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七十七章:好日子在后头呢

余乐闻言站在原地静默了片刻,想来应该是被这个惊喜砸的过于高兴了,随后双手合十对着空气鞠躬,“感谢各路神仙保佑,看来考试前我的虔诚你们都是看进去了的,等我回去之后再给你们上柱香。”

“……”余意没打断他的虔诚,等他拜完了各路神仙才开口,“去跟你爸妈说一声去,一会儿带你出去吃饭。”

余乐美滋滋的跟爸妈打电话去了,余意也刚好接到蒋静的电话说是来青市找她,说是找她,其实八成是为了来剧组看帅哥的。

隔壁剧组里的男主是一当红流量小生,好像才二十出头,长的那叫一个嫩。

那天路过的时候还很礼貌地跟余意打招呼,还真别说,确实不错。

蒋静的声音格外的兴奋,“在哪呢,也不出来接我一下,我马上就到你酒店楼下了。”

“现在去接。”

正要答应的蒋静目光看到不远处的两个人,立马哎了一声,眯了眯眼睛对着听筒道:“不用,你别下来,我看到唐陆生了,啧,长得比电视上还要好看,我去要个签名,你别下来,你一下来就压我风头了。”

唐陆生就是那位当红流量小生了,余意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行,那你快点。”

蒋静挂了电话,朝着那边两人走过去,但实际上她看到的却并不是唐陆生,而是刚刚来到青市的殷戎跟刘昕微。

刘昕微先看到的蒋静,她知道这是余意的好友,所以下意识就拉紧了殷戎的手臂。

殷戎面色微凝,正在出神,并未看到蒋静,但被刘昕微伸手一拉,便低头去看她,声音轻柔,“怎么了?”

“没事。”刘昕微摇头,“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们快走吧。”

听她说肚子不舒服,殷戎自然不敢忽略,正色道:“疼吗?去医院吧,这种事情不能轻视了。”

“不用,到酒店休息一下就行了。”刘昕微拽着他想要赶紧走,但后面蒋静人高腿长的,显然走得更快。

这女人一手拎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丝毫没有影响她耍酷,眼睛上戴着副墨镜,高跟鞋踩得步步生风,走到两人面前很是熟络的拍了拍殷戎的肩膀,“吆,这不是殷先生和他那娇滴滴的未婚妻吗?”

这语气实在是说不上好,所以殷戎停下步子之后拧眉看着她,“你是?”

“我是?”蒋静哈的笑了声,“我这种小人物殷先生不记得也正常,嗳,不过我倒是记得殷先生当初为了追我们家余意,可没少下功夫。”

注意到刘昕微攥着自己衣袖的手紧了些,殷戎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记得了,既然是过去,还是不必再提了。”

蒋静啊了声,恍然大悟一般,“我都差点忘了,殷先生可是失忆了呢,不记得我们家余意了。”

这句话说完,她面上的笑意散尽,变成了讥讽,扫了眼刘昕微这个面色苍白的小白花,又扫了眼状似无辜的殷戎。

说起来殷戎似乎确实是无辜的,没人会想要失忆,但蒋静却还是气不过。

他无辜,那么余意就不无辜了吗?

她还记得殷戎刚失去消息的时候余意去了一趟殷家,回来之后整个人阴沉了好几天,问她殷家那些人和她说了什么,问她殷戎怎么了,她也不说,只耐心的等着殷戎回来。

但她等回来的却是个已经有了未婚妻,并且未婚妻还怀了身孕的殷戎。

作为余意的朋友,她自然是站在余意这一边的,而且余意这人佛系,对于这些烂事不屑于去争吵,但蒋静不行,她本来就是个一点就着的炮仗,现在更是因为这件事憋了挺长时间了,不让她说出来,怕是要憋坏。

失忆了又如何,失忆了就半点都查不到自己有女朋友的消息了?

失忆了就能心安理得的跟这个所谓的未婚妻滚床单了?

三年,不是三天或者三个月,而且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母亲是什么人都不清楚,平白无故的让余意受了那么多的气,反正蒋静是气不过。

于是她鄙夷的看了殷戎一眼,“也挺好,我们余意从小到大身边追求者就没断过,要真嫁去了你们殷家,就凭你母亲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行为,绝对不是个什么省油的灯。”

“估计是上天不忍心看我们余意进入火坑,拯救她来了,往后肯定还有更好的人等着她,至于殷先生。”她瞥了眼一旁小白花模样的刘昕微。

“你这个未婚妻也是个跟你母亲差不多的货色,知道你有女朋友还往上凑,这脸皮也是够厚的,哦,我忘了,这种事情有个词似乎能够形容,叫什么第三者,小三是吧?”

这叽哩哇啦的一番话说的面前两人压根没有还口之力,殷戎是个不善于与人争辩的,刘昕微又要致力于扮演小白花,哪能不顾形象的像个泼妇似的跟她扯。

于是被说急了只能捂着肚子红着眼圈看着殷戎,“殷哥,我肚子疼,好疼。”

蒋静摸出手机,“吆,肚子疼可不得了,来,我赶紧给打个120,别到时候再赖上我了。”

没用她打120,殷戎就立马抱起刘昕微来赶往医院了。

身后蒋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觉得倒也不怪殷戎被家里那几个人骗来骗去的,一个怀孕的女人捂着胃说肚子疼,他倒也一点都看不出来。

她哼一声,拎起箱子来进了酒店,“呸,我们余意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她上去的时候余意已经换好了衣裳,打开门看到她拎了两个这么大的行李箱,顿时无语凝噎,“你这是搬家还是旅游?”

“这话说的,旅游不也得美美的才行吗,再说旅游是要拍照片的,那肯定每天的照片都要拍的不一样,衣裳不能重了啊,一天一套是必须的吧,再加上路上见到漂亮的再买点,这两个行李箱都是少的了。”

她还打包寄回去了一些呢,否则三个也不一定能装完。

行吧,这是个比较注重仪式感的女人,余意把行李箱拎进来,重的像是里面装的不是衣服,而是石头。

格格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