们继续喝就行。”

蔡飞晕头转向的大脑朝殷寻和余意这边看了眼,美滋滋的想着,瞧瞧,像我这样有眼力见,会做事的助理去哪找,为了自家老板的终身幸福,他可谓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这边刚拦了个村支书,那边又拦了个校长,一圈下来直接喝上头了,最后眼看着常晟初端着酒又要朝那边走过去,蔡飞立马攥住常晟初的手臂,猛地站起身来。

常晟初也喝的有些多了,但理智还是在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干嘛?”

干笑两声,蔡飞道:“久闻常总大名,能在这里遇见实在是缘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跟常总喝两杯。”

等常晟初重新坐下来跟他一起喝的时候,蔡飞才悄悄地吐了口气,不着痕迹的朝自家老板那里看了眼,希望自家老板能够争点气。

这边的动静不小,殷寻和余意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她觉得殷寻这个助理还挺有意思的。

烧烤结束,村长和村支书被自家的孩子搀着回了家,校长醉的也有些严重,他妻子过来接的人,是个有些淳朴笑起来很温和的女人。

孟朝之今晚破天荒的也喝了不少的酒,有些醉了,坐在轮椅上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蔡飞和常晟初两个人已经完全醉成了烂泥,余意和殷寻一人扶一个打算把人扶回去休息。

扶着人走到了小院,常晟初不知道发哪门子的酒疯,忽然就站直了身体,“我不同意!”

余意被他吓得心口一跳,气的翻了个白眼,“你不同意什么?”

“我不同意你跟姓殷的在一起,我早就跟你说过吧,你那时候就不听。”

额角隐隐抽搐了一下,余意瞬间便想起了那时候她刚和殷戎在一起的时候常晟初格外的不赞成,每次见面都阴阳怪气的模样。

于是她耐下性子问了句,“为什么姓殷的不行?”

她问这句话的时候殷寻刚好扶着蔡飞站在她身后,就听见常晟初傻逼似的来了句,“你姓余,不得找个姓水的吗?”

“……”果真,常晟初这人八成是有点毛病,余意面无表情地把人扯回了房间,丢在床上,砰的给他关上门。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