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半部《尘缘》评仙侠

仙侠文一直是网文毒点所在:远到《飘渺之旅》,近到各种披着仙侠的皮写的东方玄幻,再加上一个令人作呕的烦人流。所谓仙侠小说,没有仙气也就算了,《搬山》这本书就是非常土气的仙侠。但是此文比起这些个杀人夺宝的所谓仙侠,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尘缘》一文,实烟男极尽野心的表现。如此繁密的布局以及高强度的文笔,《尘缘》的半途而废其实也是无法苛责的,笔力有尽时,只能唏嘘。

喜欢《尘缘》的理由千千万,不喜欢的却很统一: 换主。

可换主,却是全篇最让人惊艳的片段了。

难道看一个谪仙升仙的故事有意思么? 当然没有。尘缘暗换、情愫嫁接、奇巧非凡。《尘缘》奇,奇在换主,奇在换缘。所以说《尘缘》一书,实烟男野心最大、布局最重,也是最可惜的一本书了。烟男不满足于一本中规中矩的主角成长升仙的故事, 他要写的是一本令人冷汗直流的仙侠,令人压抑非常的仙侠。



尘间多少事


我的很多朋友对于《尘缘》的女角色的选择都不甚相同。就我而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也慢慢从喜欢青衣变成了喜欢张殷殷。

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大道理,只是自己谈恋爱之后越发觉得青衣这样的人,这世间是不存在的。举手投足间都是大道的痕迹,却没办法落下脚来,落到地上。对于青衣这样的人物,有望重开灵智已经是烟男的仁慈,这样天地间都不应该存在的妙人,自然是要消失在天地间的。

顾清曾跟小二说,男子当有十荡十绝的豪迈。然而顾清和小二却一直被所谓的此生来生、尘缘前缘纠绊,唯有张殷殷才是真正有着一往无前的意气风发。苏姀说的好,在她想决出输赢的时候她就输了一辈子。

我们这些庸俗男人,最是见不得美人怒发,光是远远瞥见就让人心思神往。

时常有人问我,为什么《尘缘》里的感情那么轻率,那么简单就托付生死,甚至托付生生世世,无论是因果,还是后世缠缘,都可以潇洒斩去。

可是有些时候,当你爱上一个人,他的谈吐,他的风姿,他的那一刻、那一瞬间被你收入眼中,从此就再也没法抹去了。这不是你长久生命里想要永久收藏的时刻,而是你想要介入却没办法介入,以至于你倍感遗憾的那一刻。

这种让你觉得遗憾的心情,让你想要介入别人生命的心情,会让你奋不顾身。



岂必消无踪


我们讲《尘缘》,文笔是绕不开的。

若非要给烟男的文笔定性的话,奇诡之外也许就没有更适合的了。

烟男对于阴冷场面的描写能力,比暖色调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罪城》里李察在深蓝学习那一段时间,写到李察德初恋,笔触清新却不干净,让人有种明珠蒙尘的感觉——这更证明了烟男对于后续情节的把握能力——虽然罪城后期让人想报警。

我们仔细想想尘缘里较大场面的描写,几乎都以阴冷为主。无论是煌蛇出世还是东海,或是仙人大战——这与烟男善于处理诡谲脱不开关系——当然剧情才是主要的。我们或许无法弄清楚烟男的天赋树是不是点歪了,还是说烟男本身就是个卑鄙猥琐的人(笑),让烟男的笔触如此奇巧。

我曾说,总管的文字,重奇不重正,重侧面而不重正面,导致他对于大场面的描述能力弱了不少,这才有了《雪中》一幅众生相——也只有众生相,主线收拢落了下风。但有意思的是,总管文笔洒然明快,大抵文由心生,总管一直保持了那一口心头热血,才能用侧面描写表达出那种文字的热切。

烟男同样重奇不重正,但其文笔正面描写强悍而稳定,这让他的冷冽如刃锋的文笔一直抵在读者的胸口,让人冷汗练练,却也大呼过瘾,甚至泪流满面。


摧叶折枝涤旧秽


烟男是一个天才写手,写西幻像西幻,写仙侠像仙侠,每有奇巧机锋,都让人叹为观止。前半部《尘缘》,主角纪若尘(小二)背着惊天秘密,活得压抑非常。这种压抑并不只是剧情带来的,更有烟男那诡谲的文笔渲染,令人看得汗如雨下,这可能也是很多人不喜《尘缘》的原因。

小二不像罗格那样狠辣果决,也不像苏那样随波逐流。小二端架子,又是破落户,令人备感难受。其实类似金庸所说,张无忌是大家都不喜欢的主角,不像郭靖、杨过。这倒不是我在说纪若尘像张无忌,只是这样的人物不讨喜。网上对《尘缘》的评价也是两极分化严重,更有甚者,我记得在几年前的尘缘吧,对于小二以及人肉包子情节,口诛笔伐也不见少了。

前半本《尘缘》剧情冲突最为激烈的,当属洛阳煌蛇出世。煌蛇出世牵扯出了长安与洛阳,道德宗与洛阳,道德宗与各个门派,纪若尘与青衣、张殷殷,纪若尘与吟风与顾清等等各种势力人物的互相纠葛。剧情冲突盘根错杂一旦理起来,让人头皮发麻,但烟男竟然写得完整写的清晰写的有力,令人叹服。

洛阳之战的各路人马,烟男的分镜处理也是让人拍案叫绝。整个剧情流畅又不失详实,在解决一些冲突的时候又埋下了不少布局,在填好坑的时候还不忘挖坑,烟男的功力可见一斑。凶星入命、济天下,都是在这时埋下的伏笔,可惜星君这个情节也只是暴力填完,枉费了一番布局。



仰天犹恨雨无锋

《尘缘》断更大半年以后,烟男勉强重新构架,完成度于预期值实在相差太多。尚秋水、苏苏、含烟、怀素,包括和含烟有所牵连的“师叔”都没有好的交代。沈伯阳也是个大坑。杨家两个小女孩也是看似有所布局,最后又弃掉,把他们塞到了虚无身上。洞玄的剧情很莫名,到了剧情收尾的时候实在有些奇怪。姬冰仙倒是有所描写,却被烟男的恶趣味把仙气写成了媚意,让人想骂娘。

最可惜的还是紫薇了,铺垫了大半本,一笔就写死了令人难以接受。并非不合理,是难以接受。

地级神铁的相关剧情有些没头没脑。

这些剧情上的不连贯,让《尘缘》虽然完成了整个故事,却让人觉得完成度十分得低,也是这种不完整,才能凸显出前半本尘缘的可贵与绝妙。

需要注意的是,我说《尘缘》完成度不高,意思是《尘缘》完成了,只是被缩短了。

我们可以看到,烟男虽然在断更大半年后才重新开始填坑,但是他并没有忘了大纲,或者说他的剧情收束能力依旧很强。但是我们也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很多东西烟男完全没能展开描写,这导致了《尘缘》全文格局非常小。虽然有黄泉、有九幽、有天庭、有各方势力的互相纠缠和布局,但是因为一些剧情的不连贯,导致了这些布局变成了故弄玄虚。

故事的剧情脉络是依附于安史之乱这一历史事件的,通过“通天塔”这一设定来解释安史之乱的突然爆发,非常熨帖。其中又嵌入了小二和杨妃的纠葛,给小二的纣王背景设定一些补充,可谓非常人所能。

然而到了后期,不知是才思已竭还是烟男感到累了,安史之乱以及相关的人仙大战都以暴力填掉了坑,在小二九幽冥炎大成之后就没有特别多的谋略,只有无敌的九幽冥炎、无敌的小二。



影散酒寒人寥落


我很喜欢小二这个主角,瞻前顾后、战战兢兢,也会因为胸中意气洒然赴死。我喜欢他法宝尽出、战无不胜,也喜欢他青衫破碎、战无不胜。

但是《尘缘》的人物塑造事实上是极度失败的。虽然烟男对于几本书的主角区分度的把握令人赞叹,但是架不住小格局带来的人塑模糊。小二前期塑造的还算不错,但是中后期,我不知道烟男为了剧情考虑还是什么,直接写死了小二,然后造出一个不像小二的小二,所谓前生今世都斩断的小二——结果他还是磕磕绊绊、当断不断,一边自我催眠,一边又犹豫不决。 等我们都接受了小二还是原来的小二了,烟男又用青衣之口,说小二变了,我只能说: nmb。

以小二为例,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出《尘缘》的人塑失败,在于过于紧凑的剧情。《尘缘》情节开展快,很早就抖出了“修罗塔”这个设定,但是收束得也很快。这种快速的收束让剧情有突兀感,甚至割裂感,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人塑的不合理。

紧凑是《尘缘》所有问题的根源,紧凑的剧情、紧凑的人塑都导致了后期烂尾烂到惊天动地,从一本9分起步的神作跌到8分档。只能说笔力有尽时,真让人长恨如斯。



最后援引枪城的评价


影散酒寒人寥落,怎堪骤雨狂风,情天恨地两蒙蒙。尘间多少事,岂必消无踪。

摧叶折枝涤旧秽,任他遮挡重重,仰天犹恨雨无锋。万丝青釭剑,斩罢落残红。


《尘缘》和《乱世铜炉》、《幽冥仙途》并列为网络仙侠三大里程碑,固然《尘缘》是三大里程碑里面最弱的,但这是因为烂尾实在太过凶残的缘故,掩盖不了烟雨江南超拔的才思。

闷棍逆袭,主角易位,是为一奇;仙缘错系,情丝难定,又为一奇;谪仙重生,双雄交战,又为一奇。至于前生牵缠无数,牵出尘世迷局,终于曲终人散,当中可圈可点、可叹可思之处多矣!

然丘君终乃西幻中人,文墨虽佳,才思虽诡,却少了几分先天道韵,缺了几分浑然之意,以至于布局过于繁密,终成故弄玄虚,草草收尾,真可谓长恨如斯!