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三十八章:我的荣幸

两人商量好事情吃完饭从包厢里出来,沈汀白正跟余意说着要不要把那只猫接过来先熟悉熟悉,看看到时候适不适合拍摄,别到了拍摄的时候发现不配合,再去找新的也来不及了。

余意正想回答,旁边一道有些惊喜的声音打断了她,“沈导?”

沈汀白回头,看到来人笑了笑,“你们也是来这边用餐的?”

这是个中年女人,看上去很雷厉风行的那种,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朝沈汀白笑得很是开怀。

余意并不认识这个人,但却认识她身边站着的人,正是她跟沈汀白钦点的那位男主角——何放。

他跟沈汀白打了招呼就站到了一旁,模样没什么攻击性,看上去是不太爱和人交流的那种,属于在圈里不怎么讨人喜欢的那种。

倒也不难猜测网上那些关于他铺天盖地的辱骂都是如何而来的。

作为何放的经纪人,吴丽芳早已经习惯了他的不善言辞,跟沈导聊了几句之后目光落在余意身上,眼里的惊艳毫不遮掩,她刚想问这是不是沈导新找的新人演员,就立马想起了余意是谁。

说起来吴丽芳还动过想要签余意的心思,她第一次从网上看到余意直播就起了兴趣。

作为经纪人,在这方面还是很敏感的,网上的那些主播之中漂亮的其实很多,但进入娱乐圈并不仅仅是漂亮就可以的。

漂亮但是没有记忆点,身材,气质,这些都很重要,当然,如果这漂亮是靠美颜软件堆砌起来的,离了软件就不行,那就梗不可以了。

所以吴丽芳关注了余意很久,真心觉得这姑娘不进娱乐圈可惜了,于是给她发了私信,询问了她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结果被拒绝了。

这一想起来吴丽芳瞬间有些幽怨了,这是哪位同行诱惑走了她看中的这个好苗子?

她正幽怨着,就听沈汀白介绍道:“这位是咱们这次拍摄的剧本编剧,说起来让何放饰演剧中的男主,还是她提出来的。”

如果何放是个不错的一二线明星,沈汀白这话说的绝对是不太合适的,但何放名气和口碑现在都不太行,所以这话说出来,倒也没什么不妥的。

吴丽芳格外的惊讶,怪不得这位不打算进娱乐圈呢,原来不止是专门做美食,还是个编剧。

她瞧着眼前这两个人,职业素养让她的心宛如在滴血,这一个两个这么适合走到台前的人,为什么都这么喜欢站在幕后。

但她想到这的时候回头看了眼何放,便把这点可惜立马收敛了回去。

台前的压力和所要承受的攻击,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住的。

吴丽芳似乎有些关于拍摄的事情要和沈汀白商量,所以这两个人在一旁聊了一会儿,余意站在旁边等了一会儿,朝何放那边看了眼,刚好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

何放似乎没料到她会突然抬头,目光滞了片刻,朝她张了张嘴,“多谢。”

余意弯唇,“不用客气,选你当男主自然是经过考虑的,没人会拿自己的作品开玩笑。”

她这样说,何放难免更为好奇了,他朝余意走近了两步,“我能听听你选我的理由吗?”

这个剧本何放看了,确实很不错,大概剧情是二十七岁专注于事业的女主被家里人逼着相亲,结果相亲对象竟然是自己多年前谈过的初恋。

当年还稚嫩的两人现如今都已经在各自的领域闪闪发光,两人其实都没有忘记对方,但却又因为一些误会谁都没有朝彼此前进一步。

后来两人阴差阳错在职场上有了交集,女主和男二也就是她的上司之间表现得略微有些暧昧,于是男主急了,开始主动出击。

这个剧本是何放比较喜欢的,其中细致的点很多,吻戏床戏什么的几乎没怎么有,但即便是没有吻戏和床戏,也依旧能让人体会到男女主之间暧昧拉扯的那些复杂情愫。

当然,这剧本之中一大部分讲的都是职场上的事情,但却并不繁琐累赘,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处,青春时候的莽撞冲动和不顾一切,再遇见之后的成熟,理智和彼此试探,不可否认这是个不错的剧本。

至于选何放来演男主的理由,余意还真没怎么想过,于是她沉思了一会儿,淡定开口,“我要是说这剧本创作那天我发刚好在机场遇到了你,所以后面创作的时候就觉得你很合适,你信吗?”

何放显然没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答案,于是笑了,“我的荣幸。”

等沈汀白和余意聊完,吴丽芳带着何放告别回去,刚出了会所,吴丽芳就兴奋的砰砰砰的朝何放肩膀上拍了好几下,声音压控制不住的激昂,“天,你知道这部剧女主定下来是谁吗?”

何放对于这种事情不太关注,但鉴于之前因为被女演员捆绑着营销绯闻的前例,所以还是问了句,“谁?”

“陈筱!我的天,是陈筱!”吴丽芳使劲的晃着他的肩膀,“你能不能把你这死人脸稍稍收一收,给点反应?”

何放确实给了反应,微微拧眉,“到时候又少不了被骂了。”

这都不需要开播,估计等到开拍之后剧组官宣一出来,他就会被骂的狗血淋头了,微博沦陷是必然的了。

陈筱那些粉丝估计能直接把他骂到自闭,毕竟像他这样黑不黑,红不红的小角色哪里配得上跟陈筱合作。

不过好在他很少看微博,更多的时候都是吴丽芳在帮他看,然后气的头脑发胀。

吴丽芳还没从兴奋之中收回神来,好一会儿才安慰他,“放心,到时候你别看微博就行了,黑红也是红,说不定有些人黑着黑着就黑出感情来了。”

何放忽地笑了下,倒也不太在意。

沈汀白把余意送到了小区门口,朝她挥挥手,叮嘱道:“别忘了先把猫接过来看看。”

余意摆手点头,走到电梯里的时候接到叔叔的电话,让她这两天抽空去他那坐坐。

估计不是因为余乐的事情就是因为这段时间关于她和殷戎的事情。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