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六十七章:怕吗

“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梦梦啊,妈求你了,妈真的求你了,咱不干这个行吗?”

眼泪从闭着的眼角滑下去,给她处理伤情的医生动作轻了些,“疼吧,忍一忍,就快好了。”

这伤口毕竟是被刀刺伤的,医生处理完伤口,还是问了句,“你这伤是怎么来的,需要帮你报警吗?”

栾梦扯了扯唇角,“不用,我就是警察。”

医生肃然起敬,“这是抓坏人伤的?哎呀,你一个小姑娘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你说现在咱们这些行业都越来越不好干了,我们这边有医闹,你们那边有各种各样的歹徒闹事,哎,难啊。”

栾梦点了头,“是啊,难。”

余意身上的伤很快就处理好了,手臂上被那男人抓掉了几块皮肉,看上去吓人,但实际上伤的不怎么深,但她依旧垮着一张悲伤的脸,因为给她处理上的医生说恐怕是要留疤。

她在外头等了会栾梦,接到了余父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就是余父格外严肃的声音,“我听他们说今天抓捕那个犯人你也在现场?”

这个他们,毫无疑问是刚刚遇见的那些栾梦同事们了。

毕竟余父身边的同事,认识余意的人不少。

余意坐直了些,“我只是刚巧在旁边吃饭,听到了枪声过来看看。”

那边余父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犹豫了片刻,最后说出来的只有三个字,“别逞能。”

余意点头,“我知道的,我只是看看情况,没逞能。”

她的身手可以说是余父一手练出来的,虽然只能说是三脚猫功夫,但当时的场景,如果她迟疑几秒,怕是栾梦就直接没命了。

她朝电话那头笑笑,“我是你的女儿,自然不能给你丢人,你说是不是。”

余父板着脸,想要凶她几句又舍不得,当父母的似乎都有这种心态,希望自己孩子能够善良勇敢,但又不希望她过于勇敢。

他也亦然,但他是警察,自然不能教自己的孩子遇到了事情往后缩,最终只能沉声道:“量力而行,任何时候都要记住这句话,爸是警察,抓捕犯人,保护群众是我的职责,但你不一样。”

“我知道的。”余意说,“栾梦姐那边好了,爸,我先挂了。”

“等等。”余父连忙喊住她,“几个同事已经押着犯人回来了,栾梦那边你先照料一下,所里这边已经有人去接她了,应该明天就能到。”

挂了电话之后栾梦的伤口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她的伤口在肩上,所以包扎的有点复杂,医生建议她住院,但栾梦觉得没多大的事,她不太喜欢在医院呆着,所以包扎好之后就打算出院。

在门口看到余意,先看了看她的手臂,“没事吧?”

“没事。”余意开始逞强,“小伤,指甲划了两下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她没事,栾梦立马就开始了说教,“这么晚了,你当时怎么还在外面?还是一个人?”

解释了几句,余意岔开话题,“走吧,今晚先跟我住,我爸说明天所里会有人来接你的。”

栾梦也没过多客气,跟着她出了医院,这医院距离余意住的酒店还是有点远的,她打了个车,到酒店门口栾梦付了车费跟她进去。

余意住的房间不小,睡两个人完全足够,这一折腾现在已经凌晨了,估计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两人的伤口都不能见水。

找了保鲜膜包上伤口,匆匆的用湿毛巾擦了擦就躺到了床上。

栾梦侧目看着床头柜上昏暗的台灯,“你知道今天那个人犯得是什么罪吗?”

余意把在床沿上抓来抓去的船长抱上来,撸了撸毛,“什么罪?”

“他是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他母亲跟村子里的邻居起了争执,闹了不快,深夜的时候他便拿着一把菜刀翻进邻居家把邻居家的几口人全杀了,只剩下一个在城里读高中的孩子幸免于难。”

栾梦顿了顿,想到那日去受害人家里时看到的那个少年,只觉得心口都跟着抽了一下。

他只是去上学了,和平常一样没什么差别,他说当天晚上,母亲还给他打了电话问他钱还够不够花,不够的话再给他转一点。

可当时那个电话,他没能好好跟母亲交谈,他甚至觉得母亲很烦,让她不用打电话,直接把钱转过来就行。

一夜之间,他的亲人全没了,爸爸,妈妈,爷爷,还有那在他看来很烦人很黏人的,刚学会走路没多久的小弟弟。

“那孩子肯定是要接受心理治疗的,否则怕是也要出事。”

栾梦扭头看她,“现在知道你今晚面对的是个多危险的人了吧。”

余意也扭头,两人对视,她问道:“栾梦姐,你怕吗?”

这话问的栾梦一怔,好一会儿,她点头,“怕啊。”

但随后她又朝着天上的位置指了指,“但我爸肯定保护着我的,他舍不得让我这么早去陪他,毕竟我还得陪我妈呢。”

栾梦的父亲也是警察,早年的时候在抓捕歹徒的途中被歹徒开车撞倒随后碾压身亡。

余意说,“他肯定会保护你的。”

一夜无眠,栾梦再如何坚强也是个女孩子,也会害怕,今天那临近死亡的窒息感让她睡觉的时候身子控制不住的轻颤。

余意给她搭上被子,天雾蒙蒙的亮起来的时候才有些睡意。

担心一会儿天亮了的时候余乐跟沈汀白会来敲她的门,所以余意挣扎着给两人发了信息,说自己不舒服今天请一天假,别敲门。

都安排妥当了才闭上眼睛抱着船长入睡。

于是今天鼓起勇气来探班的殷寻转了两圈没看到自己想看的人,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刚忙完挥着扇子使劲扇风的余乐从一旁走过来,阴阳怪气道:“别找了,我姐不在。”

并未注意到他语气里的阴阳怪气,殷寻问道:“为什么不在?”

“能为什么。”余乐翻了个白眼,“躲你啊,我真是好奇了,你们殷家的人是不是多少有点阴魂不散了,一个个的都缠着我姐做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