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成泥

听闻许教授冷心冷情,祝予倾偏生不信邪,一而再再而三的靠近他。可惜某人不识趣,频频拒绝她的‘好意。

’一次醉后暧昧,许教授说,

“下次直接点。”祝予倾领会了,拿上图纸,画好红唇,穿着清凉,背好包踏进了对方办公室,

“教授,能教我搞工程吗?”许教授唇角微弯,

“咱俩只有床上的项目可以谈。”

软成泥相关书评

    暂无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