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诱捕第八章:没一点花样

余意莞尔,想来这应该是个很乖的高中生,这种每天开心,万事顺意的祝福,仔细想一想,好像很少听到了。

深夜,余意从睡梦中惊醒,隐约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刚打开房门便看见殷寻身上穿着她外公的衣裳,正在走廊上来回踱步。

这大半夜的,这人是有什么毛病不成?

她拧眉,正想开口,刚好那边殷寻转过了身来,到了嘴边的话立马噎住,仔细地看了一会这人的睁着的眼睛,梦游?

余意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见人梦游了,大学的时候同寝的一个室友大半夜的从床上下去洗衣服,那呆滞的模样给寝室里的人吓得不清。

但殷寻梦游,就是不停的在这走廊上踱步。

怕吵醒外公外婆,但这梦游的人又不能叫醒,于是余意压着困倦上头的脾气,面无表情地看着殷寻,只觉得自己和姓殷的人确实犯冲,改天定然要去烧一烧香,去一去晦气。

第二日余意是被从她未拉拢的窗帘里照进来的阳光给刺醒的,因为没睡好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处撒,等她顶着实在算不上好的脸色出去时,客厅里殷寻正在跟她外公下棋。

见她出来,殷寻抬眸,对她露出一个文质彬彬谦和有礼的笑。

单看这模样,还真想不出这人昨天会拽着她的衣角死不撒手。

余意按了按额角,没有回应,去了厨房,外婆正在熬粥,见她进来立马把人朝自己这边拉了拉,唇角的笑就是她不说余意都能猜出来。

“这小伙子是不是就是你那男朋友?”

余意谈恋爱的事情并未瞒着夏女士,但夏女士也仅仅知道她谈了个男朋友,却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谁。

所以外婆知道她谈恋爱也并不稀奇。

余意摇头,捏了一片外婆切好的西红柿放进嘴里,被外婆很轻的打了一下手背,“这孩子,问你话呢。”

“不是。”余意替外婆理了理没有系好的围裙带子。

不是啊,外婆多少有点失落,觉得外头这小伙子看上去很是不错,悄悄地朝着外头下棋的两人看了眼,收回目光继续问余意,“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对象带回来给我和你外公瞧瞧,还有你爷爷奶奶那边,前几天你奶奶约我去逛街,还问我知不知道你对象的事情呢。”

“不用问,分了。”

见到外婆有些吃惊的表情,知道她定然要问是因为什么原因分的,于是余意直接赶在她前面开口,“他不爱吃辣,口味不合。”

外婆瞪眼,“这算是个什么理由?”

“哦,他袜子全都是一个颜色的,没一点花样,我看不顺眼。”

“……”

门口的殷寻眼角没忍住轻微的一抽,很快掩饰下去,在余意朝这边看过来的时候,温声的和外婆点了点头,“我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不用帮忙,你快去坐下,一会儿就能吃了。”

外婆颇为热情的把殷寻推出了厨房让他继续和外公下棋,回过头来的时候余意已经把她切好打算炒蛋的西红柿吃掉了一半,气的外婆瞪眼,“你这孩子,想吃拿个整的不行,做什么非要吃我切好的。”

于是余意便也被赶出了厨房。

坐在那里看着殷寻和外公下了一盘棋,她不太能看得懂,但从外公欣赏的眼神以及思考的动作上来看,殷寻的棋艺应当还是不错的。

不过相较于看这两个人下棋,她更关注的是殷寻拿棋子的指尖。

他的手指是真的很长,食指和中指夹住一枚黑色的棋子,缓缓地放在棋盘上,手背上的筋络清晰可见。

殷寻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实在是这人半点不遮掩,赤裸裸的盯着他的手看。

让他觉得手背的位置像是有一团火,在毫不留情地灼烧着。

吃完了咱饭,殷寻和外公外婆告别,外公欣赏他下棋的技术,让他以后有时间还过来,余意就站在一旁等着,对于这些话不置可否。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是蒋静打过来的,她接通,那边蒋静的大嗓门简直能够直接将人耳朵震聋。

“我的天,余意,你弟弟也太牛了吧,你看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

蒋静的声音格外的亢奋,“你去微博上搜一搜刘昕微订婚,我的天,你弟直接去大闹了刘昕微的订婚仪式,当时现场还有不少的媒体,现在网上直接爆起来了。”

余意垂眸,挂了电话进入微博,压根就不用搜索,一上去首页就是刘昕微订婚。

#爆!刘昕微与殷氏大少订婚典礼,少年大闹订婚现场!!!#

#刘昕微订婚现场被指认小三,真还是假?#

余意随便的划了两下,越往下看越离谱,甚至还有媒体说前去闹事的少年是殷戎的情人,说殷戎迫于家族压力,抛弃了少年转头与刘昕微订婚。

越说越离谱,直接把殷戎的性/取向都给改了。

余意点开最前面的一个视频,穿着动感超人卫衣的清秀少年两脚踹飞了订婚宴上殷戎和刘昕微的照片,满眼的戾气,炮弹一样目标明确直接朝着殷戎冲过去,攥着拳头毫不客气的就朝着殷戎挥。

但殷家的保镖也都不是吃素的,直接就把少年架了起来。

这少年叫余乐,是余意的堂弟,从小就对余意多有崇拜,唯她马首是瞻。

但这人会跑去闹事,余意是万万没想到的。

余乐今年高三,家里爸妈平时工作忙,顾不得管他,加上这人叛逆期的时候上天入地的让人烦不胜烦,于是高中时就把他送到绍于来让爷爷奶奶看着他。

余意前两天回来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他还说在学校里学业忙,没时间出来,所以余意也没去打扰他。

结果这快要高考的人了,不在学校里好好上课,跑去闹事?

殷寻朝这边走过来,视频的声音并不算小,他能够听到一些。

余意抬起头,“殷戎订婚,你怎么不去?”

这兄弟两个的关系,余意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他们之间有一个是私生子。

否则为什么关系这般冷淡?eenn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