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吾同在  第九章

  北京飘下第一场雪花时,先祖回应了现任执政长严小晨的要求,同意接见她和她的“罪人”丈夫。先祖允许联合国秘书长恩古贝陪同,甚至还加上一条严小晨没想到的恩惠:姜猛子也可陪父母一起去。

  这半年来形势大变,正如姜元善所分析的一样,当严小晨振臂而起、揭穿“男人执政团”针对先祖的卑劣阴谋之后,全世界九十亿民众立即群情激愤。其后,先祖也从自闭状态中走出来,公开表达了他对执政团的愤怒,明确表态支持严小晨。于是,原执政团的统治一朝瓦解,“女人执政团”顺利地夺了权。赫斯多姆在严小晨的影响下改变了立场,加入到反对派队伍中,后来成为“女人执政团”的一员。其他执政者一直站在姜的这边,布德里斯是其中最坚决的,但在九十亿民众的洪流中,他们的反抗不过是一朵小小的浪花。

  所谓“女人执政团”里其实只有两名女性(另一位是严小晨的老伙伴庄敏),但相对于原来的纯雄性而言已经大大不同了,何况执政长还是女性。于是,这个民间称谓一经出现便不胫而走,差不多成了官称。

  那个原属葛纳吉大帝的飞球飞来了,降落在北京机场,舷梯车同它接合。四个人依次进去:严小晨、恩古贝、姜猛子,最后是由四位武警押送、戴着手铐的姜元善。四名武警在飞球的舱门处止步,立正、敬礼、转身,沿着原路返回。姜猛子扶着父亲走进去,来到飞球的正厅。

  先祖仍用腕足悬挂在天花板上,显得非常憔悴,深陷在皱褶里的小眼睛看了姜元善一眼,平静地吩咐道:“把他手上那玩意儿去掉吧,用不着的。”

  手铐钥匙在秘书长这里。新一届执政团决定把姜元善铐来见先祖是一种姿态——既是对先祖,也是对民众。秘书长打开手铐,连钥匙一起扔到角落里。下边的事情进展出乎四人的意料:先祖把一只腕足翻到前面,腕足中有一台小小的机器。他按了一下,姜元善立即惨叫一声,双手抱着脑袋,身体慢慢滑下去。严小晨和猛子都急促地惊叫一声,同时伸手扶他。但姜元善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控制,扶也扶不住,还是滑到了地下。

  猛子坐到地上,把父亲的头揽在臂弯里,仇恨地瞪了先祖一眼,又怨恨地瞪了母亲一眼。他一直坚定地站在父亲这边。在民众起来推翻旧执政团时,他曾和布德里斯一起秘密组织别动军武力抵抗,但被父亲制止了。父亲说,不要作无谓的牺牲和流血。他大哭一场,遣散了伙伴。

  严小晨看着丈夫如此痛苦,无奈地摇摇头,用恳求的目光看向先祖。先祖已经停止了脑波发射,冷淡地说:“你背叛了我,辜负了我对你的苦心栽培,这是对你略施惩戒。好了,你们把他扶起来吧。”

  姜元善推开过来搀扶自己的妻子,在儿子的帮助下站起来,气息逐渐平稳,失神的目光也慢慢有了焦点。他把目光凝聚到先祖身上,沉默不语。

  严小晨悄悄叹一口气,对先祖说:“先祖,你的身体还好吧?几个月得不到你的消息,我们非常挂念。”

  “我的身体很好。”先祖干脆说,“不要看我现在有些憔悴,我在新飞球的电脑中找到了一种延寿方法,并刚刚把它用于自身。也许我还能再活一百年呢,我是指生理年龄。”

  严小晨和恩古贝都一愣,然后是由衷地欣喜,“太好了!真高兴能听到这个喜讯。我们回去就向民众公布,民众也会乐疯的。”

  先祖直视着姜元善,“姜,你重重地伤了我的心。好在人类没有受你的教唆,连你的妻子也反对你,这对我而言多少是个安慰。倒不是庆幸我免于被绑架,而是庆幸我守护人类十万年,总算在你们的邪恶天性中培育出了一点儿善良和感恩。现在,你愿意向你的先祖诚心忏悔吗?”

  姜元善说了进飞球后的第一句话:“我愧对先祖,但我不忏悔。”

  先祖冷笑一声,“好,正如我所料,你是个冥顽不灵的家伙。”他转向其他人,“咱们先把这个家伙放一边吧。严小晨,秘书长,你们推翻了姜元善控制下的执政团,新执政团打算怎么做?”

  严小晨说:“新执政团还没有理出清晰的脉络,我正是想来聆听先祖的教诲。不过,有几点是已经确定的,我们不会绑架你,不会向恩戈星主动发起进攻。我们愿同你的母族和平相处,按我丈夫一直宣扬的共生圈观点,把共生圈扩大到两个星球。当然,我们也会大力强化地球的防御能力,要足以消灭可能会卷土重来的恩戈星远征军。”

  “我很欣慰。我已经把两个星球之间的战争推迟了两千年,相信在这段时间里,如果咱们抓紧一些,就能完成建共生圈的这个飞跃。”先祖动情地说,“真的实现的话,多少能弥补我对母族的愧疚。”

  他们把姜元善、姜猛子撇到一边,制订了一个新的千年计划。首先要和恩戈星建立联系,表达地球的善意。其次,当恩戈星接受地球的善意之后,两边要互派亲善使团,进行下一轮的互动。双方电波往来一次是二百零四年,使团往返一次至少是二千四百年,所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更为漫长的是彻底化解双方的敌意!好在有先祖做桥梁,相互沟通会容易一些。

  先祖苦涩地说:“这次战争中,恩戈星远征军的覆灭非常快速,可以肯定他们没来得及向母星发出情报。所以,那边至今不知道远征军的覆灭,也不知道我是恩戈星的叛徒。我就腆着脸继续利用他们的信任吧。争取在我有生之年,让双方的善意往来至少迈出第一步。不过,”他冷厉地说,“我已经很对不起母族了,希望你们不要在我的心上再割一刀。我要你们保证,绝不会再瞒着我对我的母星策划什么阴谋,违反者必须处死。”

  严小晨庄容说道:“我们保证。我们打算对此进行世界性的公投,如果通过——肯定会通过的——执政团将以书面形式向你做出承诺。对违反者要严厉镇压。”

  “好的,这我就安心了。”

  姜元善与儿子相偎着,一直沉默不语,旁听着这边的讨论。先祖用一条腕足指指这边,“这家伙你们打算如何处置?”

  “我们尊重先祖的意见。当然,他毕竟有大功于人类,还是我亲爱的夫君,”严小晨委婉地说,“我想——”

  先祖打断她的话:“让他留在我这儿吧。我想把那种延年益寿的办法用到他身上,让他多活一百年。再加上适当安排冬眠,让他再活二千四百年。”他淡淡地说,“这可不是对他的奖赏。让一个罪犯长命千岁,亲眼看到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成为事实,应该是对他最严厉的惩罚。”

  严小晨看着丈夫,心情复杂。先祖是要把他监禁在这里,以免他再生枝节,他的晚年就要在这座豪华监狱里度过了。但这样也好,如果丈夫能再活二千四百年,亲眼看到两个星球的和平,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先祖一向对丈夫有所偏爱,虽然这次对他小惩大戒,但以后肯定会善待他的。于是她说:“我们尊重先祖的意见。我想问一句:我和儿子,还有他的老母亲,可以来探望他吗?我婆母已经八十九岁,与他见不上几面了。”

  “适当时候可以见一面。”

  “谢谢先祖的宽仁。那我们走了。”

  她苦涩地走过去,同丈夫紧紧拥抱,姜元善平静地作了回应。严小晨拉拉儿子,叹息着说:“和你爸告别,咱们走吧。”

  姜猛子抬头看看先祖,忽然说:“我想留在这里陪伴父亲。”

  他没有称呼先祖。经历了这半年的变故之后,他不想再使用这个称呼。先祖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不行。”

  这是猛子意料之中的回答,没等他说话,姜元善笑着劝他:“你留在这儿干什么?我说过,不要作无谓的牺牲。回去吧,尽快和来来结婚。”他警告道,“不要因为我影响你们的婚事,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我还等着看到孙子呢。”

  姜猛子没有多话,点点头,跟母亲往外走。

  先祖忽然说:“姜猛子,你作为别动军的骨干成员,这些年学的全是杀人技艺,对不对?”姜猛子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只是点点头。“赶快改行吧,那些技艺没用了,希望你不要成为社会的废人。”

  “谢谢你的教诲。”姜猛子淡淡地说。

  走到门口,严小晨回头对丈夫说:“等把执政团的事安排好,我们仨尽早来看你。”恩古贝也伤感地说:“执政长你多保重。”猛子没有说话,但眼圈发红。姜元善平静地同三人挥手告别。

  三个人走出飞球,舱门缓缓关上。

  早在姜元善从脑波发射器的袭击下逐渐恢复神志之时,他心中已经产生了怀疑。当然,他并不奢望先祖夸奖他提出的新千年计划,但先祖一定会理解他,知道这是他作为地球人不得不做的事。先祖不会用“棒击”他来解恨的,这不像是先祖的为人。十万年的阅历已经让先祖修炼成肉胎真神,头顶罩有佛光,他的心态别人是装不出来的。

  那么,这个满腹戾气的家伙是冒牌货?

  姜用先祖教给他的技能尽力屏蔽脑波,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尽管他对先祖非常熟悉,但从外貌和声音上看不出明显的异常。后来,先祖很动情地说,他守护人类十万年,总算在人类“邪恶天性中培育出了一点儿善良和感恩”。听到这儿姜元善立即断定:这个形貌憔悴的家伙肯定是冒牌货!先祖有十万年的睿智,已经参透天道,参透“善”与“恶”的本质,绝不会说出这样感情用事的话。

  那么这个冒牌货是谁?最大可能是那位远征军特使土不伦。因为在那次宫廷喋血中,只有这家伙的生死未知。当时自己刚刚把剑锋插入这家伙的身体,先祖就把自己击晕了。而且,他的外貌和先祖最为肖似。

  就在这时,假先祖送来恶狠狠的脑波:“你猜出了我的身份?闭紧你的嘴巴,否则我就杀死这三个人。”

  假先祖的腕足中还握着那台脑波发射器,此时悄悄地朝他晃了一下。姜元善知道他并非空言恫吓,只要他手中握着那玩意儿,绝对能轻易杀死飞球内所有人。姜元善曾在猛子的训练中轻松对付三个恩戈人武士,但那些对手是没有脑波发射器的。于是,他只能照做。

  他闭紧嘴巴,听严小晨、秘书长与“敬爱的先祖”商讨两个星球如何建立共生圈,如何化敌为友。这些话在他心中割了一刀又一刀,但他只能佯装平静地听下去!假先祖显然读懂了他的愤懑,在与两位人类代表的亲切交谈中,时不时得意地瞥来一眼。

  好在有一点让他多少有些宽慰。在讨论中,无论双方把前景设想得多么美好,严小晨和秘书长仍坚持地球要大力发展武力,必须要赶上恩戈星,因为“只有同等实力下的和平才更牢固”。那位假先祖大概不想引起两人的怀疑吧,也假惺惺地赞同这个观点。

  猛子一直扶着父亲。在假先祖“惩罚”父亲后,他对假先祖有强烈的敌意,但显然没有对先祖身份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姜元善不敢对猛子传递某种暗示,那样太危险。猛子尽管受过二十年特殊训练,但城府尚浅,且没有屏蔽脑波的技能,一旦他的表情或脑波引起假先祖的怀疑,他们三个人就别想活着走出飞球了。姜元善权衡了形势,只能把秘密深埋心底。

  那三个人走了,舱门关上。假先祖恶狠狠地瞪着他,立即又来了一次“棒击”。这次更加来势汹汹。姜元善惨叫一声,抱着脑袋委顿于地。飞球急速升空,假先祖一边操纵机器,一边冷冷地观察着姜元善。等后者从剧痛造成的昏厥中逐渐恢复神志,他冷冷地说:“这是一次警告。你必须老老实实待在飞球中,不许捣鬼。只要发现一次,我就用这玩意儿彻底毁了你的智力,让你像只蠢猪一样活着。听清我的话没有?”

  姜元善喘息着回答:“听清了。”

  “不过,即使你不捣鬼,每天一次的轻微惩罚是少不了的。这是一种善意的提醒,提醒你别干蠢事。甚至可以说是对你的成全。”土不伦讥讽道,“你对人类的责任感,简直不亚于普罗米修斯那样的殉道者。但殉道者都是要受点苦的,否则就难以感动信徒了。我是用脑波的刺激来代替高加索山上那只饿鹰的啄食。”

  姜元善尽量平静地说:“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但我估计,你肯定会让我在‘棒击’后还保持清醒的神志,否则我怎么能充分体味痛苦呢。我没说错吧?”

  土不伦得意地笑了,“当然,当然。我会控制脑波发生器的强度,让你有能力充分体味痛苦。站在你的角度想,你肯定也希望保持清醒以便同我玩下去。咱俩在这个问题上很一致,对不对?”

  “是的,很感激你的相知。那么我的先祖呢?是你杀了他,还是他因年迈去世了?”

  “我怎么会杀他呢,尽管他背叛了母星,罪不可赦,但他在最后一刻救了我,救了他的直系玄孙——你当时已经把剑锋插到我的要害,我现在的虚弱就是拜你所赐。幸亏先祖出手敏捷,用强脑波把你击晕。我不会杀他的,只是把他骗到冬眠室冬眠了。哪天赶上我心情好,也许会把他唤醒,让你们两位见一面,老朋友叙叙旧。”

  姜元善不敢确信他说的是真话,但只有祈求如此了。只是以先祖的机智和深沉,怎么会上土不伦的当呢?依自己原来的观察,包括先祖的介绍,土不伦是个志大才疏的家伙。

  姜元善这样想的时候,有意屏蔽了自己的脑波,但土不伦大致猜到了他在想些什么,冷冷地说:“先祖并非呆瓜,不过那天他的神志可不怎么清醒——在目睹了自己造成的深重罪孽之后。所以,我很容易就把他骗去了冬眠室。”

  这么说倒也可信,姜元善回想起那天,当自己清醒时先祖确实处于精神半崩溃状态。他心平气和地说:“你说的先祖的罪孽,恰恰是他对地球子孙的大恩。而且,杀死葛纳吉大帝和阿托娜的罪孽不能算在他头上吧。那大半是你兄长的功劳,少半是你的功劳——我看见你扯过阿托娜来挡你兄长的剑锋。我衷心佩服你的机敏和果断,你在那样做时竟没有丝毫犹豫。其实你的性命也是我从提义得手中救出来的,我杀了那个坏种,为你、为忠心的阿托娜还有葛纳吉大帝报了仇。”

  土不伦听出他话中的刻薄(你们这些同室操戈的家伙是一窝坏种),眼中冒出怒火,下意识地把脑波发射器举起来。不过,他很快克制了冲动,冷冷地说:“对,你说的都是事实。”

  “只可惜先祖功亏一篑,没能巩固地球人的胜利,留下了你这个祸胎。他像我一样,败在妇人之仁上。”

  “你也会有妇人之仁?我以为你对善良、仁义、博爱、高尚早就完全免疫了呢。”

  “可惜没有。我没能狠下心果断对妻子和赫斯多姆采取措施。”

  “是吗?那我太幸运了。至于我,请你放心,经过这次失败和受骗,我绝不会再犯傻了。”

  他在天花板上往这边移移,瞪视着姜元善,目光像要穿透对方的内心。姜元善平静地与他对视。

  过了很久,土不伦说:“姜,我很佩服你。你是地球上最清醒的人,是恩戈星最可怕的敌人,你的千年计划如果真能执行,对恩戈人是致命的。只是很可惜,你的计划被你最亲近的人亲手破坏了。不知道刚才你在旁听那个新千年计划时心里是什么滋味?有时我甚至想,我已经不用再设法复仇,因为你妻子已经替我复了仇,而且是非常完美的复仇。姜,我说得对不对?”

  姜元善坦率承认:“你说得一点儿不错,你已经借我妻子之手将一把钢刀捅到了我心里。”

  “很好,很好。我很满意这一幕的结局,以后你一定会看到更多精彩的场面。现在说说如何安置你吧。很遗憾,我这儿并没有什么延年益寿术,那是骗他们的。但我会安排好你的冬眠时段,还有我的冬眠时段,保证你和我都能活到恩戈星第二批远征军抵达地球的那一刻。”土不伦狞笑着说。

  “看来我没办法反对了,我接受命运的安排。”

  “我知道你不会死心的,那咱俩就玩一玩吧,看最终谁能玩过谁。说实话,我对你在这种状况下还能想出什么鬼主意很感兴趣。”

  “我很可能没什么办法可想,但我会尽力谋划,以满足你的好奇心。”

  “现在请你去该去的地方吧。那边有个笼子,本来就是为地球人领袖预备的。”

  姜元善朝他指示的方向走了一步,又停下来,“土不伦阁下,能否让我看一眼冬眠中的先祖?”

  土不伦冷冷地盯着他,过了很久,才说:“跟我来。”

  那间冬眠室原是葛纳吉大帝在航行中使用的,空间宽阔,装饰豪华。在这间豪华巨大的冬眠室内,先祖的身体更显瘦小。土不伦说先祖还活着,姜元善不敢相信这家伙的话。但不管怎样,先祖的面容很平静,可以看出他在进入冬眠(或死亡)前心态不错,这让姜元善的心里好受一些。看着先祖的面容(遗容?),姜元善心中非常酸楚。先祖操劳了长达十万年。现在,无论是哪个结局,是地球人获胜还是恩戈人获胜,对他而言都是残酷的;包括自己的千年计划,同样是往先祖心中扎刀子。他默默想着,几颗泪珠悄悄滚落。

  土不伦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这时讥讽地说:“你这个妄图绑架先祖、抢夺他祖庭、灭绝其子孙的恶棍,忘恩负义的家伙,这会儿竟然会为先祖流泪?用地球人的话讲,这应该叫‘鲸鱼的眼泪’吧。”

  姜元善走出冬眠室,心平气和地说:“正确的说法是鳄鱼的眼泪。先祖如果此刻还活着,绝不会作出这样浅薄的评价。土不伦阁下,你的思想层次比较低,无法理解我与先祖的相知。好在时间长得很,我会慢慢讲给你听,帮助你提高修养。或者建议你再读读‘与吾同在’系统里的记载——据我所知,先祖那套装置里的资料已经同步传输到这个飞球上——也可以摸清先祖的思想脉搏。我是认真通读过的,我估计你没有吧。”

  土不伦很想再来一次“棒击”,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家伙。不过——这家伙说得对,他确实没有读完那个系统里的记载。他按捺住怒火,冷淡地说:“好的,以后你讲给我听吧,我会洗耳恭听。”

  用来关押俘虏的是个圆形栅栏状笼子,没有门,栅栏间缝隙很大,可以容犯人自由出入。土不伦把姜元善的脑波同频输入,打开警戒。以后只要犯人离开笼子就会遭到强烈的脑波打击,直到昏死过去。姜元善进入笼子后就蜷在地板上,很快睡熟了。土不伦对他在如此状况下还能随遇而安,倒是颇为佩服。

  土不伦随即去打开了“与吾同在”系统。他确实想弄清先祖的思维脉搏,弄清先祖为什么背叛母族而保护邪恶的地球人——以他曾读过的那部分记载来看,先祖对地球人的邪恶是深恶痛绝啊。那时正因如此,他才放心向先祖全盘托出远征军的计划——结果酿成如此大错!他当时该把先祖的“守护日记”读完的。

  第二天,犯人吃过早饭后,土不伦再次对他实施了脑波打击,然后平心静气地观察着他在痛苦中挣扎,就像医生观察精神病人。

  姜元善逐渐恢复了神志,平静地问:“是否像昨天说的,我为你讲讲先祖?”

  这家伙的平静最让土不伦恼怒,但他决心同姜元善比一比涵养,“请讲。我洗耳恭听。”

  笼中的姜元善真的开始了对笼外人的讲授。他冷静地剖析了先祖内心的演变过程。他说,先祖初来地球时满怀纯洁的理想主义;当理想主义同人类子民的邪恶迎面碰撞时,他曾愤怒地使用过‘地狱火’;但在此后十万年的守护中,先祖慢慢明白了一点:善与恶只是一种自定义的概念,所有种族的最高道德即是生存,为了生存做出的恶行是可以被原谅的。另外,在恶行充斥天地之时,也有一株孱弱的共生利他主义的小苗在艰难生长,并越来越茁壮。它的宏观表现,就是各种生物尤其是智慧物种的共生圈会缓慢地扩大。圈外的主流仍是邪恶、利己和残杀,但圈内的主流则是共生、利他、和谐和爱心。

  姜元善继续说道:“尽管人类天性邪恶,但十万年的守护已经让先祖从感情上成了他们的父亲。恩戈星远征军的到来把先祖推到十分痛苦的境地。他唯一能接受的结局是两个种族的共存,但他也清楚地知道,以两个种族目前的心智水平绝不可能做到。那么,在自己的母族和子民之间,他究竟该选择哪一边呢?这确实是异常痛苦艰难的选择。也许他最初比较倾向于前者,但是,你关于‘高智力家畜社会’的天才构想,最终把先祖推到了另一边。”

  “为什么?”土不伦冷笑着问,“按你说的,为了生存的恶行是可以被原谅的。我的设想就是为了最有效地拓展恩戈人的生存空间。”

  “不,你的设想超出了生存的必需,类似于地球哺乳动物中的‘过杀’习性。它会把你的种族变成全员的战争机器,这正是葛纳吉大帝激赏这个计划的原因!这种‘全物种军队’比原来的‘雄性军队’更邪恶。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先祖毅然决定站在地球子民这边。当然,他的真实目标只是阻止恩戈人的此次入侵,等两个种族的文明在两千年的时间中发展成熟,就有可能走进同一个共生圈。”

  “不错啊,你的剖析很有条理。继续说下去。”土不伦讥讽地说。

  其实,土不伦心里已大致认可了姜元善对先祖心理的分析。昨晚他通宵未眠,阅读了先祖守护日记的大部分,知道姜元善的分析与先祖的思维脉络是吻合的。想到正是自己的设想促成了先祖的背叛,而且当时自己还对先祖的“赞赏”沾沾自喜,他不由得十分郁愤——那老家伙背叛母族,反而去保护异族的子民,真是糊涂透顶。但这个老糊涂又城府极深,把自己轻松地玩弄于腕足之中,这让他恼羞成怒。

  “讲啊,请继续讲啊,我仍在洗耳恭听。”

  “老实说,开始我曾很鄙视你,认为你是个志大才疏的公子哥儿,现在看来我错了。你学得很快,在失败之后立即醒悟过来,竟然利用先祖的负疚心理重新掌握了主动权。那次重伤没有摧跨你的意志,反而让你变坚强了。此前先祖几乎凭一人之力帮助地球人战胜了恩戈人,现在,或许你也能凭一己之力帮恩戈人赢得两千年后的战争,成为功勋彪炳的土不伦大帝——不过,你也并非孤军奋战,你还有严小晨那些善良君子的悉心帮助呢。”姜元善苦笑道。

  “没错,你妻子是我最好的同盟军。我很想知道,如果有一天她终于明白,她虔诚膜拜的先祖原来是个西贝货,是地球人最凶恶的敌人,那时她该是什么心情?可惜她活不到那一天。”

  “不过,土不伦大帝也有另一种当法。”姜元善说。

  “另一种当法?”土不伦冷笑着,“请不吝赐教。”

  “经过这场战败,恩戈人不一定能很快恢复元气。而地球人再发展两千年,完全有实力与恩戈人抗衡。那时的战争,即使你们能实施偷袭也胜负难料,最大的可能是双方同归于尽。但是,同归于尽其实也意味着建立两个星球共生圈的条件已经成熟了。如果某位先知先觉者能顺势利导,他也许能成为——”姜元善顿一下,“两个星球共同的大帝。”

  “多么诱人的前景!我差一点就被你诱惑啦。”

  “我说的是否有可行性,相信你自会做出判断。当然我不奢望能马上说服你,依你当下的思想境界不大容易一下子接受的。反正时间长得很,咱们至少要相处一两千年哩。”姜元善心平气和地说。

  此后几天中,姜元善在经受了例行的脑波打击的痛苦之后,一直认真进行着这样的讲述。他确实不奢望说服土不伦,但多说几遍有益无害,至少能减轻土不伦心中的戾气。设身处地想一想,土不伦有这样强烈的戾气是正常的:他被自己的直系先祖欺骗,母族全军覆没,父王和两个妻子死亡,只剩下他孤身一人策划和等待两千年后的复仇。然而从另一个角度去想,姜元善所说并非虚言。两千年后,两个星球的发展态势确实将到达走向共生的临界点,究竟会出现哪一种结局,是战争还是共生,已经不是人力可以改变的了。

  新执政团的工作抓得很紧,一个月后就完成了世界性公投,通过了对恩戈星的和平宣言。严小晨将带领全体执政者来拜谒先祖,请先祖对宣言过目并转发给恩戈星,“走出两个种族永久和平的第一步”。同来的还有牛牛妈和姜猛子,他俩只是单纯的探亲;来来也想同行,但未获先祖恩准。

  这天早上,土不伦照例对姜元善实施了脑波打击。等他艰难地恢复神志后,土不伦问:“今天他们就要来了。你想在哪里见你的母亲和儿子?你如果想在笼外见面,可以向我恳请。”

  姜元善立即回答:“是的,我恳请。”

  土不伦对他的服软多少觉得有些意外,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这家伙一直以“平静的强硬”来应对所受的折磨,包括肉体折磨和精神折磨。他的平静常常激起土不伦满腔恨意。这次他总算服软了,哪怕只是表面上的服软。“那好。学会感恩,记住这次恩惠!”

  早饭后,飞球停在了联合国广场,严小晨及其他六名执政者仪容庄严,衣冠楚楚,鱼贯进入飞球。除了留任的丹尼·赫斯多姆和秘书长恩古贝外,新执政者中还有一位是姜的熟人,当年十一名“圣斗士”之一的庄敏。在他们之后是轮椅上的牛牛妈和推着轮椅的姜猛子。“先祖”仍悬吊在大厅天花板的正中央接受朝觐。牛牛妈喊着“牛牛,牛牛”,让孙子把轮椅推到姜元善身边。她把儿子搂到怀里,流着泪细细察看。儿子从外表上看不出受苦,白发没有增多,人甚至白了一些、胖了一些,精神也很好。

  老人放心了,含泪道:“牛牛你没受苦吧?我知道,这只五爪老乌贼别看长得丑,心眼倒蛮好。你爹说他像一个爱操心的老族长。听说他打过你一次,那不怨他,谁让你干过对不起他的事呢。”

  姜元善笑着说:“没错,他对我很好,老娘你放心吧。”

  “牛牛,今儿个娘见你这一面,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啦,娘眼看就油尽灯枯啦。当时真该把你从那个基地硬要回来!”

  猛子制止了奶奶的啰嗦,握着爸爸的手说:“爸,来来托我问你好,布德里斯执政也托我问好。”

  姜猛子在说第二句话时,手上加大了力度。布德里斯早就被解除了执政职务,但猛子没有称呼“布德里斯伯伯”而仍称呼“布德里斯执政”,自有其用意。女人执政团把姜元善押送到飞球后不久,布德里斯即同猛子秘密接触,让猛子接替他成为特别部队的总头领。女人执政团上台时,特别部队曾经历过一次大分裂,但多数留下来了,现在全世界还有八万名死士。部队已经转入地下,扛起了反对女人执政团和外星人太上皇的大旗。眼下他们正在策划的大动作是设法把姜执政长救出来。

  姜元善理解了儿子的暗示。他担心被土不伦觉察(猛子可没受过屏蔽脑波的训练),忙把话题引开。那边,新执政团正在向先祖递交国书,七位执政者站成一排庄重地行礼,严小晨捧着《地球人和平宣言》献给“先祖”。

  “先祖”显得慈爱而喜悦:“谢谢我的子民,谢谢你们的善意。我会立即把它发给母星,相信那边会有同样善意的回复,当然我们得耐心等待二百零四年。现在,你们可以去看望姜元善了。”

  几个人过来,依次同姜元善拥抱。在姜的面前赫斯多姆多少有些愧意,虽然他现在已经完全接受了严小晨的观点,但毕竟他曾投票赞成过另一个千年计划。庄敏在拥抱这位小老弟时带着怜悯,姜是一代雄杰,是十一名“圣斗士”中最杰出的一位,在那场星际战争中功勋彪炳,最终却众叛亲离,令人喟叹。

  严小晨伤感地对丈夫说:“先祖说,他把这份宣言发送后就要让你进入冬眠,时间设定为二百零四年,即那边的回复到达地球之日。元善,这是妈和我最后一次见你了,对于猛子来说也一样。”

  牛牛妈哭起来,抱紧了儿子。猛子忍着泪水紧紧拥抱父亲。严小晨知道此刻丈夫最担心的是什么,认真地说:“元善请你放心。尽管新执政团在努力促成两个星球的和平与共生,但在和平没有真正降临之前,我们会全力发展防御武器,绝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一厢情愿上。”

  那位“先祖”正“慈爱”地看着这边,姜元善只有把万千思绪埋在心底,笑着说:“和平降临后也不能放松,还有其他星球上可能有的敌人呢。不过有你们的领导我很放心,我会一觉睡他二百零四年。”他叹息道,“回去替我劝劝布德里斯,我知道他最固执,所以我最担心的人是他。请务必向他转达我的话,就说我在经历这次挫折后已经认识到,唯有善心与大爱才是人类的终极武器。”

  这是一句非常隐晦的暗示,传话人是不会懂的。但如果这句话能如实传达给布德里斯,相信他肯定能从中读出姜的真意。因为只有他知道,“终极武器”此刻仍藏在姜元善的假牙里。到局势彻底绝望的时候,他会用它来与假先祖同归于尽。在飞球中使用这件武器不会连累人类,只要人类社会做好必要的预防措施。

  人们恋恋不舍地离开,老娘抹着泪在门口回望。飞球舱门关闭,平稳升空。没等土不伦开口,姜元善主动走回笼子,盘腿打坐——他是在尽力抵制心潮的激荡。土不伦仍像过去那样,冷冷地斜睨着他。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就要把这份感人的和平宣言发走了,你是否愿意过过目?我给你发一个格式塔。”

  他发过来一个格式塔,《地球人和平宣言》是其中一部分。《宣言》应该是由严小晨执笔的,因为其文风姜元善非常熟悉:思维清晰,语言简约,不尚华丽但典雅清纯。文中既有冷静的逻辑,也有缓缓流淌的情感之河。如果恩戈星的现任大帝是尔可约或古印度那位阿育王,一定会被感动的。但土不伦显然没有被感动。这份《宣言》只是作为他的第二号情报的附件。情报中说:

  尊贵的罗比让叔皇陛下或后任者:

  现在我仍借“先祖”达里耶安的名义操控着人类社会的航向,请亲人们放心。可惜的是,地球人坚持发展防御武器,一时无法说服他们。我打算慢慢来,力争在几百年、至多一千年内,让和平主义完全腐蚀掉人类的强悍和野性,以期恩戈星第二远征军不战而胜。

  如果未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在你们抵达前,我会向你们通报有关地球防御系统的所有细节。

  切盼你们早日到来,以血来洗刷第一远征军的耻辱。

  附上《地球人和平宣言》,以便你们能掌握敌人的思想脉络。

  孤臣 土不伦

  地球纪年2073年4月5日

  恩戈星纪年X年X月X日

  土不伦显然对事态进展非常满意,他心情愉悦,微笑地看着笼子里的姜元善。

  姜元善读完格式塔,淡淡地说:“确实是一个完美的计谋。我佩服你。”

  “谢谢你的夸奖。”

  “看过你给母星的信件,我有一点猜测,但不知道对不对。你能否满足我的好奇心?”

  “请讲。”

  “我猜,关于你在这场失败中应负的责任,你一直没有告诉母星吧?这样做很对,如果让母星知道你的罪责,即使你一力促成了第二次远征的胜利,也不可能被选中做大帝的。”

  土不伦凶狠地瞪着姜元善,想再次按下脑波发射器的按钮。但他克制住冲动,冷淡地说:“你说得不错。我的一切努力首先要确保我当上大帝,为此说一点儿谎话、隐瞒一点儿事实算不了什么。因为我深信,只有我,一名在失败中谙熟了狼性的猎人,才能引领恩戈人战胜诡计多端的地球人。我的命运和恩戈人的命运牢不可分,用句地球人的老话:朕即国家。”他以嘲弄的目光看着笼中人,“噢,忘了说一点,此前你对我的几十次授课非常有效,你的共生圈理论从逻辑上说非常有力。而且,说句自私的话,‘两个星球的共同大帝’这个头衔相当诱人啊。只是,我在你的理论中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漏洞,一个逻辑上的黑洞。”

  “请不吝赐教。中国一位圣人说,受业无先后。我乐意听我学生的教诲。”

  “你说,邪恶是生物进化的最大原动力;又说,在物种间的生存竞争中,某种程度的共生利他主义更有利于群体从外界环境中攫取资源,因而也是进化的原动力,尽管它是后发的。这些我非常认可,也很想让恩戈星人和地球人走入同一个共生圈,但是很可惜啊,我们没有共同的外敌,曾占领恩戈星的哈珀人基本被杀光啦。这并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次要因素。你知道,没有外界压力就没有共生的动力。恰如你曾说过的,如果没有恩戈星的威胁,被勉强‘箍’到一块儿的人类共生圈就会散架,人类会重新开始自相残杀。这个推论也能套用到地球和恩戈星的关系上。请我的老师点评一下,我这个说法有无道理?”

  姜元善在心中悄悄叹息一声。他从不奢望用“两个星球共生”的前景来说服土不伦,因为——他自己也不全信。睿智的先祖曾说过,两千年后,两个种族的心智已经接近共生的临界点;所有地球政治家都相信先祖的话,但姜元善从内心讲是不以为然的。原因恰恰是土不伦刚刚指出的这一点:共生圈能否建立并非取决于什么心智成熟,而是取决于(至少是主要取决于)有无客观需要。直白地说,共生是放大的私,是联合起来的恶,是为了协手向外界攫取资源。没有这个客观需要也就没有共生的动力。他在战争取得胜利后急于向恩戈星扩张,就是因为他深知,人类现存的脆弱共生圈要想坚持下去,光靠人类心灵的自我完善是不行的,必须得有外界的压力。

  他一直把这个真实想法深深隐藏,从未让其他人知道,包括妻子和其余执政者,甚至包括布德里斯——总得为人类和人性留下一丝光明吧,哪怕这点光明只是海市蜃楼。没想到土不伦竟然也看出了这个逻辑上的漏洞。看来自己真的低估了这个纨绔子弟。土不伦本质上智慧过人,以前只是被皇子的尊贵身份蒙蔽了双眼,但这次人生惨败让他脱变重生、迅速成熟了。

  姜元善仍隐藏着自己的脑波,淡淡地说:“你的观点非常新颖,似乎也有道理。我会好好想一想。”

  “好的,你尽可在二百零四年冬眠中好好想它。相信你醒来后会比现在聪明一些。呶,自己到冬眠室去吧,就躺在先祖旁边。真羡慕你们两位啊,眼下我是没时间冬眠的。”

  姜元善顺从地走近冬眠室,打开门,浓重的白雾从室中冒出来。姜元善走进去,自己关上门,与先祖并排躺下。在这二百零四年中,地球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实在不放心。但眼下他无计可施(找不到杀死土不伦的机会),只有遵照土不伦的命令进入冬眠。指示灯亮了,弥漫而来的寒意渐渐麻痹了他的意识。但有一丝意识残留,有如漫漫冬夜中最后熄灭的一豆孤灯。没有证据说人类在冬眠复苏时也有“记忆回放”现象,但他要作最坏打算。他要努力封闭那个有关“终极武器”的秘密,绝不能在复苏时让土不伦察觉。

  他的假牙中藏有布德里斯培育的杂交病毒,它们在低温下能轻松存活二百零四年,直到用得着的那一天。当然,那也是姜元善的终极一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