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五十七章:莫挨老子

这一点还真是众人都不得不承认的,余意平时除了在直播和自己的视频当中露脸,其余的场合之下是没有露过面的,她的粉丝路上偶遇她,也大多是尊重她的意见,并不爆照。

所以之前有不少人都喷余意离了美颜就直接见光死。

余意从来没有反驳过。

所以那些人就更加的默认了她的长相全都是靠美颜。

结果如今这监控视频一出来,余意的佛系粉丝全都开始舔屏,以至于单靠美貌,余意直接被这群粉丝给刷上了热搜。

一时间倒是有些让她意想不到。

而这监控视频是谁放出来的呢,这就不得不提一句每天上班时都阴沉着脸的殷寻了。

蔡飞这段时间没少受他的冷脸,这几天工作实在是忙,殷寻从早就让他定前往青市的机票,接过一直到现在都没订上,倒是怪不得殷寻每天上班时都一副半死不活的表情了。

好不容易公司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蔡飞喜极而泣的给自家老板订了前往青市的机票,特地去庙里给自家老板烧了几炷香,求了下姻缘。

结果这机票刚订好,当天晚上微博上就爆出了罗建和余小姐的事情,蔡飞当然知道这定然是假的,但耐不住他们老板较真啊。

于是当晚,殷寻就让蔡飞去要酒店里的监控视频。

蔡飞一脸的苦色,“这酒店是霍氏旗下的,霍氏那个总裁跟大少爷关系不错,并且跟刘氏那边也有些渊源,这件事关乎到余小姐,想必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把监控视频给咱们。”

殷寻嗯了声,面色波澜不惊,“那就不用去要了。”

蔡飞松了口气,正想着自家老板还是有点理智存在的,便听见老板道:“去黑客榜上找个靠谱的,直接给我把监控黑过来。”

“……”神他妈的理智,他老板在关于余小姐的事情上压根就没有理智好嘛。

但莫名其妙的蔡飞竟然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热血,他把自己这心情归结为为了别人的爱情感动。

于是去黑客榜上找了个排名很高看上去比较比较靠谱的,花了高价请人家黑了个视频。

这黑客叫三木,在蔡飞说出请求之后立马就把视频甩了过来,并且丢了三个字给蔡飞——不收钱。

蔡飞疑惑:“为什么不收钱?”

三木:“我也是余意的粉丝。”

于是蔡飞喜出望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自家老板,结果自家老板下颌微抬,眉头紧拧,“直接转过去。”

“……”这就是典型的有钱花不出去。

不过不管怎样,事情也算是解决了一小部分了,娱乐圈里的事情,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全凭一张嘴,就算是监控出来了,也不见得网络上的这些人真就信了。

尤其是事到如今那个叫罗建的小演员还在蹦跶,在评论区里回应的欢快。

装的那叫一个可怜无辜,活像是他跟余意之间真的有什么关系,余意就是个渣女,现在腻了就想要直接甩了他。

要说这位罗建也是直接撞在枪口上了,他签的公司老板正好是唐文斌手底下的,于是殷寻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立马就点了头,“放心吧哥,我会处理的。”

不出所料的话,这位罗建往后是不能再出现在娱乐圈里了,蔡飞看了眼自家老板,觉得大抵不止是这样,这位罗建同志往后怕是职业生涯中要处处碰壁了。

毕竟他们老板的人脉还是很广的。

罗建没能蹦跶太久,网络上关于他的黑料一窝蜂的全爆了出来,和粉丝约会,赌博,酒后闹事,各种五花八门的丑事连马赛克都没打。

余意也在微博上给了回应,很简单的一句话。

基本上算是为了安抚自己的粉丝发的。

【美丽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乖,不用吵,我想说我其实是个颜控,但也不是个无脑颜控,所以除了对于颜值看重之外,身材和品行也是很看重的,所以嗯……你们懂得。】

这条微博底下一片的哈哈哈。

天下第一帅:【鱼鱼是颜控,那我更要爱惜我这张脸了。】

养乐多:【鱼鱼的言下之意就是莫挨老子,老子看不上那个傻逼。】

是静静吖:【什么玩意都敢往上凑,这种货色是怎么好意思往我们鱼鱼身上贴的?】

……

这一桩事情虽然糟心,但却也勉强算是因祸得福,余意在这场风波当中小火了一场,账号上一下又多了小几万的粉丝。

而现在拍的这个剧更是也火了起来,沈汀白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生气,但还是在剧组里和所有的演员都很严肃的表示了一件事,那就是严禁演员去找编剧私自加戏。

若是被他发现,不用拍了,直接卷铺盖回去吧。

真说起来这场风波之中最为无辜的人其实是何放,莫名其妙的被拎出来骂了一顿。

事情结束之后余意打算去找何放道个歉,事情虽然不是她造成的,但怎么说也和她有关系,所以这道歉是应该的。

她去找何放道歉的路上遇到了陈筱,这位大明星私底下的私服风格有些一言难尽,这一点经纪人说了无数次,但陈筱就是不改。

她喜欢的风格为什么要改?

镜头底下不能做自己她当然能接受,毕竟这是她的职业,但私底下为什么还是不能穿自己喜欢的?

陈筱接受不了,索性不接受。

于是她身上穿着件到大腿根的黑色长T,后背上有个大大的占了满背的立体米老鼠,米老鼠身上沾满了钻,亮瞎人眼。

她朝余意走过来,“你去找何放吗?”

余意点头,“去跟他道个歉。”

“怎么道歉?”陈筱问的很认真,但也确实问到了余意,她是单纯的打算道个歉就行了的。

见她这副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陈筱一拍她的肩膀,“这样吧,咱们把何放约出来,我知道这里有个地方的小龙虾很好吃,他喜欢吃小龙虾的,这样道歉诚意才够。”

她很是自然的就把自己融入到了余意的道歉之行里。

在听到她说何放喜欢吃小龙虾这句话时,余意眉峰不着痕迹的轻微一挑,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点头,“好。”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