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四十四章:别惦记

这种事情余意倒是第一次听说,还真有些好奇,“那你失恋的时候怎么做的,跟我一样淡定的调节心情?”

毕竟是母女,一样也无可厚非。

但夏女士摆摆手,略微心虚的讪笑一声,“那倒不是,我那时候脾气暴,所以拿着根棍直接堵在他家门口,看见他出来就揍。”

余意:“……后来呢?”

“后来他报警了,我就遇见你爸了。”

“……”

这可真是有些让余意无话可说。

外头余父跟船长玩的正高兴,抱着船长去院子里看小鱼塘里养的鱼。

余意捏了块夏女士刚做好的排骨,叼着肉去外面看余父逗弄船长。

显然船长的聪明也有些惊到了余父,他找了根鱼竿坐在池塘边上钓鱼,船长在一旁瞪着眼睛盯着钓竿。

余意走到旁边蹲下来摸了摸船长的头,见她出来,余父立马扭头问道:“这猫真不是你养的?”

“不是。”

余父显然有些失望,但随即又期待起来,“那怎么放你这了,它主人不要它了?”

“别惦记了。”余意把嘴里的排骨咽下去,“就算它主人不要它了你也得过得了妈那一关,她是不会同意养宠物的。”

余意确实没养过小动物,夏女士爱干净,又怕麻烦,加上养动物这种事情养了就得负起责任来,不是喜欢了就逗逗,不喜欢了就让它滚蛋的,所以一直没养过。

大学毕业后余意倒是有想过养只小狗来陪自己,但后来觉得自己的工作并不稳定,时常出差,她又是天南海北跑闲不下来的性子,后来也就没养。

父女两人在鱼塘边上说着话,客厅里夏女士拿着手机走出来,喊了声,“老余,手机响了。”

余意走过去把手机接过来,递给余父。

她瞥了眼屏幕上跳跃着的名字,栾梦。

余父接通了电话说了几句,是工作上的事情,等他讲完了之后挂了电话,余意才问道:“栾梦姐之前不是说要调组吗,没调?”

余父工作单位上的人余意基本上都认识,栾梦是余父带的徒弟。

她跟栾梦年龄差不多,对她还挺钦佩的。

一个小姑娘年纪轻轻敢上刑侦,并且遇到任何案件都不退缩,这一点,余父也对她赞不绝口。

但栾梦的母亲对于她的职业却有些排斥,余意记得似乎是去年的时候她跟栾梦聊天,当时就说到了栾梦的母亲想让她转组的事情,想要干这行,可以,但必须调去做文职工作。

这和栾梦的预期相差实在太大,所以母女两个僵持了很久,谁都不肯妥协。

几个月前余父提过栾梦要转组的事情,余意还以为她已经转走了呢。

余父把手机装起来,开口道:“没转,说实话,她是个干刑侦的料,胆子大,心又细,怀有怜悯之心,但又不会感情用事,我也看她办了不少的案子了,这样的人才,要真转走了,我当真觉得有点可惜。”

他自己在这个行业干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个工作的危险性,但这个世界上危险的职业太多了,冲在一线的缉毒警,驻守边疆的军人,乃至于火场上冲锋陷阵的消防员,危险的职业多了去了,但总得有人干。

只是干归干,却不能给人家戴高帽子强迫人家,栾梦是个人才,他珍惜人才,但却也并未劝过栾梦让她不要转组。

栾梦的家庭情况他知道,真说起来,其实他也认为栾梦转组是个比较好的选择。

现在栾梦留了下来,余父除了欣慰之外,其实不乏担忧。

他回头看了眼一旁逗猫的女儿,放下鱼竿站起身来,“走吧,回去吃饭。”

吃完饭之后余意就回了家,昨天的罐头喂流浪猫没喂完,余意又拿着下去喂了一次。

小区里的流浪猫其实不少,大多都是警惕的性子,躲在一旁不敢出来,等她把罐头打开,退离几步之后这些猫才一窝蜂的涌上来。

喂完流浪猫上去,打开门就看到船长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门口,整只猫呈大字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余意喊了它两声,没反应,看来是伤了心了。

这模样实在是有些好笑,余意便拍了个视频发给了YX。

鱼鱼不吃鱼:【它这个样子是正常的吗,我把罐头拿下去喂流浪猫,上来之后它就这个样子了。】

殷寻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依旧在开会,做汇报的员工是公司里的老职员了,汇报却做的一塌糊涂,以至于他的脸色从会议开始就不太好看。

底下的员工们一个个全都警惕十足,面色紧绷,生怕哪一个环节出点问题,自己成为点燃老板怒火的引线。

以至于信息声传来的时候众人都打了个激灵,心想这是谁这么不开眼,这种时候手机响不是摆明了要吸引火力吗。

结果就见自家老板低头摸出了手机,然后神情蓦然一松,低头回了句消息,随后会议室里焦灼的气氛瞬间松快了不少。

YX:【不用理它,被惯坏了。】

尽管收到了这条消息,余意还是对于船长现如今的模样有点小小的心疼,好好的猫,怎么就不能吃小鱼干和罐头呢,只能吃猫粮,多少有点可怜了。

于是她把船长抱在怀里哄了一会儿,坐在电脑桌前陪着船长看了会儿猫和老鼠。

说起来距离进组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又过了两日,沈汀白忙完了过来接船长,余意却突然有些舍不得了,这几天她基本上没有出去,跟船长朝夕相处。

船长又乖巧,又聪明,余意喜欢的不得了。

但拍摄是正经事,余意自然不能因为自己舍不得,就这般的使小性子。

但奈何船长似乎知道自己要被带离余意身边,见到沈汀白就开始躲,只有在余意喊它的时候才会露出头来乖巧的走到她旁边。

沈汀白看了一会儿,也觉得很是震惊,“你这猫这么聪明的吗,我怎么觉得它好像能听懂人话似的。”

船长轻蔑地瞥了一眼沈汀白,小眼神多多少少有点鄙夷了。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