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三十五章:男友视角

这家伙哭丧着一张脸,欲哭无泪,“完了,完了,我特么的昨晚到底都说了些什么鬼话?”

他觉得自己昨晚没被自家老板掐死,绝对是老板心慈手软。

蔡飞鼓足勇气出了房间门,在院子里遇到正放空自己的常晟初。

常晟初扭头打了个招呼,“早。”

“早。”他忍不住朝自家老板的房间看了眼,房门关着,什么都看不出来。

“都去学校了。”常晟初放空完自己,舒展了下自己的肢体,朝蔡飞努努嘴,“你去不去?”

两人到学校的时候这边正在忙碌,余意昨天买的食材其实不太够,好在学校食堂里的员工也早早就准备了包粽子的材料。

这里的孩子年龄虽然小,但会包粽子的竟然还挺多,余意随口问了几句,发现将近一半的人都会包。

她在一旁调试摄影的机器,孟朝之在和孩子们说话。

这粽子是要在端午当天吃的,所以今天余意先带着孩子们包,把素材拍下来。

常晟初跟蔡飞过来的时候这边已经准备的都差不多了,余意并不限制孩子们的天性,随他们发挥。

拍摄的时候她特地留出了一块视频拍不到的角落,殷寻便坐在那里。

殷寻不会包粽子,但面前既然摆着食材,自然是要试一试的,余意坐的和他有些距离。

他想要凑过去,又担心会影响到她的拍摄,于是只得自己在一边绷着脸瞥她,这般盯着她包了三个粽子之后,殷寻才自己动起了手。

其实余意的粽子包的也不太好看,有时馅料塞得有些多了,有时塞得有些少了,模样看上去不太完美,甚至还没有几个孩子包的好看。

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和郗君,凑到两人旁边叽叽喳喳个不停。

郗君从孩子堆里抽身,瞥见一旁正自己对着粽子叶紧皱着没头的殷寻,犹豫了片刻,朝这边走过来,声音很小,“需要帮忙吗?”

殷寻面不改色,“不用。”

毕竟人多,这粽子也没包太久,很快就完成的差不多了,余意从座位上站起来,刚洗完手,路过殷寻这边打算去关一下拍摄机器,余光往他面前的桌子上一瞥,没忍住登时就笑了出来。

“迷你的粽子吗?”

殷寻耳尖瞬间红了,但面上却还是一派的坦然,轻描淡写道:“小一点,吃着方便。”

常晟初从一旁凑过来,也跟着瞥了一眼,毫不客气地笑出声,“这玩意包的,不知道的以为这粽子刚刚出去流浪了一圈呢。”

眼看着自家老板的脸色要变,蔡飞立马从一旁挤进来,一脸夸张道:“天,我们老板这粽子包的……”

众人的目光全都朝他移了过来。

蔡飞:“……”

他斟酌了下语言,违心道:“精致,可爱,吃着方便。”

众人:??你认真的?

殷寻点头,启唇道:“嗯,这些都是给你包的,你喜欢,一会儿就都吃了吧。”

和他昨晚那胡言乱语的罪行来,吃点粽子算什么,蔡飞当即一拍胸脯,“放心,全都是我的。”

殷寻没理他,回头又对上余意那和昨晚一样神秘莫测的眼神,顿了顿,终究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怎么了?”

余意笑着摇头,“没事,挺好的。”

……

中午的时候众人吃的就是上午包的粽子,余意偏好于咸肉粽,郗君更爱吃蜜枣的。

就这两节课的时间,这些孩子们已经跟余意混的很熟了,尤其是一些小姑娘们,凑在余意和郗君面前,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她们大多对于外面的世界很好奇,通过电视,手机各种视频上看到的那些,终究比不过亲眼所见的。

这些孩子们的眼神充满了纯真。

在学校里待了一天,晚上余意回去就开始剪辑视频,这两天她拍的东西其实已经不少了,加上今天拍的,素材基本上是已经足够了的。

除此之外,这两天她还拍了一个vlog,先剪辑出来传上去,等端午节那天再发今天拍的这个。

余意的vlog拍的很是悠闲,清凉的西瓜和泉水,无边的夜色和星空,一望无际的翠绿草原和低头吃草的牛羊,路上遇到递给她小香瓜或者腼腆夸她漂亮的孩童。

别说是看的人了,剪辑的时候余意自己都觉得心神放松,甚是愉悦。

她也把殷寻给她拍的那几张照片剪了上去。

视频剪完,她自己也没看时间,直接传了上去。

一会儿的功夫评论就直接上来了,看样子她的粉丝里面夜猫子也是不少的。

不会起网名:【天,这是什么地方,这简直是我的梦中养老圣地啊。】

月亮不睡我不睡:【+1,另外,鱼鱼吃的那西瓜也是我的梦中情瓜。】

特立独行的猪:【有点眼熟,这地方我好像去过,是不是云顶镇那边的一个小村子,风景确实不错,但我当时去的时候是冬天,漫山遍野的雪也别有一番滋味,不过现在看来,很有必要再去一次。】

鱼鱼她男人:【鱼鱼现在还在吗?】

一夜暴富到底行不行:【天,那照片谁拍的,我们鱼鱼这么优秀的条件都能拍成这个样子,服气。】

你看我像不像你爹:【哈哈哈哈哈,话说鱼鱼是不是和男朋友和好了,我瞧着这照片更像是男友视角呢。】

话题到了这就跑了偏,不过很快就又被拉了回来,因为余意回复了几个粉丝。

回复不会起网名:【云顶镇,无边村。】

回复特立独行的猪:【唔,你这样说,我觉得冬天也有必要来一次。】

回复你看我像不像你爹:【不是。】

而与此同时隔壁房间里还有个偷偷窥屏的,殷寻的眼神落在鱼鱼她男人那个id上,面无表情的截了个屏圈出来发给蔡飞:“这个人的id,想办法给我改了。”

看到这条信息的蔡飞以为自己瞎了,他又盯着仔细看了一眼,确认自己没看错,立马压下脱口而出的脏话耐心的给殷寻回了条语音。

“老板,这玩意怎么改,你别太在意这个,余小姐再怎么说也是个博主,粉丝起个这样的名字正常,你想想那些明星的微博底下一天到晚全都是喊老婆,老公的,这就是她们表达喜欢的方式。”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