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五十二章:不一定能玩过他

船长动作顿了顿,歪着脑袋看了眼余意,说的也对,所以他那个废物主人到底能不能行?

余意收到消息之后给船长倒了水和粮,让它自己待着,她出去吃顿饭就回来。

这场聚餐确实是不可避免地,毕竟要开机了,大家彼此之间吃顿饭熟悉一下还是需要的。

余意下楼的时候沈汀白和几人已经等在大厅了,见她下来摆摆手,“走吧,何放他们已经过去了。”

陈筱今天来的有些晚,加上路上堵车,大概还要半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到。

副导演定的聚餐场所是在青市这边比较有名的一家私房菜,剧组的人不少,沈汀白这人向来大方,所以直接开了三个包厢,主要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在一个包厢,其余的那些小角色则在其余的包厢。

几人进去的时候众人已经都坐下了,但主位那边的几个位置还都空着。

沈汀白走上前,“何放,你坐这么远干什么,到前面来坐,一会儿陈筱来了也坐这边。”

何放被经纪人推着坐了过来,挑了个比较低调的位置坐下。

沈汀白笑呵呵的跟众人打了招呼,瞬间介绍了下副导演和余意。

余意也算是圈子里的新人,但毕竟是编剧,加之沈汀白看上去和她关系有些不一般,所以众人对她还算尊重。

陈筱经纪人那边打了电话说还有十几分钟就能到了,沈汀白把菜单传下去让众人先点菜。

余意低头玩着手机,沈黛给她发信息问她怎么还没约小学弟一起吃饭,她这才想起来,忘记跟常晟初要殷寻的联系方式了。

但现在她在青市,自然是没办法约殷寻的,只能先跟他道个谢,等到时候回了粱城,在约他出来和沈黛请他吃顿饭。

于是她给常晟初发了信息问他有没有殷寻的联系方式。

收到信息的常晟初很是疑惑,【在云顶镇那么多天,你们两个连个联系方式都没加?】

鱼鱼不吃鱼:【你加了?】

常晟初:【没加。】

余意险些直接翻了个白眼,都没加,说这么多干什么。

但虽然常晟初也没加联系方式,没一会儿还是给她发过来了一个电话号码,【这是殷寻的手机号,我跟上次谈合作的那个联系人要的,但应该不是私人号码,你打个试试。】

常晟初:【话说你要他的联系方式干嘛?不会是被他哥渣了转头要去渣他吧?】

常晟初:【我跟你说余意,这招可使不得,殷寻这人精明着呢,你不一定能够能玩的过他。】

这人叽哩哇啦的说了一大通,余意并未理会,而是直接把他发过来的这个号码存了下来,等回去之后再给他打个电话。

这般过了好一会儿,包厢门被推开,一道有些清脆的声音传来,“不好意思,我来的有点晚。”

这人就是陈筱了,不得不说娱乐圈确实是个红气养人的地方,何放虽然是男主角,但他在这里坐了这么久,目前为止,除了沈汀白还没人和他交谈过,大抵都是知道他的名声,生怕会被牵连到。

这很现实,也很正常。

陈筱这刚一进来,在场的人立马一大半的人全都面带微笑格外友好的和她打招呼,分明陈筱的年龄不大,比绝大多数在场的人都要小一些,但这些人一口一个筱姐喊着,喊的格外亲切。

余意抬眸,在沈汀白给她和陈筱做介绍的时候弯唇打了个招呼。

跟沈汀白说了两句话,陈筱并没有走向沈汀白给她安排的位置,而是径直走向旁边刚巧还剩下一个空位的何放旁边,朝他伸手,“合作愉快。”

何放愣了愣,也伸手,声音低沉,“合作愉快。”

见陈筱直接朝着何放走过去,陈筱的经纪人压制住自己想要抬手扶额的冲动,跟沈汀白打哈哈,“这两人坐在一起方便交流戏份。”

沈汀白附和道:“对对对。”

其余的人心里各种小心思转啊转,但自然没人敢摆在明面上。

尤其是陈筱坐下来之后并不避讳,很开朗的主动跟何放搭话。

这难免让人怀疑,像她这种咖位何至于接这种电视剧,平白影响自己的口碑。

但若是她跟何放有什么关系,单纯的为了捧何放,那就说得通了。

这一顿饭吃的众人猜来猜去,等到气氛终于热起来一些,沈汀白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个投资商来这边出差,刚好在这个饭店里,他过去看看。

沈汀白一走,气氛又热烈了些。

陈筱刚好坐在余意跟何放中间,朝她这边靠了靠,眼睛很亮,和大荧幕上表现出来的那些冷艳性格不太相同,反倒更像是有些俏皮的小姑娘。

“沈导刚刚说你是编剧,剧本我看完了,非常不错,但有一点我能提个小小小小小小的意见吗?”

余意笑了笑,“欢迎提这个小小小小小小的意见。”

这两人说话的声音不低,何放并没怎么故意听,但依旧能够听的一清二楚。

陈筱单手撑着下巴,一脸的认真,“你这剧本写的未免太纯了些,穿插校园的那些剧情没什么吻戏床戏倒是好说,但职场的部分上,这都奔三的男女了,血气方刚的整天谈工作是不是也不太好?”

何放:“……”

余意:“……”

头一回碰到女主让加吻戏和床戏的,余意一时间差点没反应过来,随后扑哧笑了声,“那倒也不是不能加。”

“是吧。”陈筱高兴的一拍手,“这样才更有吸引力一点,当然,即便是不加你这个剧本也确实写的很不错。”

不远处陈筱的经纪人胆战心惊的看向这边,这熊孩子这么兴奋是干了什么?

又跟余意探讨了一会儿剧情,陈筱心满意足的挪回去,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果酒,瞥了眼何放那边的杯子也空了,顺便也给他倒上了。

这一幕落在在场的人眼里立马又增添了几分暧昧。

何放把杯子往一旁挪了挪,朝她微微颔首,“前辈不必客气。”

陈筱锃亮的眼眸稍稍黯淡了那么一瞬间,很快又恢复正常,“哦。”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